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国是非法移民的“天堂”生活?

非法移民到欧盟国家,是为了过上梦境中的天堂般的生活,但现实并非如此,我曾采访过一位摩洛哥的非法移民,采访时,他的母亲躺在垫子上,体重只有30多公斤,双腿生坏疽,难以站立。他对我说:我从不做坏事,不求任何人,不需要政府救济,我一生都在此地工作,从未失业。我现在照顾我母亲,给她买药。不能因为手续不全,旅游登记到期,我就把她扔到街上吧?那到了摩洛哥还怎么见人?我问他,如果老人去世了怎么办?因为此前有媒体报道,有一家摩洛哥人就是不得已把一个非法居留者尸体运回摩洛哥,但运尸体的车在途径西班牙时被窃,尸体至今没有找到。

他无奈地说:我不知道,但在这里死人是进不了天堂的。

我认识的一位来自摩洛哥的医生,每天为许多非法居留者看病。他说:“这些非法移民到西欧来是由于贫穷所致,来了之后他们大失所望但又不能回去,因为这样回去了无法面对父老乡亲和邻里,更无法偿还来时借的钱,所以他们只好在这里苦熬,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像社会的歧视性评价所说的那样坏。”另一位搞心理学的学者说:来到这里闯荡的人的心理素质是很强壮的,从不叫苦抱怨,除非找不到工作,因为赚钱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他们大部分打黑工,多数不想永久留在比利时,但政府对他们的处罚过于严厉了。

雅尼克和安娜今年都是33岁,5年前,他们从波兰贫困的农村来到布鲁塞尔,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打算赚点钱,然后回去开个作坊。为了逃避搜捕,他们每半个月就要换一个工地,几年下来身心憔悴,如果被劳工部抓住,就要被重罚,几年的汗水就要化为泡影了。

37岁的卡麦尔·扎比丘是一位突尼斯人,他持有假护照。他每天在餐馆厨房里工作,一个月总计干活131小时,他确信雇主知道他在这里是非法移民,并利用这一点渔利。他说,他的工钱总是拿得很晚,两三个小时的加班经常就被“忽略了”,老板老是叫他干活儿,永远比别人走得晚,扎比丘并不属于任何联合会,他说他害怕失去自己的工作从来都不敢抱怨。

对非法移民的重罚和对宪警的恐惧造成许多悲剧。非法工人出现工伤意外时,老板不敢叫急救车,更不敢送医院,因得不到及时治疗,不少人致残甚至丢掉了生命。

非法移民的艰难境遇,也反映在新生代身上。18岁的克罗地亚女孩莎亚,没有固定住宅,她和爷爷睡在一辆车上,有一天她到布鲁塞尔的圣皮艾尔医院,向医生陈述胸下剧痛,而医生发现,她只不过是由于饥饿所致,而且莎亚将要分娩,由于这家医院没有非法移民的分娩处,不能接受莎亚住院。

像莎亚这样的没有社会医疗保险的母亲的数字,每年都在增加,她们大多数是年轻的女人,由于经常处于恐惧状态,她们直到分娩最后一刻才到医院,难产率极高,婴儿死亡率也高。这些年轻女人,在怀孕期间缺乏必要的医疗检查和照顾,她们作为未来的母亲在惶恐中度日如年,唯恐被检举及驱逐离境。虽然欧盟国家多次表示他们不为难孕妇,她们的临时身份保证了至少6个月的“豁免权”。

但通常对遣返或记录在案的恐惧,使她们不愿见医生。欧盟法律规定,外国人在急救状态下,可以得到必要的帮助,但非法居留者却不可以享受这种特殊待遇,无国界医生组织主张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但只有获得必要的开支预算才能解决实际问题。目前非法移民造成棘手的困境,已成为比利时的严重的社会问题。

EurAsia Info David Wang contributed to this repor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