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惠礼:让中医药瑰宝在瑞士放异彩

近年来,中国的传统中医药文化被全球各国、各民族普遍认可。尤其是在欧洲的瑞士,当地民众对中医中药的兴趣越来越浓,中医诊所方兴未艾,中医药从业人员与日俱增。瑞士联邦政府已将中医治疗作为补充医疗方法,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投保医疗保险公司的附加险,即可在一定限额内报销中医治疗费用。

中医药在国外的地位作用和蓬勃发展,是与那些为弘扬中国传统中医药文化的华人华侨的辛勤努力分不开的。在瑞士探亲期间,记者采访了一位在施维茨州一家叫“莲”的中药房工作的中药师,他叫赵惠礼。

    赵惠礼是黑龙江宁安人,在这家瑞士人开的中药房已经工作十年了。他的主要工作是在中药房自己的实验室里对采购的产品所宣称的药材成分和真实情况是否相符进行检测,即定性鉴别。赵惠礼研究生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中药鉴定专业,受过专门的训练,在国内工作多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这里做这项工作自然是得心应手。渐渐的他在业界小有名气,甚至欧洲其它一些国家的中药商和实验室都会找他咨询和交流经验。

    说起当年是如何在国内找到瑞士的这份工作的,赵惠礼觉得纯属偶然。那是2003年的夏天,时任瑞士中医职业组织主席的西蒙·贝克先生随团去四川实地考察那里的中医药情况,作为接待方安排的翻译,赵惠礼的渊博的中药知识、流利的英语表达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到瑞士后,西蒙·贝克先生向他作为顾问的这家“莲”中药房介绍了他的中国之行结识的这个既精通中药又讲一口流利的英语的小伙子的情况,并通过电子邮件询问赵惠礼有无兴趣到那里工作。当时赵惠礼在成都生物研究所的科研工作刚有起色,但他想,中国的传统中医药文化需要传播给全人类,让几千年的中医药瑰宝也在海外放异彩,为世界人民健康服务。为此,他欣然答应了。经过电话面试、提交申请材料、瑞士移民局批准等一系列环节,2004年春节前,赵惠礼获得了一年效期的可续签工作签证,带着行李来到了阿尔卑斯山脚下的瑞士,搬进早就为他安排好了的苏黎世湖畔的韦登斯维尔小镇的公寓,开始了他的国外工作生涯。

    在国外工作和生活,语言关是一定要过的。瑞士的官方语言有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罗曼语四种。赵惠礼原来的英语基础确实为他的工作和生活带来很多便利,但使用当地的语言也十分重要。赵惠礼工作和居住的是瑞士的德语区,到瑞士之前,他在四川大学外语培训中心只学了德语入门课程,那几十句日常用语和几百个单词是远远不够的,为此,他采用多种方式学习语言,一是参加语言班,二是和当地人面对面交流,三是坚持自学。到瑞士的最初两年,他把业余时间几乎全用在了攻克语言上。语言这种东西是非下苦功才能学好的,功到自然成,他的语言关很快就攻破了。“多掌握一门外语大大的拓宽了我的视野”,他深有感触的说。

    身在国外,他时刻关注着国内中医药领域的动态。在异国他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与技能的同时,他也通过各种渠道向国内介绍瑞士在中药管理上的经验和做法。作为药物,安全、有效、质量可控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中药由于成分复杂,质量管理相对比较粗放;在瑞士,如果把中药作为药物来管理根本不现实。随着瑞士各界对中医的逐渐认可,面对日益增长的对中药的市场需求,在和业界广泛讨论的基础上,瑞士药监局采取了非常实用的做法,即安全第一原则,在不宣称疗效的基础上,遵循中医传统使用中药,病人需要凭中医医生的处方才能拿到中药。另外,有些中药在瑞士是被禁止使用或限制使用的,比如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如细辛等,国内目前仍在使用,而瑞士早就已经全面禁止了,因为马兜铃酸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含有吡咯里西啶类生物碱的中药如佩兰、紫草、款冬花等,由于剂量过高会损伤肝脏,长期服用会致癌,所以对其使用剂量和疗程都有严格的限制。虽然国内一般都把质量最好的中药出口到瑞士,但由于国内国际质量标准的差异,有时还是会出现一些问题,像中药的重金属、农药残留等指标在国内并没有全面控制,而在瑞士,这些都是必须要检测的。实践证明,一些不为国人所重视的中药污染物超标情况严重,相关的控制是必要的,例如柏子仁这味中药,具有养心安神,润肠通便的作用,但它含有大量的脂肪油,储藏保管不当的话很容易腐败变质,进而产生一种叫黄曲霉素的致癌物质,所以要严格对其进行检验。“这些都是基于实实在在的科研成果”,他在和国内的同行的交流中反复强调。“国内现在已经开始逐渐重视中药的毒副作用,并积极开展相关的研究了”,他欣慰的说。

    他还积极促进中医药领域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对国内想“走出去”开拓国际市场的中药企业,他热心的帮助他们分析产品和市场,了解当地相关的法律法规。2005年,在他的推荐下,奥地利的一家中药公司与江阴天江药业有限公司建立了业务关系并合作至今。2007年,经他介绍,瑞士韦登斯维尔科技大学一位食品科学技术人员到四川好医生药业集团位于西昌的果业公司进行质量管理体系的建设和石榴汁的研发,使这个公司结交了国外朋友,拓宽了与国外合作的渠道。
十年弹指一挥间,如今他已经在瑞士安家乐业,有了两个孩子。他看到了中医药在海外不断发展的喜人景象,对中医药事业更加充满信心。他兴奋的对记者说,他将为中瑞两国经济、文化交流活动,为中医药事业在国际上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李成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