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的布鲁塞尔非法移民

在欧盟总部所在地比利时的布鲁塞尔,这个仅有95万人口的城市,大约有十几万的非法移民,非法移民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欧盟各国就此也曾采取过一些措施,但收效不大,尤其是西欧和北欧国家的高福利和比较宽松的移民政策,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非法移民纷纷涌入该地区。

去年欧盟国家外来移民已达400万,而且这一趋势有增无减,今年5月,又有10个新成员国加入欧盟,人口总量从3.8亿增加到4.5亿,新的移民浪潮蓄势待发,号称“富人俱乐部”的欧盟正试图以各种方式阻止和延缓新成员国,尤其是东欧八国移民的涌入。欧盟国家的移民问题是普遍性的,相对而言,欧盟总部所在地——比利时的布鲁塞尔比较典型,因此,本文以布鲁塞尔为参照。
在大部分工业化国家,非法移民一般都是在大城市居留,大约占合法移民总数的10%左右。在布鲁塞尔的10多万非法移民多属于此种状况,他们当中波兰人居多,有1.5万人左右,其余的是来自哥伦比亚、土耳其、摩洛哥、罗马尼亚等国的非法移民。

流入欧盟国家的非法移民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他们是合法移民的“衍生物”。这些人通常是与合法移民是同一地区和同一村庄的,是沿着合法移民的足迹进来的。

  从入境手续上看,欧盟各国针对非法移民都采取了一定的措施。比如比利时规定,一些重要非法移民来源国家,如摩洛哥、土耳其、哥伦比亚、秘鲁、利比亚、伊朗、叙利亚等国的公民入境时,必须持有三个月的有效签证。但大部分国家的游客在比利时滞留三个月不需要签证的,而只在入关时盖章即可,如日本、美国、波兰等。来自其他欧洲联盟国家的人就更灵活了。不管怎么样,所有外国人在到达之后八天之内,必须向当地管理部门申报,事实上很少有人这样做。

  在布鲁塞尔的波兰人,大多来自波兰东北地区的农业人口,从20多岁到50岁不等,他们以游客身份一个个进来,然后再轮换,纯粹属于经济移民现象,这些非法移民很多仅仅是为了回家盖房子或买一辆好汽车。大部分波兰女人在比利时做家务工作,在波兰,她们既要在农田干活,又要照料家庭,生活比较艰辛,但在比利时,她们过得比较自由,而且还是独身,可以非法同居,这种“布鲁塞尔”婚姻相当普遍。

波兰男人通常在旅馆、饭店、咖啡店、加油站、建筑土地,从事简单的体力劳动。他们当中极少有经商者。在比利时也有不少的拉丁美洲非法移民,主要是20岁至50岁之间的妇女。她们当中少数人是为了摆脱国内的政治环境,但大部分是为了来赚钱,替她们的兄弟姐妹、孩子,或为父母还债。她们和来自非洲的妇女一样,谋生的主要手段是做洗刷工、季节工或者是当妓女,还有少数人倒卖汽车零部件、二手汽车等,收入都还可观。

  在比利时,只有那些非法就业而又不报税的非法移民才有被驱逐的危险,政府雇佣更多的侦缉人员查处雇主,罚以重金,然后把“黑工”强制递解出境。但随之而来的是执法过程中的恶性案件的攀升,一位来自非洲的少女在被押送的飞机上,被警察用枕头捂的窒息而死;还有一些来自阿尔巴尼亚生活贫困的年轻人,怀揣着到异国他乡淘金发财的梦,从比利时到法国,然后穿越英吉利海峡的地下火车隧道,在即将走出英国境内一侧的隧道出口时,因触及放在铁道中的高压电电缆而死亡,惨状催人泪下。

  相对而言,比利时对非法居留者的后代的政策比较宽松,学校对他们开放,内政部承诺不会根据上学学生注册名单拘捕他们的父母,也不会在他们父母去学校接孩子时予以拦截,目的是为了确保孩子们上学权利。

  据统计,近10年来比利时政府下达了9000份驱逐令,但回去的只有10%,比上世纪90年代每年驱逐四五千人,数量显然有所增加,其中一部分是宪警押送,遣送费用最贵,政府难以承担。

欧亚时报 David Wang contributed to this repor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