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直播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今年1月1日,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又一次迎来音乐“饕餮盛宴”。 2016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主题是“ 在舞蹈庆典中稳步发展”,曾两度指挥维也纳音乐会指挥家马里斯·扬颂斯不仅依然没有令我失望,反倒在音乐的刻画上有更完美的突破。
 
我深深沉醉于“首演曲目”的小约翰·施特劳斯《侯爵夫人尼奈塔幕间引子》和《歌者的欢乐法兰西波尔卡》,前者弦乐的沉吟低唱深情款款,后者的维也纳男童清爽秀丽和声剔透。其他如《珍宝圆舞曲》、《维奥列塔法兰西波尔卡》、《观光列车波尔卡》等都在第一时间传递了扬松斯不凡的音乐品味和出神入化的声音掌控技巧。
dav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出席2016年新年音乐会
整个音乐会的曲目组合这一次也展现出新的面貌,开场是罗伯特·施托尔茨1962年创作的《联合国进行曲》,以此纪念70年前首次召开的联合国全体会议,这也是他的作品首次奏响在新年音乐会上。
 
接下来的曲目及时回到施特劳斯家族,富于亲和力的优雅和高级的玩闹如期而至。当然,上半场最大的惊喜来自卡尔·米歇尔·齐雷尔《维也纳少女圆舞曲》的竖琴与弦乐及恰似点睛之笔的乐师口哨歌调回荡在金色大厅,那一刻,真是热泪奔涌,夺眶而出。
 
表面看起来今年在曲目上并无大的扩展,除了为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而选用了罗伯特·施托兹不伦不类的《联合国进行曲》之外,再没有特殊意义的作曲家或异国音乐加入。就作曲家而言,今年的荣耀当属于约瑟夫·施特劳斯,他的《天体之声圆舞曲》和《蜻蜓马祖卡波尔卡》可以算作最具深度的“娱乐音乐”,这样的音乐也只有扬松斯这样完全与庸俗趣味绝缘的指挥家才能淋漓尽致地展现所有晶莹璀璨的美感和一往情深的心境。同样是有维也纳男童歌唱的“波尔卡”,弟弟的《假日旅行快速波尔卡》比哥哥的《歌者的欢乐法兰西波尔卡》更具活力,更富婉转,更畅快淋漓,特别是孩子们与乐师们的那几声喝彩,融入和谐的乐音,简直爽爆。
 
下半场最令人惊艳的演奏还必须有瓦尔德退菲尔的《西班牙圆舞曲》、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舞会场景》、老约翰·施特劳斯的《叹息加洛普》和小约翰·施特劳斯的《皇帝圆舞曲》。特别是《舞会场景》,完全演变成维也纳爱乐弦乐声部的炫技场,光怪陆离,暗流涌动,情深意长,跌宕起伏,张弛有度,是今年音乐会最大兴奋点所在。老约翰·施特劳斯也再不是靠一首《拉德茨基进行曲》包打天下,并非首次登场的《叹息加洛普》好有趣,好开桑,乐师们故弄姿态的放声一叹好似把所有的不快还给刚刚逝去的年景。在制造欢乐的才华上,老子绝不输给小子,这才是维也纳市井风情最不离不弃的品质。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从1941年至今,变成了全世界乐迷喜爱的古典音乐盛事,进而跨越时间和空间,在至今的75个年头里受到众人追捧。乐团特别安排了75周年庆祝活动。
 
除此之外,观众还首次在音乐会上听到了被誉为“法国版约翰·施特劳斯”的埃米尔·瓦尔德特菲尔的《西班牙圆舞曲》,以及为纪念作曲家爱德华·施特劳斯逝世100周年演奏的两首波尔卡,庞大的阵容和新旧曲目的平衡让2016年的新年音乐会显得意义非凡。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从1941年至今,已经变成了全世界乐迷喜爱的古典音乐盛事。
 
中国直播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对中国乐迷来讲,维也纳音乐会的央视转播具有独特地位。元旦这一天,人们在家里就能同步欣赏远隔千山万水的维也纳的顶级音乐盛会。据了解,1987年春,奥地利方面为推广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特地到中央电视台商谈,经技术协调和相关商定后,当年春天,央视录播了这场音乐会,在国内音乐界及文艺界引起巨大反响。
 
1989年,央视开始用卫星直播。 1990年,中央电视台因故没有转播该年的新年音乐会,这次音乐会的指挥是祖宾·梅塔。 1994年起,央视派出摄制小组赴奥地利采访报道音乐会盛况。直到今年,央视老解说赵忠祥已经第29次用磁性的声音,和全国乐迷一同分享来自奥地利的交响芬芳。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公布马瑞斯·杨颂斯2016年第三度登台在辞旧迎新之际,维也纳爱乐乐团按照惯例公布了下一年度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人选。
2017年已经选定来自委内瑞拉的“大萌物”古斯塔沃·杜达梅尔,他是一位很有煽动力的“人来疯”,才华天赋自不必说,但是,无论是举轻若重,还是举重若轻,维也纳爱乐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家都需要相当的底蕴,他的现场和记录所呈现的是两个世界,前者是显赫,是热闹,而后者,是用来欣赏,回味,乃至赞叹。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2016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曲目回顾
上半场:
Robert Stolz: “UNO Marsch”;
罗伯特·施托尔茨 联合国进行曲
Robert Stolz
 
Johann Strauß: “Schatz-Walzer”,op. 418;
约翰·施特劳斯珍宝圆舞曲,作品第418号
 
Johann Strauß:”Violetta-Polka française”,op. 404;
约翰·施特劳斯维奥列塔法兰西波尔卡,作品第404号
 
Johann Strauß:”Vergnügungszug-Polka schnell”,op. 281;
约翰·施特劳斯游览列车快速波尔卡,作品第281号
 
Carl Michael Ziehrer: “Weana Madln,Walzer”,op. 388;
卡尔·米歇尔·齐莱尔维也纳的少女圆舞曲,作品第388号
 
Eduard Strauß: “Mit Extrapost-Polka schnell”,op. 259;
爱德华·施特劳斯特快邮车快速波尔卡,作品第259号
下半场:
Johann Strauß: “Eine Nacht in Venedig”, Ouvertüre (Wiener Fassung) ;
约翰·施特劳斯威尼斯之夜序曲(维也纳首演版)
 
Eduard Strauß: “Außer Rand und Band-Polka schnell”,op.168;
爱德华·施特劳斯激动万分快速波尔卡,作品第168号
 
Josef Strauß: “Sphärenklänge,Walzer”,op. 235;
约瑟夫·施特劳斯天体乐声圆舞曲,作品第235号
 
Johann Strauß: “Sängerlust-Polka française” (Wiener Sänger Knaben),op. 328;
约翰·施特劳斯快乐的歌手法兰西波尔卡(维也纳童声合唱团),作品第328号
 
Josef Strauß: “Auf Ferienreise-Polka schnell” (Wiener Sänger Knaben),op. 133;
约瑟夫·施特劳斯假日旅行快速波尔卡(维也纳童声合唱团),作品第133号
 
Johann Strauß: Fürstin Ninetta – Entr’acte zwischen 2. und 3. Akt
约翰·施特劳斯轻歌剧《侯爵夫人尼奈塔》第三幕间奏曲
 
Emil Waldteufel: “Valse-España”,op. 236;
埃米尔·瓦尔德退费尔西班牙圆舞曲,作品第236号
 
Joseph Hellmesberger/Vater: “Ball-Szene”;
老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 舞会场景
 
Johann Strauß/Vater: “Seufzer-Galopp”,op. 9;
老约翰·施特劳斯叹息加洛普,作品第9号
 
Josef Strauß: “Libelle-Polka Mazur”,op. 204;
约瑟夫·施特劳斯蜻蜓玛祖卡波尔卡,作品第204号
 
Johann Strauß: “Kaiser- Walzer”,op. 437;
约翰·施特劳斯皇帝圆舞曲,作品第437号
 
Johann Strauß: “Auf der Jagd-Polka schnell”,op. 373;
约翰·施特劳斯在猎场上快速波尔卡,作品第373号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加演:
Johann Strauß: “Im Sturmschritt-Polka schnell”,op. 348
约翰·施特劳斯飞奔快速波尔卡,作品第348号
 
Johann Strauß: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Walzer”,op. 314;
约翰·施特劳斯蓝色多瑙河圆舞曲,作品第314号
 
Johann Strauß/Vater: “Radetzky Marsch”,op. 228
老约翰·施特劳斯拉德茨基进行曲,作品第228号
 
文章作者:王可人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glis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