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径通幽处,卷帘有伊人——苏黎世一城一店:别样馆

曲径通幽处,卷帘有伊人——苏黎世一城一店:别样馆

说起苏黎世,这座临湖而建依绿而居的阿尔卑斯山下小城,一街一巷的故事,像是叮叮当当的电车,或临墙而过小河,一年一年,一个世纪一个世纪地慢慢流淌。

苏黎世侨居的华人,也似乎都满满地浸润了这一城的安详,踏实,认真,谦和毫不乖张。从不见露出车窗的满脸佞气,倒常有溪边小径里的成对悠闲。这里的时间就像是富饶水乡里摇橹的姑娘,恬静婉转,带一丝丝的俏皮,慢慢流淌。

苏黎世主火车站最早在一个半世纪以前开放,几经扩建如今已经成了城市绝对的中心,对面的火车站大街更是世界闻名的购物大街,简约而奢华。据说街底埋满黄金无从考证,但是每年春末樱花盛开,隆冬里街灯如灿烂星河,真真是极美的。偏偏在这一城中央之地,竟有一家店如此的有意思,那就是苏黎世有名的中餐,别样馆。别样馆的西语名叫Beyond,在火车站不过三五分钟步行远的距离。车站出来穿过半条小巷便可找到饭馆的一个不大的艺体字招牌,像是曲巷深处大家闺秀的微笑。园内宽大的露台里或许有人就一杯啤酒聊天,或者沏一壶清茶悠闲。这里距主火车站虽近,却没有半点嘈杂之音,树影摇曳之下,且有些闹中取静大隐于市的意思。店门内餐厅不大,装饰恰到好处,没有大红的灯笼,就几副四方的汉家灯格,便轻轻地显露出了店家主人似乎是个稳重而淡雅之人,配上独特的店名,低调而诚实。就连马云到访苏黎世,也多次在别样馆会客就餐。

说起别样馆的菜,菜式以川菜出名,我却偏爱这家的溜肝尖,入口酥嫩,又没有北京炒肝的那种腥味,在苏黎世的中餐里可称一绝。印象很深的还有葱油饼,薄薄的饼里小葱翠绿,又脆又嫩,葱香四溢,作点心作主食都是不错。其他的比如水煮鱼,鱼香肉丝这些,我作为四川人吃起来,虽不惊艳,倒也中规中矩。在苏黎世这样华人不多的城市里面,也是难得。

在苏黎世的日子,时光如水无可挑剔,幸好有别样馆。

文/图:月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