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中国好声音,专访瑞士华人女歌手柏雪与她的团队

▲David Ruosch和柏雪

瑞士的中国好声音,专访瑞士华人女歌手柏雪与她的团队

虽然在瑞士的华人为数不多,但是他们每一位都兢兢业业,在生活上、工作上努力拼搏,在不同的领域中寻求着他们心中的梦想。

声乐界则是被大多数人所向往的一个领域,因为音乐是无国界的,无论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首美丽的歌曲总可以与你的心灵产生共鸣,与你的灵魂交谈,让你停下手中的工作,聆听美妙的歌声,洗涤内心的烦闷与忧愁。然而,要走上这条道路也并非易事,在每位歌手的背后,总是有着一段包含着奋斗与艰辛的故事。今天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位在瑞士给大家带来天籁之音的歌手,柏雪。很荣幸柏雪和她的音乐总监Herr Pele以及合作搭档David Ruosch接受了《欧亚时报》的特约采访,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深入地认识一下柏雪和她的创作团队吧。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采访柏雪

2▲柏雪

欧亚时报:您是如何走上音乐这条道路的?

柏雪:我从小热爱音乐舞蹈。刚学会走路就会随音乐唱跳,后来上学一直是班上文艺骨干,2011年还在深圳读大学期间,在同学朋友怂恿下我参加了深圳政府主办的青年歌手文艺大赛,获得了金奖,奖状和奖牌还留在我房间!  2012年参加中国香港赛青少年歌唱大赛 获得最佳表演奖。就在我大学毕业后,深圳、广州、香港多家国际大酒店聘请我唱歌,使我走上了从小梦寐以求的歌坛!

欧亚时报:当初是如何认识您现在合作搭档的?

柏雪:我只能告诉你们一切都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安排,是我主给我的赐福让我蒙恩遇见我的恩师搭档!2013年我来到瑞士,遇到了我的恩师David,他是一个音乐素养极高的音乐家,钢琴家,我去音乐学校找钢琴老师偶然遇到热心的瑞士朋友推荐下认识了他。是他发现了我的才能,在他的鼓励与帮助下,我开始了歌曲词曲的创作,并在2014年出了我的原创专辑”Song from far away /天使之音,其中有几首歌在苏黎世爵士广播电台播放 。Cooking fish. HI miss Bai, Cloud Smile.

欧亚时报:您是如何创作,演绎音乐的?

柏雪: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因为我家的祖父是旧贵族,所以父亲一直遭受磨难,在同龄孩子中我的生活就有了更多的坎坷,后来又早早离家读书、靠打工养活自己……过早地进入社会独立生活,生活的艰难险阻给了我很多的感受,我就想用我的歌曲把我的情感表达出来,创作的欲望如地壳下沸腾的岩浆,在我心中涌动,而现在终于可以通过我的歌声喷发出来!

欧亚时报:可否谈谈您是如何创作歌曲的?

柏雪:比如我很爱我的妈妈,她是我智慧而善良的母亲,又是我的朋友和闺蜜,可妈妈有病,常年卧床在家,而我独自在外漂泊,母亲永远是我的思念和牵挂。有一天妈妈在与我通电话的时候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坐在火炉边等待儿回家!”当时的我顿时潸然泪下,就产生了后来那首歌曲《家》的意境!

欧亚时报:创作如何将创作灵感激发出来?

柏雪:我不会特意激发灵感,只是顺应生命像流水一样向前奔流,生活中激起的浪花撞在礁石上,就铸成了我的灵感!515889168040539704▲柏雪

欧亚时报:您认为创作中最难的是什么?

柏雪:我觉得最难的是没有真情实感,为创作而无病呻吟!

欧亚时报:您觉得一首好的歌需要有什么样的条件?

柏雪:最主要的就是要有真情实感,发自内心,从灵魂深处自然淌出,要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欧亚时报:您是如何与瑞士以及现在的工作团队结缘的?

柏雪:我只有一颗感恩的心,感恩主让我遇到这些与我一样热爱音乐的好伙伴好朋友!感恩他们给予我的真诚的帮助!我只想说:谢谢!谢谢你们!

欧亚时报:您觉得您的合作搭档是个什么样的人?

柏雪:我的合作伙伴是主派来的天使!他有天使般的纯洁善良的心灵,有完美的品格、有很高的音乐天赋!

欧亚时报:您是如何配合您现在的合作搭档创作以及执行音乐方面的工作的?

柏雪:我们都是音乐狂热的爱好者,共同的爱好和对音乐的感悟让我的心灵很容易沟通,有时候甚至不用语言,一个点头,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有时一起工作一天十几个小时不休息我们都还是保持在开心的状态。287280043295213270▲柏雪

欧亚时报:对未来的音乐以及个人发展有什么期望?

柏雪:我没有太多期望,只想尽力做到最好,只要我的听众朋友们能喜欢我的歌曲我就心满意足了!

欧亚时报:是否有将自己的音乐带回中国的打算?

柏雪:是的!我爱我的祖国,无论走遍天涯海角我都爱我的祖国,因为那里有我爱的父母,有我的根!我希望有一天我的音乐会被我祖国的人民喜爱!我还想有一天在我爷爷柏辉璋的柏宫馆举行一场演唱会。他是国军102师的师长。102师曾在上海参加了著名的淞沪会战。

欧亚时报:对未来的音乐以及个人发展有什么期望?

柏雪:是的我的创作风格是多样的:有流行、爵士、摇滚等,一切创新我都想要尝试,只要我的听众喜欢!因为我爱每一个朋友, 无论他或她好与坏,或丑陋或美丽。

之后,我们参观了音乐总监Pele先生的工作室,同时也采访了Pele先生,一位拥有三份不同音乐领域的工作的超级音乐达人。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采访 Pele Loriano

7 ▲Pele Loriano

欧亚时报:可否谈谈你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Pele: 首先我是一名音乐制作人,我与不同的歌手比如Elva Bai(柏雪)合作制作不同领域的音乐。其次,我也是一名电视节目的音乐总监,参与如欧洲歌唱大赛的工作。在“瑞士达人秀”这个节目中,我主要负责所有音乐方面的事情,比如如何安排一个乐队的表演,音乐的播放以及剪辑等等,是一份非常多面性的工作。此外,我还是一名音乐家,也创作歌曲。这三种工作不分先后,我都非常喜欢做,我享受这三种工作给我带来的快乐。 其中,我作为音乐家的工作时间最长,为此我还带着我的音乐周游了整个世界,也曾经去到过中国。虽然只在那里呆了两个星期,但是我非常喜欢中国,在那里我能感受到人们的热情。但也能感受到中国人思维的不同。

欧亚时报:您是如何认识柏雪的?

Pele: 2014年的时候通过David Ruosch我认识了柏雪,认为可以与柏雪一起创作出能够同时在瑞士和中国都能让人喜爱的音乐。对于我来说,中国的市场更难一些,因为这需要了解当地的文化与语言。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地方,在那里的音乐市场有非常多的可发挥空间。

欧亚时报:您觉得中西方音乐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Pele: 中国的音乐对我来说更细腻,更温柔一些,欧洲的音乐则相对更激烈,有力。但是现在的音乐风格都在随着时代的变迁全球化,中国音乐也在慢慢向西方靠拢,我们可以发现现在的中西方流行歌曲中有越来越多的相同点。甚至在我创作音乐的过程中,我也会考虑到运用中国的乐器来演奏歌曲。举个例子,2012年凭借《江南Style》红极一时风靡全球的Psy,在我们欧洲人的耳朵里,他的歌曲是带有韩国或东方元素的,而对于生活在亚洲的人们耳朵里,Psy的的歌有着强烈的欧美风格。这就是现今音乐的特色所在。

欧亚时报:中西结合的音乐创作过程中的难点是什么?

Pele: 我们首先从歌词部分开始说起,中西方的歌词在同一首歌中如“Summer Love”是不同的,我们在创作过程中会分别根据不同的语言,在保证表达的内容相同的基础上,写出不同的歌词。声乐部分,柏雪的音色非常温柔,就如同我先前所说的,欧洲的音乐更为硬派一些,因此在融合的过程中也存在不少难点。我们必须确保在演唱过程中歌手的声音不被伴奏所盖过。在与柏雪创作音乐过程中我也会听很多中文的音乐,来给我带来一些灵感。

欧亚时报:对您来说好的音乐和音乐艺术家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Pele: 最主要的一点,歌曲首先应该要感动人。也就是说,唱歌不一定要唱对每一个符号,发出完美的音调,但是必须要唱入人心。会唱歌,能唱歌的人有很多,以现今的技术,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独自在家完成音乐的创作、演出。但这还不够,你必须拥有一些别人所没有的特质。

欧亚时报:可否请您评价一下柏雪?

Pele: 柏雪对我来说是一位能够打动人的歌手,在她每次唱歌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力量,对于演唱的热爱。此外,作为一名在瑞士乐坛发展的华人歌手也更突出了她的独特。这两点造就了她不同于常人,独具一格的一面。至今为止我与柏雪的合作非常顺利,我认为,我们还有许多的合作空间,现在只是一个起点,将来我们将会做出更多不同的尝试。给大家带来更多的音乐作品。

最后《欧亚时报》还采访了柏雪的搭档David Ruosch,他与柏雪的亦师亦友可以在对其采访过程当中感受到,这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在中西方文化交融的衬托下,柏雪和David形成了一种对比非常鲜明的搭档组合,独特却毫无违和感。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采访 David Ruosch

9▲David Ruosch

欧亚时报: 可否给我们的(尤其是中国的)读者简单的介绍一下您自己?

David: 我是一名自由职业音乐人,一名爵士、蓝调钢琴演奏家,同时也是一名就职于苏黎世艺术学校的音乐老师,尤其在瑞士、奥地利等地举办过许多音乐会。一家共三口人,妻子,我还有十一岁的儿子。我是学习古典音乐出身的,曾就读于苏黎世音乐学院,是一名很乖的学生(笑),之后专注于学习传统爵士乐,再那之后深入拓展了蓝调等其他钢琴领域。2012的时候获得了瑞士爵士乐奖,现在我又获得了2016年的爵士乐奖提名。

欧亚时报:您是如何认识柏雪并成为她的搭档的?

David: 起初认识柏雪是因为她一直想找一名钢琴老师,后来找到了我,成为了我的学生。后来有一次柏雪问我是否可以一起创作音乐,我考虑了一下,在听了她唱了几次歌后,柏雪的声音扣动了我的心弦,最后我便决定成为了她的搭档。虽然我从未接触过中国音乐,但是我对这些来自世界另一个地方的音乐元素非常感兴趣,而柏雪是属于流行音乐界年轻一代的歌手,而且她的歌声能够打动人,我认为这些都是柏雪能够吸引人的地方。

欧亚时报:您对中国的印象如何?

David: 我从未去过中国,但是我在这里接触过许多有关于中国的事物,比如饮食,我很喜欢中国料理,还有气功,中医以及中国哲学。其中中医曾经对治疗我的腰疼有过很大的帮助。我非常向往能够去一次中国,也许将来能够有这个机会。

欧亚时报:你们是如何一起创作音乐的?

David: 音乐的创作不是一种选择的过程,而是一种自然形成的过程。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不会刻意的去带着某一个目标来作曲,而是凭感觉写出来然后互相讨论是否合适。我们并不是按照一种刻板的模式,一定要在两个小时内想出一段音乐来。当灵感来的时候,我们就会坐在一起,相互分享,相互讨论。比如柏雪会在手机里面哼出一小段音乐,我在听的时候就像是在打磨一块刚刚挖掘出来的钻石,不断地对它进行加工,接下来就是时间问题了,有的时候我们甚至会用一整天时间来“打磨”这段音乐。

8▲David Ruosch

欧亚时报:你们在合作过程中会不会因为语言的问题沟通上遇到困难? 遇到意见不同是如何处理的?

David: 我们都是音乐狂热的爱好者,共同的爱好和对音乐的感悟让我的心灵很容易沟通,有时候甚至不用语言,一个点头,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创作上有不同见解是难免的,但我们经过沟通后,总能取得一致意见!

欧亚时报:您创作的时候需要呆在一个特定的地方或去做一些特定的事情吗?

David: 我不会特别为了创作去做一些特别的事情或去特定的地方。灵感是从生活中获得的,我习惯于在生活中寻找音乐的灵感。有的时候可能在演唱会结束后或者开始前,有的时候可能在家休息,都会有创作的灵感。有了灵感之后,剩下的就是专业的谱曲过程了,这一部分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欧亚时报:你们创作的歌曲是否有特定的目标群众?

David:我们的音乐可以让所有人群来听,并没有特定的听众界限。无论你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都可以来倾听我们的作品。

欧亚时报:在采访的最后可以推荐一首您和柏雪至今为止一起创作的让您感到最满意的歌曲让我们欣赏吗?

David: 这首歌曲的名字叫“In the Dark”,这是一首充满了悲伤的歌曲,我个人非常喜欢,可以推荐给大家听,这首歌可以说是Queen of Sadness。

欧亚时报:谢谢您接受《欧亚时报》的采访!期待你们的新作品,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里一切顺利,创作出让更多精美的乐曲!

柏雪的最新英文主打歌“夏天的爱”已经出炉啦!在瑞士36个数码CD 店均有发行。 夏天是瑞士最美的季节,冰天雪地的寒冬已经远去,春天的期盼迎来了夏天的百花盛开!夏天的爱也是最好的季节,少女的青涩已经过去蝉蜕后的女人是盛开的玫瑰,睿智而优雅,浪漫!这首歌就是歌唱这最好季节里花样年华中满满的爱! 大家可以从以下链接下载这首歌:https://itunes.apple.com/ch/album/summer-love-single/id1085066733?l=en

本文记者:卫林

图片由受访人提供

2016年2月20日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glis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