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地区独一无二的“三教庙”

三教庙

(欧亚时报北京报道)“三教庙”只是通州当地人约定俗成的叫法,很容易让人误解为是一座名为“三教”的庙。其实,这里的“三教庙”是三座独立的庙宇建筑,分别是:儒家文庙(又称学宫)、佛教的燃灯佛舍利塔(高56米)及其附建的佑胜教寺和道教的紫清宫,三套建筑紧密相连,呈“品”字型排列,占地约26亩平。这一建筑体系在华北地区独一无二。

“三教庙”在全国各地到处都是,但它们都是一座庙里供奉着儒、释、道三教的人物、体现三种文化。只有通州的三教庙是三座紧邻而又独立庙宇,分别供奉这三教的祖师爷:孔子、燃灯古佛、太上老君。这种具有全国独特性的奇异布局正是儒、释、道三教在中国历史上相互对立又相互统一的见证。

文庙:通州文庙是州学所在地,为目前北京地区最古老的孔庙,也是仅存的州县级孔庙。自元代以来,通州地方衙门一直设在文庙的隔壁(东侧),文庙在此院中占的面积也最大。这与元代强调用汉文化进行统治的时代背景有关,统治者推崇儒家,于是地方官修建文庙,带头定期来这里祭孔,辖区内的秀才都能在这里得到进修的机会。这个文庙从建成至光绪未年科举制度废止,通州有2363名五贡以上人员从这里步入仕途的,其中状元2名、进士178名、举人688名、五贡(恩贡、拔贡、副贡、岁贡、优贡)1497名。

通州文庙创建于元大德二年(1298年),比国子监孔庙尚早4年。至治二年(1322年)修,明永乐十四年(1416年)、正统十二年(1447年),成化、弘治、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崇祯十二年(1639年)又修,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再大加修葺,十八年地震,庙庑堂斋尽圯,经三十五年(1696年)三十六年(1697年)、四十五年(1706年)、雍正元年(1723年)、二年(1724年)、乾隆二年(1737年)、三十三年(1768年)、四十六年(1781年)、嘉庆四年(1799年)、道光十七年(1837年)、咸丰十一年(1861年)、光绪四年(1878年)等祝祀募建捐修,渐臻完备。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通州,日军盘踞北城,毁孔子石像,毁坏泮池石桥。“七七事变”之后,日军再度占领此地,文庙又遭破坏。

1935年12月,伪冀东政府通县县府设此。1947年,国民党河北省通县政府置此。1948年12月,河北省人民政府通县政府设此,解放以后,改成司空分属街小学。1958年,北京花丝镶嵌厂进驻这里,1969年后,大部分古建筑被拆建成厂房,只保留了古建的根基。仅余大成殿5间,工厂关门后,这里变成大杂院,修防空洞挖出来的土垫在院子里1米多厚,另有残碑一块,系康熙十四年重修碑记。2003年以来至2016年,在通州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下,由市文物局投资近2000万元对文庙进行修复建工程,工程分为三期进行,一期工程恢复文庙中路原有的11栋建筑。二期为文庙西路恢复9栋建筑,三期为文庙北侧恢复3栋建筑。文庙前司空小区拆除后将再原址上复建原有文庙建筑,包括大照壁、射圃、围墙、如日中天牌楼、忠义祠、节孝祠等建筑。

棂星门:古代重要的祭祀性建筑,棂星即天田星,是天帝座前三星,宋时因“王者居象之,故以名门”。棂星门使用等级规格只限于高等级祭祀性的建筑。

泮池、泮桥:又称泮水,是地方官学标志。由于古代帝王立学名“辟雍”,四周环水,中央建堂,俯瞰如玉璧。诸侯所设学校在等级上低于皇帝,因此只能以半水环之,故称“泮水”。泮池一般为半圆形,壁为石砌。池边及桥上均设望柱、栏板,不施雕刻。古时新晋的秀才入县学继续学习,都要经过泮桥入宫拜孔子,叫入泮或游泮。三个泮桥被日本侵略军拆走了,只剩下桥体部分。原来的修缮方案时重修3个汉白玉桥面和栏杆,但几经考虑,还是决定在残存的桥体上铺高强度玻璃。游人现在走在玻璃上,低头就能看到泮桥的残桥和泮池。

名宦祠:就是纪念曾在本地为官,有一定政绩的巡抚、知府、知州或知县等官员,而且必须是旧志载明并有列传。通州已知名宦78人(东汉至清)。如于成龙(小)——奉天盖平人(今辽宁盖州市),通州知州(后任江宁知府),在任期间赈灾救民、忠信明决、顽梗悉化、公正廉洁,为民所爱戴。

乡贤祠:就是纪念本地德高望重之人或有才艺之人的事迹或牌位。需经过严格批准,必须是旧志载明并有列传得人才可进乡贤祠。已知乡贤119人(北燕至清)张士甄——清刑部尚书、礼部尚书、户部尚书,在任期间拒绝请托,任优淘劣,谨慎正己,颇得人心。如:岳正——明翰林修编、内阁学士、兴化知府,在任内阁大学士期间与明英宗议决军国大事,唾溅龙袍,勇于谏言传为佳话。

东、西朝房:祭拜活动休息和等候的场所 。

大成门:由正门与侧门构成,平时侧门开启,正门只有在祭祀孔子的时候才开启。该处立二十四戟。这种戟是一种礼仪器,木制,无刃,在门庭设专架二列,列戟的多少与官职的高低相关,因此大成门又称戟门。

东、西庑:戟门与大成殿之间的东西两侧建有厢房各5间,称为东庑、西庑,是附祭孔子的弟子及历代名贤大儒场所。在位置的设置上,南端为名贤大儒,北端为孔子弟子。关于两庑祭祀的先贤先儒的人数和位次,历代多有变化,清初从祀先贤先儒人数为97人,到了清末人数达到156人。

大成殿:大成殿是孔子的享殿,也是文庙建筑群最重要的建筑。殿前有月台,与大成殿形成“凸”子形布局。拜台是举行祭孔仪式的主要场所。大成殿正中供孔子排位,孔子像两旁是颜回、曾参等“四配”和“十二哲”的牌位(四 配:即是复圣颜回、宗圣曾参、述圣孔伋、亚圣孟轲。十二哲:德行科:颜回、闵损、冉耕、冉雍;言语科:宰予、端木赐;政事科:冉求、仲由;文学科:言偃、卜商)。

圣容殿:供奉孔子画像及生平圣迹的场所。

尊经阁:存放儒家经典的图书室

崇圣祠:用于祭祀孔子的父亲及孔氏五世先祖(孔子五代祖肇圣王木金父,高祖裕圣王祈父、祖父昌圣王伯夏、曾祖诒圣王防叔、启圣王叔梁纥)

紫清宫:紫清宫为道教的宫观,供奉的是太上老君。为道教天神、教主、三清的第三位。又称“道德天尊”、“混元老君”、“降生天尊”、“太清大帝”等。在道教宫观“三清殿”,其塑像居右位,手执扇子。相传其原行为老子。

紫清宫始建于明代中期,清光绪年间有过大规模复建。当年燃灯塔管镇河,紫清宫就管抗旱。每遇旱年,运河载能力下降,人们又来紫清宫求雨,但求雨的对象不是太上老君,而是宫中壁画的哪吒,因为传说中哪吒可以请来龙王,因此紫清宫的民间俗称是“红孩儿庙”。紫清宫西配殿里找到了一眼古井,水槽延伸出殿外。紫清宫东山墙上现出一块制作精美的碑记,记载这光绪年间复建紫清宫的始末。

燃灯塔:文庙的西北侧是佛教的寺庙,称为佑胜教寺,又称“塔庵”,供奉的是佛祖释迦牟尼的老师燃灯佛。燃灯古佛,又叫“定光佛”属过去佛之一。是在过去世为释迦菩萨授记的佛陀。燃灯佛出生时,一切身边如灯,故名燃灯,成佛后亦名燃灯。据《通州志》记载燃灯佛舍利塔就存放了燃灯佛的舍利。

燃灯佛舍利塔坐落在佑胜教寺西侧,此塔在北周末期创建(577~581),在唐代贞观七年(633)复建,在辽代重熙年间(1032~1054)重建。元代大德七年(1303)、至正七年(1347)、明代成化二十年(1484)、清代康熙九年(1670)都曾进行过维修。康熙十八年(1679)地震被震倒后,只剩塔座,从三十年(1691)起,由僧人照感四处募捐,进行重建,每年建成一层。三十五年(1696),知州吴存礼觉得工程进度太慢,就带头捐钱,倡议公捐,加速修建,终于在三十七年(1698)再建成功。

燃灯塔形制是密檐式八角形十三层砖木结构实心塔,由须弥座、塔身、塔刹三大部分构成,全高56米,基围38.4米。一般的须弥座都是单束腰,而这座塔却是双束腰。每角各安置圆雕力士神像,披甲戴盔,栩栩如生,具有时代风格。往上是砖雕仿木斗供,再上是砖雕仿木护拦,最上是巨大的砖雕荷花台,浮雕花纹多样,如二龙戏珠、双狮追逐、仙人斗法、朱雀衔芝等等图案,相互媲美,华丽多姿。塔身十三层,一、二、三、四层每面22根飞头,五、六 、层每面21根,八、九、十层每面20根,十一、十二层每面19根,第十三层每面18根,收缩极小,有如直柱,所以格外挺拔陡峻,比国内其他塔都显得巍峨雄伟,这是此塔的显著特点之一。北大博雅塔就是仿照燃灯塔修建的。塔身的每根缘头都有一枚精致的铜铃,每角的老梁下各挂有两枚,比缘头的稍大,全塔共悬铜铃2248枚。铜铃的形制也有多种,有平口的,也有联弧口的,有圆肩的,也有折肩的,有长身的,也有阔身的,有清脆音的,也有浑圆音的,有当地人献的,也有外地人捐的,五花八门。每个铜铃外壁都刻有捐献人的姓名和籍贯。在第十三层正南面当中,放置一块砖刻诗碑,由一块条砖雕刻,方首方座,身纵刻七律《燃灯塔诗》一首:“巍巍宝塔镇潞陵,层层高耸接青云。明明光影河中现,朗朗铃音空里鸣。此诗把燃灯塔创建重修事迹、所在位置、特殊景致以及企盼心情都绘声绘色地描写出来。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自天津海口入犯北京时,侵入通州城,并肆无忌惮进行烧杀淫掠,燃灯塔遭到洋兵破坏。八国联军入通州,对燃灯塔进行野蛮破坏。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破四旧”,塔座砖雕神像之头部皆被毁。1976年7月28日,河北省唐山发生剧烈地震波及通州,当时踏侧居民见塔成30度角摆动,塔刹砖砌莲座西南部位大砖科抖下落地面陷入地下,但塔身未倾,出现几道纵缝。加上近300年风吹雨打,自然风化,岌岌可危。为保护这一名胜古迹,北京市文物局与通县人民政府拨款对塔进行修缮。1985年9月开始立架、测量、绘图、进而制定维修方案,研究设计,至1987年11月2日竣工。为了对燃灯塔进行有效保护,经北京市文物局批准,2017年4月开始对燃灯塔进行修缮,工程将于10月底竣工。

佑胜教寺:又称“塔庵”供奉的是佛祖释迦牟尼的老师燃灯佛。胜教寺为通州修建较早的古寺,应是与燃灯佛舍利塔同建的,目前仅存一进院落,建筑为明清时期风格。殿前立有中华民国二十五年“重修通县胜教寺记”的碑文,石碑上面的一些文字已经遭风蚀或认为破坏不得辨认,但是大意均可读。

塔榆:燃灯塔第十三层西北破面,生长一株榆树,说死不死,言活未活,只因其每年生叶晚,待地面上春风杨柳万千条时,其上为民芽,人们以为其死,一经几场春雨,塔身砖含水分增多,又不知不觉长出新叶,人们以其又活,然而秋风才到,其又只余枝干,人们又以为其死。如此死去活来,不知经历多少春秋,据年逾古稀之人讲,其小时即见此榆如此般大,如今仍不见长。

如今,该榆树植于塔西侧葫芦湖畔,一改百年常态,与其他榆树同时发芽同时落叶,新枝簇簇,绿叶葱葱、十分茂盛,每年吸引不少游人前来观赏。由于此树从塔顶移植于此,约定俗成,都称此树为塔榆。

皇木:三根皇木均出土于运河北关至东关段,最大的一根有10.85米,截面为方形,边长均为60厘米,两根小号一根为7.5米,另一根为8.1米,均为当时建造故宫的皇木。据介绍,最大的一根为格木,重3吨多,与金丝楠木同等质量,长成这种规模需要上千年。此木是2005年4月挖掘出土的,估计埋藏了400多年。7.5米的重2吨,8.1米的重3吨多,是2根“硬合欢”,三根皇木均质地坚硬,随手敲打时,感觉如同敲打砖石。

以前通州有两个皇木场,一个是张家湾皇木场,另外一个就是紧临大运河河岸的皇木场,两处皇木场都是用来存放皇家木材用的。据《明史》记载,明历年间,运河发生特大水灾,大水淹没了河堤,也冲毁了岸上的一切。“大水将皇木漂尽”,估计是那时沉到了河底。

圣训亭:教育和训诫学生的场所。

乡贤碑:修缮过程中出土,这块碑上记载了自金代以来到清代,通州在朝廷任高官,且身正名清、政绩彪炳的人名和职位。上面的名字有明代万历年间,敢向皇帝进真言的御史马京伦;与明英宗谈论秦折时,唾渐龙袍的大学士岳正;仗剑居庸关,不让明武宗皇帝出关游玩的寻城御史李敬之等。是见证文庙历史的重要文物。

通永道署铁狮:元皇庆至至顺间(1312—1368),户部京畿都漕运使分司署设于通州城东北部靠近白河(今北运河)处,管理通惠河、坝河转漕事宜。当时铸造雄雌二铁狮置于衙署大门前,辟邪镇署,以示权威。文革期间雄狮砸毁,现存为雌狮,坐状,下设方座,全高1.4米,宽0.6米。正面铭楷书“皇庆二年八月”,为铸造时间,可能是分司署设置创建时间。为北京地区现存铸铁狮较大的,是通州运河文化的产物和重要载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