Thomas Wagner:中国人是非常可靠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对待可以信赖的合作对象

▲托马斯·瓦格纳 瑞中协会主席 和 菲力克斯·M·萨特 瑞中商会主席 Thomas Wagner,President, Swiss-Chinese Association and Felix M. Sutter, President,Swiss-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直至今天,苏黎世与友好城市昆明所建立起来的关系是其它地方的榜样。但在苏黎世,有这么一位 “昆明先生”Thomas Wagner却接受了近二十年的批评。苏黎世与昆明,模范友好城市的坎坷友谊之路:三个城市的荣誉市民,却接受了近二十年的批评。

这一切得从一所艺术博物馆的展览说起。1980年,也就是在中国向西方敞开大门之后的两年,在瑞士展出了三件名遍全球的兵马俑。 “在当时是一个轰动的大事件”,Thomas Wagner说,吸引他的并不仅仅是这三件展物,还有与中国陪同人员的那次交流。当时的市长Sigmund Widmer委托了他的市议员朋友Wagner先生来接待这些来自中国的客人。而这也为今后建立友好城市的想法拉开了序幕。
Thomas Wagner and Ailian Zhu2 (Copy)▲托马斯·瓦格纳 瑞中协会主席 和 欧亚时报 社长 朱爱莲  Thomas Wagner, President, Swiss-Chinese Association and Ailian Zhu CEO EurAsia Info

“中国人会是非常可靠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当他们有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对象的时候。”

By Thomas Wagner

鹿腱和熊掌

通过联邦多番的外交努力,昆明最终被选为候选城市,但得来的却是苏黎世人的失望。那时候的人们普遍认为,苏黎世会与北京或者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结为友好城市,但万万没想到获选的却是这一个宁静得有点过分的偏僻小城市。但以今天的角度来看那时候的决定却是正确的,Thomas Wagner说道。这两座城市其实非常的相配。假如当初和其他的大城市成为了友好城市,或许今天的苏黎世的地位会截然不同。
 
在1982年的时候,为了落实好友好城市的工作,苏黎世委派了一个代表团前往昆明。当时同去的有作家Hugo Loetscher,他在之后在NZZ报纸上详细地发表了他对这次昆明之旅的印象。在他的报道中他写道,他认识了一个以农业为主,还处于发展中状态的落后省份。摆在桌上的是一个个“令人吃惊的中国特色厨艺代表”如鹿腱,干虫子和熊掌。接着Loetscher还描写了一个当地的特色活动,在这个活动中他们的代表团要和观众互相激烈地鼓掌:“代表团从后方进入了会场,鼓着掌走过了一排鼓掌的人直到走到一个舞台上,也就是他们要继续鼓掌和被鼓掌的地方。”
 
建立友好城市其中的一个环节就是要互相交换各自特色的音乐和戏剧表演团队。在这里也是这么进行的:苏黎世迎来了昆明的一个京剧团队,而昆明则接受了苏黎世知名表演团队包括著名小丑Dimitri,城市和谐乐队以及著名音乐艺术家Hardy Hepp的演出。当然在这之间不仅仅只有文化上的交流:在技术上,这两座城市还针对城市供水、排水系统的改善进行了合作。
之后,还对城市规划,文物保护以及公共交通进行了技术性的交流。在1982年,属于自由思想民主党的Thomas Wagner被选为了苏黎世市长。直到他在2002年从市议会卸任之时,仍然是友好城市昆明的负责人。许多市政府的工作人员都非常踊跃地投入到友好城市的合作工作当中。他们有些甚至还为此专门学习了中文,而有些已经退休了,但仍然在这个项目中工作。这些工作人员均是自发地加入到这个团队当中来的,Wagner强调说。
 

1988年间,昆明市市长拜访了苏黎世并发表了讲话,愿为排水系统的合作以及苏黎世的市民献上一个中国式花园作为礼物。Wagner当时还无法想象这个礼物具体会是什么样子。最终,这件礼物坐落在了在苏黎世的苏黎世角(Zürichhorn),是除在中国之外世界上最高规格的中国花园之一。在1994年的时候,花园正式对外开放,成为了至今吸引游客的苏黎世景点之一。

Thomas Wagner and Ailian Zhu▲托马斯·瓦格纳 瑞中协会主席 和 欧亚时报 社长 朱爱莲   Thomas Wagner, President, Swiss-Chinese Association and Ailian Zhu CEO EurAsia Info

 

三个城市的荣誉市民

在中国,Thomas Wagner享有很高的声誉,目前他已经成为三座城市:昆明,大连和南昌的荣誉市民。但在苏黎世,他却因为因频繁地前往友好城市的公务旅行而造成的高花费而备受批评,人们认为他并未履行他所有应尽的义务。甚至在2000年的时候,政府曾启动了一项关于未来几年昆明款项的全民公决。在面对诸多质疑的情况下,苏黎世市民仍以64%的支持率站在了友好城市项目的这一边。尽管如此,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这两座城市的关系还是发生了巨变。
自2005年以来,苏黎世政府不再为友好城市项目进行任何拨款,负责费用的只剩下发展合作部(Deza)。 “要从友好城市的关系中做出一些特别的成绩是需要火一般的热情还有责任心的”,Wagner指出。自2009年Corine Mauch成为市长以来,双方的合作又得以升温。Mauch在那之前已经多次拜访了昆明。目前据官方部门的消息,昆明与瑞士联邦正在促进一项称为“中瑞低碳城市”的技术性合作项目,目的是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产生巨大变化的不仅仅是友好城市的关系,昆明本身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1982年以来,昆明人口有了跳跃性的发展,从当初的两百多万人攀升到了六百多万人,也因此造成了城市发展及交通上的不便利。在这样的条件下,昆明市许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受到苏黎世影响的痕迹:
中国的第一道公交车专用道便是因为苏黎世的影响在昆明中规划并投入使用的。在那之后别的城市也开始效仿昆明,引入了公交车专用道。在昆明市市中心的文物保护工作也归功于苏黎世专家们。同时得到借鉴的是,在每一个得到保护的文物、建筑前都设立了一个信息牌,让人们更好地对文物的历史有所了解。此外,瑞士的工程师们也参与了滇池(昆明湖)的清理工作。对于Wagner来说,友好城市的建立首先便是一个为相互沟通和重要技术经验交流的平台。再者,这也为一些瑞士企业打开了一道门,给他们带去了商机。早期的苏黎世和昆明之间的紧密合作在今天看来仍旧是极其重要的一项标志性成绩。
 
Thomas Wagner在市议会任职期之后仍与中国有着紧密的联系。他主持着中瑞的交流的平台也为在中国的瑞士企业做顾问指导。他的第一个“客户”是Kaba集团,在当时的瑞士驻中国大使的陪同下,他使Kaba集团成功地与中国的省级部门进行了对话。在中国人和瑞士人之间的商业活动中,总是不可避免地产生这个那个的误会,Wagner说。打个比方说,在一个合同里会由于理解的不同存在不同的见解。在中国,一个协议就像一棵树,有的时候你需要对它进行修剪,以适应新的环境。中国人会是非常可靠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当他们有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对象的时候。
 

Thomas Wagner已经去了中国大约将近140次,他仍旧被中国人的开朗,好客和友善还有他们对未来抱有的梦想所吸引着。但是他认为中国还有许多需改进的空间。他非常关注关于西藏,少数民族的保护以及法制的问题。

他在多年的经验中总结出来,要和中国的合作伙伴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必须要在一个合适的场合下进行。为此,互相之间的信任是至关重要的。对于他们来说,瑞士的民主并不能生硬地直接套用到中国之中去。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的区别非常大。“但是我们有能力也有责任将我们的经验和建设性的意见与中国分享。”

(以上文章原文为德文,来自NZZ)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关于Thomas Wagner(托马斯•瓦格纳)博士

瓦格纳博士曾任瑞士苏黎世市长。他是中国昆明市和大连市荣誉市民。瓦格纳博士毕业于瑞士苏黎世大学,曾担任苏黎世政府市长和副市长长达24年。在担任苏黎世市长期间,他于1982年创建了苏黎世与昆明(云南省省会)的友好城市关系,并曾多年负责领导苏黎世与昆明在文化、环境和城市发展领域的多个成功的试点项目(供排水、公共交通、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区域规划等)。
 
从2002年起,他开办了一家咨询公司,致力于促进瑞士与中国在商务、文化和旅游领域的双边关系。瓦格纳博士的商务活动遍及中国所有的省份。他还曾在瑞士为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而组建的瑞士领导委员会的成员。
 
瓦格纳博士从1982年起,访问中国已经超过120次。他是:瑞中协会主席,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保持着优异的关系;(摘自www.lepconsultants.ch)

中文翻译 欧亚时报:卫林

所有图片欧亚时报工作者拍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