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报: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在武汉遇车祸不幸去世

▲图为吴建民旧照网络照片

【2016-06-18 世界侨报】前中国驻法国大使、资深外交官吴建民先生在武汉遇车祸不幸去世
世界侨报向吴建民大使及其家人表示沉痛的哀悼,世界侨报 特别纪念文章。

吴建民老师——
一位“天助自助”的儒雅派中国外交家、外交教育家、外交智库大家,他用其外交生涯在见证历史,其犀利的外交观点惊醒世界(作者:鹤霖 国际新闻观察员)

总编按语:

今天上午,正在为2016年6月19日的“父亲节”撰写编辑文章,突然电脑的显示框里闪出一个新闻标题——吴建民,去世了。

很久了,都希望在采访的场合见到吴建民老师,但事与愿违。斯人已去,心哀祈祷。在中国外交界与新闻界具备“跨界影响力与感召力”的人物中,如果说可以让人们记得的发声者中,恐怕在当下唯有吴建民莫属。外交生涯,伴随着他的一生;中国发展,牵系着他的观点;世界前景,言及着他的思索。翻译的现场、论坛的现场、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大学的讲坛现场、签售图书的现场、外交谈判的现场。。。等等诸如此斯的“外交与交流的现场”,都有他的身影、声音与观点;还有新闻摄影记者们留下来的那一张张鲜活并记录着历史的胶片与影像。吴建民——就这样活在中国外交历史的宽银幕里,直到公元2016年6月18日,他离开了我们。吴建民1939年3月30日出生于重庆。享年77岁。
6月18日下午,法国驻华大使馆和法国驻华大使顾山在致哀文字中写道:“法兰西人民失去了一位知晓法国并为法中关系做出巨大贡献的伟大朋友。”

世界侨报撰文哀悼吴建民大使。称其为中国外交界、新闻界和国际外交智库界不可复制的具有超前外交风度与家国情怀、外交礼仪的国际外交舞台上的大师级人物。他撰写的关于中国外交、国际关系战略及培养年轻外交官的书籍,成为他本人投身中国外交舞台57年精彩生涯中,不可多得的宝贵史料性研究文献。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从事外交工作,研究外交工作并从事外交领域教育的一位受人尊敬爱戴的卓越中国资深外交家。

从一位年轻的法文翻译,伴随着新中国新时期外交事业的全球化发展,吴建民先生的国际外交论点、论据,尤其脚踏实地始终在国际外交第一线,疾呼奔走的“兼备外交使命感与国家责任感”的稳健派智慧型外交家形象,为中国未来的大国外交战略,尤其是为发展“一带一路”战略,所倾注于国际外交智库领域研究的身影与声音——将时刻镌刻在中国当代国际外交研究与外交官培养的历史史册之列。其人、其书、其言、其行——再度推动着中国外交的大国风范与国际潮流,顺风而行,逆风而争,乘风而破浪。

在吴建民先生的外交生涯中——他一直践行着周恩来总理的外交风范,维护着中国外交的大国尊严与中国人民的友好形象。他让百姓了解了“外交”的真实涵义。吴建民老师,一路走好。

阅读外音——
人民网在6月18日发表文章表示哀思与悼念。
人民网北京6月18日电 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原院长吴建民18日凌晨4时许在武汉因车祸不幸去世,终年77岁。吴建民于1959年进入外交部工作,曾长期为国家领导人担任法语翻译,历任政策研究室处长、新闻司司长兼发言人、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驻比利时使馆和欧共体使团参赞、驻法国大使等职。

他不幸离世后,外交部欧洲司官方微博发文哀悼:“吴大使是杰出的外交官,睿智、儒雅、正直,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充分展示了中国外交官的素养,退休后依然为中国的外交事业奔走劳碌。他的溘然离世是中国外交界的重大损失,令人扼腕唏嘘。”

国家领导人身边的法语翻译
“偶然走上外交路,半个世纪甘与苦。回首往事感慨多,见证历史知是福。”吴建民用这几句顺口溜来概括自己的大半生。1959年,20岁的吴建民自北京外国语学院法文系毕业,分配到外交部。

他曾回忆道:“大学毕业后上研究生班,刚上了一年半,他突然被借调到团中央国际联络部,被派到匈牙利布达佩斯去当一线翻译。” 两个部门抢着要他时,陈毅的一纸调令,让吴建民回到外交部翻译室,一干就是6年,担任毛泽东、周恩来、陈毅、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法语译员。

1965年,吴建民第一次和毛泽东主席近距离接触,有点紧张,为此,毛泽东和他开了玩笑。被问及叫什么名字,吴建民说:我姓吴,口天吴,建世的建,人民的民,我叫吴建民。毛主席看看说,你这个国家早就亡掉了。

吴建民后来想——他是指的吴国,春秋战国的吴国公元前473年亡掉了。三国时期的吴国,公元280年就亡掉了。是你的国家早就亡掉了。毛主席开个玩笑想我放松一点。当时,吴建民的梦想是做个好翻译。据描述,吴建民同传能够一口气做三四个小时。

1968年10月,周总理会见刚果(布)国务委员会副主席拉乌尔,吴建民以翻译的身份第一次参加了如此重要的会谈。同时,这也是他做翻译工作以来翻译时间最长的一次,整整6个小时。事后,周总理夸赞吴建民道,“这么长时间,你辛苦了!你这个人很精干!”

众人交口称赞的外交家
吴建民是周恩来口中“精干的人”,也是陈毅点中的“将才”。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32岁的吴建民成为常驻联合国第一批代表团工作人员。在这期间,吴建民亲历了新中国外交的破冰之旅。
在半个世纪的外交生涯中,吴建民从外交部发言人,到中国驻荷兰、瑞士、法国大使,是新中国外交成长历程的见证人。在任中国驻法国大使期间,吴建民获得了希拉克授予的“法国荣誉勋级会大将军”勋章,并成功地促成江泽民主席和希拉克总统互访故里,开辟了中法外交的“美好时代”。

吴建民用“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句诗来形容外交官,是因为他认为外交官更能深切体验各自国家在世界舞台上的荣辱起伏。吴建民透露,在外交生涯中,性格的作用非同小可。作为一名大使,他是国家的代表,有责任把自己的国家介绍给驻在国。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促使他从不拒绝任何国家的演讲邀请。“大使的工作需要有创造性。国家给我一个总的指示,让我把中国真实的东西讲给法国人。那我就按照这个指示,在这个框框里,用一些生动的语言、令人信服的例子,来说明中国在发展,在进步。”

他始终觉得,外交官是一个迷人的职业。之所以迷人,除了和各国杰出人士打交道,还要每天都面对新问题,每天都得学习和思考,吴建民觉得非常充实。半个世纪的外交生涯,让吴建民见证了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也形成了他思维敏捷、视野开阔、语言生动、富有创见的独特外交风格。对于外交工作,他曾深情地说:“如果我有第二次生命,我还会选择外交。”

外交讲台上的儒雅学者

2003年,吴建民接任外交学院院长,开始了他“开创公共外交,启迪青年一代”的事业。64岁的吴建民跟领导说:“这个年岁改行是不是晚了点?而且也不好干啊。”领导说“不好干才让你去”。

在外交学院,吴建民的工作有了很大变化,首要的目标就是培养青年人才。在2006年到2008年,外交学院联合其他三所院校,举办了三届“中国梦与和谐世界”研讨会。

“为什么要搞?我担任院长期间,经常和学生个别交谈,发现学生缺乏一点追求,缺乏梦想,这很容易被小利所诱惑,这样不行。”吴建民说。

老院长逝去,学子无不悲痛。许多外交学院的学生自发悼念,“以前上他的外交案例,特别喜欢。”一名外交学院校友说:“在外院读书的时候吴院长已经卸任了,除了某些讲座活动,直接接触他的机会并不多。他是一位很有风度和学识的老一辈外交家,为了中国的外交事业奋斗终身。也听过很多老师、师兄师姐念及吴院长为外院做的事。他是每个外院学子心中的榜样。至于观点,也是一家之言。斯人已逝,自有后人评说。”

作为生前同事,外交学院院长秦亚青表示,作为一位杰出的外交家,吴建民的外交活动中的大局观、平等待人的胸怀,以及他对中国外交人才培养的贡献令人敬佩。

谈外交官要具备四个能力

作为一个优秀的外交官,吴建民对外交官所应具备的能力有一套自己的理解。首先,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外交官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对世界的了解,对问题深度的了解,都需要平时的积累。第二,优秀的外语能力。外交官经常要用外语与人直接沟通,也会要到世界其它国家的电视台去辩论。第三,要善于交流,就是能打动人,不要讲出来的话别人听不懂。第四,讲的道理要站得住脚。一名优秀的外交官要懂这些,这个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一个不断改善的过程。

外交官的工作是一个不断提高的过程,永无止境。吴建民曾说,经过多年的外交生活,他形成了这样的人生哲学:一个人来到世界上,就是要做点事,实现人生的价值。他50多年里做的事情,很多都是在见证着历史。

谈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两个关键

吴建民以自己多年从事外交工作的经验,对构建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有两个关键。

第一个关键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他说,我国外交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平等。中国人一百多年的奋斗就是为了取得一个与其他国家平等的地位,因此我们独立以后也会平等对待其他国家。大国、小国、强国、弱国,在世界上都应有平等的地位。

第二个关键是中国将始终不渝坚持和平发展的战略。具体含义可概括为“三要”、“三不要”。“三要”为要和平,要发展,要合作。和平是发展的前提,没有和平,发展也无从谈起。“三不要”为不扩张,不称霸,不结盟。

警惕民族主义、民粹主义

吴建民说,中美两国是世界秩序的重要支柱,加强合作可以办有利于世界的大事,其中包含对未来秩序的贡献。吴建民以桌子比喻中美关系平衡:“一个桌子有三条腿,就比两条腿更稳固。中美保持关系平衡,两国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本身就是对世界秩序的贡献。”

新时期,中美关系该怎样发展?吴建民提出了三条路径。首先,聚焦合作;二是管控分歧,“对话要在相互尊重、平等的基础上”,而且不能让分歧妨碍合作发展;其三,要警惕狭隘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吴建民指出,狭隘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如今在全世界膨胀,成为一个全球性现象。“民粹主义的本质是反对改革,狭隘民族主义则反对开放”,这两者结合起来非常危险的。

吴建民认为,要发展就要顺应大的趋势、大的潮流。习近平总书记讲和平与发展、合作共赢是时代的潮流。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决定了当今的时代潮流。

今天的世界是从旧世界,从战争与革命的时代发展而来的。旧时代也曾有自己的潮流:冷战、对抗、冲突、仇恨。世界上很多事都离不开这两股潮流的较量。第一股潮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潮流,代表的是21世纪人类未来的希望。第二股潮流代表过去,不愿意离开历史舞台,所以它们不断较量。但是这个世界总体上在往前走,在前进。

中国新闻社第一时间以图片报道发布了新闻。

世界侨报今天下午5时左右第一时间在悼念吴建民大使的纪念文章发出后,截止晚上20时23分,悼念文章的总体阅读点击量超过600人次。

很多网友在留言中,沉痛悼念吴建民大使;“吴老,一路走好!好人!”;“吴大使安息吧!爱好和平的人们会永远怀念您的。”;“一位为中国人民喜欢的杰出英才,具有国家意识的外交家!”;“中国外交界的杰出人物!”;“国家有功之臣,著名的外交家!”;“吴大使为人正直、低调、睿智,中国的优秀外交官。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一、外交家——吴建民让百姓了解“外交”
“经过多年的外交生活,我逐步形成了这样的人生哲学:一个人来到世界上,就是要做点事,实现人生的价值。我这50多年经历的事情很多,不少情况下是在见证历史。”——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外交看作是人生的一种见证。

“长期以来外交太神秘,老百姓不知道外交是什么。我这个搞了一辈子外交的人,把我所经历的外交,特别是一些有趣的故事奉献给大家,希望让更多的中国民众对外交有所了解。”——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外交看作百姓应该知道的事。

“随着中国与世界利益的融合,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向世界,这就需要有更多的中国人懂得一点外交,懂得如何与世界打交道。我把我对外交的一些认识和看法奉献给大家,也希望能够促进大家的思考。”——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中国与世界同等看待。

二、外交物语——吴建民在践行“天助自助”的外交生涯

“我妈妈是一位非常善良的女性,特别愿意帮助人,街坊邻里有了困难她都帮,这一点对我和我哥哥一生影响至深。”——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自己与兄弟的成长看作是来源于母亲的伟大。

1955年,吴建民原来想考北大物理系,结果命运让他进入了北京外国语学院,走上了贯穿其后来一生的外交生涯。1961年吴建民22岁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研究生班毕业,从此走上了外交岗位,1959-1971年曾为毛泽东、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担任过法语翻译。一干就是45年。

“如果我有第二次生命,我还会选择外交。我喜欢外交,因为每天都可以接触到新鲜的人和事。做外交官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我觉得,每天都能学到新东西是种很大的奖赏,这样,就不会觉得世界太无聊。”——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外交看作是一种生命、一种兴趣、一种学习、一种奖赏、一种世界。

“我很幸运,一毕业就到了一线(总部设在布达佩斯的世界民主青年联盟任代表翻译),因此得到了很多锻炼机会。那时候参加会议,常常要连续翻译6个小时。”——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当时为了工作需要,自学了英语和西班牙语。

“能在他们身边,学习他们的言谈举止,我真的非常幸运。他们是时代造就的,可以说是千锤百炼、大浪淘沙,这些人真的是不得了。到现在,总理的气质依然被外国人津津乐道。我在法国时,法国人对我说过,‘他的眼睛真的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工作中见证的伟人看作是榜样。

“联合国是全世界外交官的橱窗。”——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外交的舞台看作是一个窗口,洞察世界,服务祖国。1971年,吴建民被派到了联合国。近距离观察每天几十个国家元首的言谈举止。这个“见识”的过程也让他获益匪浅。1971年,成为中国驻联合国第一批代表团工作人员。
“强烈地不断学习充实自己的求知欲是一个外交官需要具备的最基本的素质之一。”——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外交看作是一种求知欲的现实版,是一种对外交官完美的诠释。

三、周总理的翻译、驻法大使——吴建民“魅力外交家”的起航点
1998年至2003年担任驻法国大使。在海内外华侨华人界聚集了超人气指数。吴建民的外交风范,拉近了中法人民的距离。他创造性地以“文化外交”的创新理念,在其外交生涯中屡屡赢得赞誉。

年轻时就给周恩来总理当过翻译的吴建民,深得周总理的言传身教。过去周总理常说“外交无小事”,每每在大节和细节上都尽善尽美,以君子之风、大国之风、政治家之风卓然立世,在国际上享有极为崇高的声望。吴建民以周总理为楷模,几十年如一日地锻造着自己。通过儒雅的个人魅力,他在各国政要间交了许多朋友,利用这些优势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周总理的“客随主便、主随客便”的外交思想,吴建民终身难忘。

四、“外交资源”——吴建民告诉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秘密武器
“中国外交早应该转化成经济发展的资源,外交及外交官都是资源,应该为经济发展服务。”——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国与国之间的外交概念,扩展为一种“外交资源”,一种经济资源体。他曾被破天荒地授予“法国荣誉勋位团大骑士勋章”。吴建民的“外交资源”是为社会服务的。
“中国的资本走出去,外交要服务。什么叫‘外交资源’?包括驻外机构,包括国内曾经从事过外交工作的人员,包括一些退休的人员,包括学者、海外的学者,这些人掌握国外的情况、国外的经济情况、国外的政治情况、国外的经济强项和短项、国外的法律情况,包括在国外干成一件事情,关键人物是谁,这个很重要。”——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外交看作是“大外交、大资源、大整合、大经济、大投资”。
“外交是一种投入最少、产出最多的珍贵资源。”——这是吴建民说过的话。他把“外交资源”看作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秘密武器。

五、角色转换——外交学院院长到国际展览局主席
2003年7月7日,吴建民卸任驻法大使,回国出任外交学院院长。在中国的外交史上,外交学院的位置极为突出。这所1955年由周恩来倡议建立并亲自题写校牌的部属高校,从成立到今天,已经培养了包括近300位大使在内的大批外交人才,被誉为“中国外交官的摇篮”,享誉海内外。
从2000年开始,作为中国申办2010年世博会前线总指挥的吴建民,其高超的外交才华,赢得了2003年12月12日在国展局第134次全体大会上,吴建民没有任何争议地当选为新一任主席。吴建民的当选,创了国展局的三个第一,因为国展局从1928年成立,至此71年间还从来没有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被选为主席。2003-2007年任国际展览局主席。他被法国总统授予“荣誉勋位团大将军勋章”。
“21世纪世博会仍有存在的价值,其基本价值就是“四大”,大展示、大交流、大合作、大发展。它的好处是能把世界的文明成果展现出来,然后大家面对面地交流,交流带来合作,合作又促进发展。这个理念非常好,是与时俱进的,带动人类的文明往前走。”——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世界展览业看作是他外交生涯的再度延续,看作是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事业,又打开的一扇窗。

2007年年末,吴建民两届国际展览局主席任期已满,在国展局第148次会议上,他被推举为国展局名誉主席。2008年3月,参加完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并最后一次担任发言人之后,吴建民从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的位子上退了下来。又过了一个多月,又卸任外交学院院长一职。从此,吴建民退掉了身上所有有关外交工作的公职。但他依然没有停止,也不会中止关涉外交的思考。

六、花甲之年著书立说——为“中国外交”与“中国梦”、“一带一路”建言献策

吴建民一部名为《外交与国际关系——吴建民的看法与思考》的著作,被称为是“老百姓看得懂的外交”。李肇星认为“吴建民擅长向世界介绍中国,40多年来为祖国的和平发展结交了许多朋友和合作伙伴”。赵启正认为“外交官是国际风云气象师,优秀的外交家要具有广博知识、宽阔视角、历史深度、舍我其谁的责任心。而这些,吴建民都兼具。”

七、“要培养中国最好的外交官”——吴建民的生命愿望

在吴建民眼里,中国外交官应该具备四方面的素质:第一要爱国;第二要懂世界;第三要懂中国;第四要会交流。一个外交官的职责说到底就是对外国人讲中国故事,对中国人讲外国故事。
“在世界上怎么与人打交道的学问传授给未来的外交官。要培养中国最好的外交官”——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吴建民力推在外交学院开设了“交流学”、“当代中国领事”、“外交案例”和“中国传统文化”等4门新课,自己亲自讲授“交流学”。目前,中国外交部现在提倡“公众外交” 。
吴建民的外交生涯在担当法国大使之前,曾先后在中国常驻欧共体使团工作;1994年至1995年,担任中国驻荷兰王国特命全权大使;1996年至1998年,担任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常驻代表、特命全权大使。2005年至2008年,担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兼发言人。2009年开始吴建民正式从外交部退休。去世前任中国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八、为中国争取更多的国际朋友——吴建民的言与行

吴建民是周恩来口中“精干的人”,是陈毅点中的“将才”。他是世界熟知的“外交儒将”——吴建民!他是中国外交史的见证者!作为中国驻联合国首批外交人员,拥有25年驻外经历,在联合国工作近10年。他被誉为一位“搞透了外交”的外交官!他是中国前驻法大使、2000年申办奥运会代表团发言人、2010年申办世博会“前线总指挥”。

“外交就是要为国家争取朋友”——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世界看作朋友,他把中国看作祖国。在《吴建民谈外交》中,吴建民回顾50余年的外交生涯,坦承外交官的得失心路,详述做大国应有的心态与胸怀。

  • 当今时代,中国如何做大国?中国该以何种姿态走向世界?
  • 吴建民先生的突然辞世,是中国外交与世界外交智库舞台上的一大损失;
  • 吴建民先生的突然辞世,让中国未来年轻外交官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
  • 吴建民先生的突然辞世,令中国与世界打交道的论坛上失去了一个声音。

九、要积极发展中国智库——为“一带一路”开拓理念与方略

吴建民先生作为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的顾问,前不久对“一带一路“提出独到的见解。第一,“一带一路”是中国有史以来提出的最宏伟的倡议,任重道远;第二,“一带一路”的讨论很热,但其他国家不完全理解,甚至有担心和疑虑。第三,如果能把把疑虑化解,就变成了机遇。“一带一路”也针对世界经济需求不足的问题,但要使人理解、相信,假设起供需间桥梁。企业作为主体走出去,要扎扎实实、克服艰难先祖,实现共赢。他指出,企业走出去成功和失败的案例都是宝贵的财富,希望明年再次举办论坛时,中国与全球化智库能拿出一个研究报告,分享若干个“一带一路“上成功的和失败的案例。国家非常重视智库,民间智库的联合研究很重要,可以针对当前存在的问题探讨解决办法,为决策者提供参考。

十、“一个人来到世界上,要为国为民为世界做一点事”——吴建民的家国情怀

“一个人来到世界上,不就是做点事嘛。要立志,为国家、为人民、为世界做一点事,要使人们因为我的存在而生活得更美好,这是一个外交官崇高的梦想。”——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他把中国未来外交官的人生哲学,说到了家。

古稀之年的吴建民,更喜欢听到人们叫他“吴老师”,这不仅是他对自己2003年至2008年任外交学院院长经历的纪念,更是因为这个称谓,寄托着他的“中国梦”

十一、吴建民的“中国梦”——世界大变化从大航海开始

吴建民指出“中国梦”鲜明的特点:第一,规模大,这是13亿人民史无前例的发展之梦;第二,领域广。中国的快速发展,会在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教育、科技、环保等众多领域造就一批又一批成功人士;第三,中国梦是与世界分享的。中国的改革开放与文化传统中“和而不同”的因素,使得不仅中国人可以做中国梦,而且使得海外华人和各国人民都可以分享中国梦。

吴建民认为“世界大变化从大航海开始”;“把握大势必须掌握时代的主题,每个时代都有它自己的主题”;“欧洲危机重重,美国在新时期还用战争解决问题是不行的”;“为什么欧洲打起来亚洲没有打起来,说亚洲比欧洲更危险是立不住的”;“应该知道全球视野怎么看?”;“大战略是和大利益连在一起的,中国不重蹈苏联的覆辙”。

十二、吴建民的外交战略——和平发展

中国的外交战略就是和平发展,这个战略是最符合中国人利益,也最符合全世界人民最根本的利益。这个战略能不能走通?肯定能走通,我们改革开放以来就是这样走的。这个过程当中,不仅我们的利益有了巨大的发展,我们和世界各国的合作也有了很大的发展。中国成为世界124个国家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有了外贸,他们的东西可以卖到我们这里来。这个战略是我们领导人坚持的思想。我们在21世纪必须坚持这样的战略,认识世界必须看世界,不把握世界的大势就看歪了,外交战略要坚持和平发展的战略。

十三、吴建民的“公共外交观”——全球化 文明化 交流化 知识化

历史上提倡公共外交,公共外交是国际上越来越流行的说法。现在全球化,各国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把一个国家的政策向外国解释越来越重要。对中国来讲,中国的崛起要走一条非常困难的道路。为什么?三个原因造成的。

  • 第一,中国崛起把历史上大国崛起作为参考。
  • 第二,人家会拿前国来对照。
  • 第三,中国的快速开发,14亿人崛起,历史上没有14亿人崛起的先例。在这个过程当中,人家担心。小国对大国担心忧虑,甚至恐惧。走出国门,到了世界上,不管做什么的,通过你的言行就可以看出来了,某种程度代表中国,他看你很文明,他觉得中国可行,你这个人很鲁莽,很凶,这个国家太可怕了。公共外交讲故事,讲你身边的故事,一点一滴,生活的改善情况,这些非常有说服力。

中国人搞外交要懂外文,外文通,搞外交就方便了。搞外交的素质,第一是爱国,懂得国家的根本利益何在,不是盲目的,要想办法把本国的利益和世界的利益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占领道德制高点。第二要有交流能力,干巴巴的语言交流不行,外交交流,交流中互相打量,这个人可不可交,这个人有没有水平,没有水平的话,下次不跟你联系了。

第三知识要渊博,要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打交道会掌握分寸,怎么样打动别人。外交官爱国,立场坚定,外语好,工作好,很强的交流,同时有渊博的知识。

21世纪是中国人走向世界的世纪,也是大批世界人来到中国的世纪。现在中国慢慢普及英语,我觉得这是好事情。我觉得中国人应该学各种各样的外语,周恩来总理讲的很清楚,小国语言,小国家领导听到你讲他们的语言,他们很高兴的。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稳定离不开中国,中国要讲外语,跟大家交流的好,同意我们的就越来越多,对我们的怀疑,对我们政策恐惧的情绪就会减少。现在中国需要大批懂外语的人才,

懂外语才能更好的了解世界。经过翻译不是一回事,年轻的时候看法国的翻译小说,一看法国的原版是另外一个感觉,不一样了,21世纪的中国人多学一点外语。这是吴建民老师说过的话。

(注:以上文章根据互联网相关资料整理观察而成。谨以此文,纪念并见证吴建民老师为中国外交事业做出的毕生贡献。)

文章选自:世界侨报微信:worldqiaobao
责任编辑:王群(鹤霖/Henry.Wang)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glis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