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的终极体验

每次到沃洲的col des mosse 去滑雪,往上的Platter lift在我的腿间把我往上一拖,有一种肉体和灵魂分离的幻觉,take you out of suprise, 速度太快了,肉体跟着去了,魂确留在了原地没反应过来,本来是没睡醒,无奈硬是给吓醒。上山一路好久还缓不过神来,想不明白又心存不甘,还不能精神不集中否则可能要摔跤,摔了会很难看,也很麻烦。第一次在自己大概二十七八岁时,顺利地到达了Col des mosse第一个lift的顶端,没有摔跤,后面没有其他不耐烦的滑雪者等着,我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

    每次去滑雪之前我总是在内心深处抵制着,前一天夜里莫名的恐惧感就占据了腹腔。可只要到了那地儿,踏上滑雪板,上了雪道,似乎这罪恶的诅咒就被解除了,身体突然自由了,呼吸着山上新鲜而寒冷的空气,我的心从对未知的焦虑中解脱了,回到了坚实的土地上,我的身体也和我的滑雪板结成了一体,这一刻的自得和欢欣在速度中被释放出来,渐渐地化作强度和力量,以至于开始全速地驰骋,勇气终于破喉嘶喊出胜利的欢歌——

    缺乏勇气啊!我的生命需要更多的勇气啊!太贪图安乐只会腐蚀天生渴望掌握自己命运的热情!

    如果要叫我对一个初学者描述滑雪这项运动,我会打一个比方,我会把滑雪比喻成武术,首先你必须先训练的是肌肉的力量,然后是技巧,有了娴熟的技巧,你就能把全身力量集中在该用的地方,而有了足够了力量你才能够把娴熟的技巧发挥地淋漓尽致!再接着就是灵活,因为你的对手是狡猾的,变幻多端的,就象瑞士漫延几公里的滑雪道,所以你一定要应变自如,随时准备好变化招式,平衡身体才不至于被它占了上峰,栽你一跟斗。当然如果你对你的对手已经非常熟悉了,就象是离家很近的滑雪场一样,每次轻轻松松就去了,丝毫不需要有太多的顾虑。你对它太熟悉了,就好象自己家的后花园,你知道哪里有一个急转弯,哪里是一个陡坡,哪里是只容许一个人通过的长廊。但是过于熟悉的对手往往会使你自己厌倦,所以常常要驾车几个小时甚至到境外去寻找更让人感兴趣的对手,以便接受更新的挑战。

    当你就有了这先决的三点后会出现了一瓶颈,这个瓶颈是什么呢?就是你的勇气!你不知道到底这水有多深,要不要去淌,坡有多陡,值不值得冒这个险。有的时候稍稍的一个精神松懈,或者突然间速度和力量的不协调足以造成一个事故,这样的事故每天都在运动场上发生着。你害怕,当滑雪道完全冰冻起来,象一面不透明的镜子,你脚下的雪板在镜子上摩擦着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没有一点雪能够带住;当坡陡得超过40度时,你往下看都觉得头晕眼花,两腿发抖!你想放弃了,你想逃掉,你觉得自己的心脏受不了,但是你就在那里,不上不下,卡在滑雪道的正中间,无处可逃,面对着远处积雪的群山,其他人从你身边飕飕地过去,好象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你淌着冷汗,你想大哭一场,但是即便是这样,你还是要硬着头皮往下,一直到底。到了底,你又可以均匀地呼吸了,你发现原来并不是处处都是那么冰冻,坡也有很平缓的地方,原来事情也不是象你想象的那么糟。于是你又决定再次gether yourself together,坐上缆车,再次上山,restart your day…

  勇气是这样一种东西,它和你一起成长,伴随你一生,决定你的命运。而这样一种东西,哪怕是最好的滑雪教练都不可能教给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