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社会主义的一盏明灯——阿尔巴尼亚印象

欧洲“明灯”今如何?——阿尔巴尼亚印象
看到中国人,阿尔巴尼亚人热情到招呼:”Hello!” 阿尔巴尼亚——“欧洲社会主义的一盏明灯”,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国际政治舞台刮起十二级风暴的特殊时刻,人民日报这篇社论使中国人都知道了阿尔巴尼亚,知道了恩维尔霍查。

那时印象中的阿尔巴尼亚,和中国是“铁杆兄弟”,原因是苏共二十大时,只有中阿两党代表公开反对赫鲁晓夫的报告并退出会场。毛泽东主席用“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诗句来比喻中阿友谊。

 
当时,中国对阿国给予了巨大的经济援助,尽管经济和技术还比较落后,但节衣缩食、勒紧裤带,万里迢迢运去大量钢材、机械设备、精密仪器等。据那时驻阿使馆大使耿飚同志回忆说,从1954年以来,给阿的经济、军事援助将近90亿元人民币(按:有学者根据货币含金量、购买力测算,大约相当于现在的一千亿人民币)。阿总人口才200多万,平均每人达4000元。我们援阿的化肥厂,年产20万吨,平均一公顷地达400公斤,远远超过我国农村耕地使用的化肥数量。援助的粮食达180万吨,相当于一千多万中国农民一年的口粮。

 
最典型的一幕是,1962年,霍查的女婿马利列来中国要求粮食援助,先找到外贸部部长李强,李强说中国有困难;后来找到国家主席刘少奇才解决了问题。怎么解决的呢?中国向加拿大购买了一批小麦,几艘装满小麦的中国货轮正在太平洋驶往中国的途中。北京一道命令,货轮改变航向,掉头驶向地中海,卸载到阿尔巴尼亚港口。而这时的中国刚刚度过了1960年开始的“三年大灾荒”,已经饿死了很多人。

 

国际风云变幻无常。后来,由于中国和美国、越南、南斯拉夫、罗马尼亚等国外交政策的变化以及国际关系等方面的原因,阿尔巴尼亚与中国的感情出现裂痕,直至到1978年彻底破裂。尤其是2006阿国接纳5名恐怖组织嫌疑犯、中国籍维吾尔族东突分子,使两国友谊荡然无存。
半个世纪过去了,这盏明灯今如何?带着很大的好奇和渴望了解,在希腊旅游期间,我决定去看看被称为欧洲最穷的国家阿尔巴尼亚。
希腊和阿尔巴尼亚是南北邻国。希腊的科孚岛与阿尔巴尼亚隔海相望,只有几十公里,乘地中海快艇四十分钟就可以到达阿尔巴尼亚五大旅游城市之一的萨兰达(Saranda)市。

 
萨兰达位于阿尔巴尼亚最南端的爱奥尼亚海海滨。船还没有靠岸,远远望去,萨兰达城市轮廓已经清晰可见,与刚离开的科孚相比,希腊的房屋显得土气、老气、矮小,这里不仅仅只是两三层别墅式的老式建筑,更多的则是一些小高层和六七层以上色彩鲜艳的高层建筑。
上岸后,旅行社的大巴沿着海边公路到被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的布特林特(Butrint)古城遗址参观。街道上的车辆,虽然中档的车型如标志、斯果达、欧宝、福特比较多,但宝马、奔驰也不时能够看到。
沿途望去,一座座设计风格不同的现代化住宅、酒店、饭店、咖啡馆,比比皆是。还有不少围起来的一块块正在建设的工地,一台台挖掘机、混凝土搅拌机轰轰作响,一台台塔吊伸着长臂不断地升降、旋转,将钢筋、石块、混凝土等施工材料叼起、放下……眼前的镜头在向人们昭示:阿尔巴尼亚发展的步子越来越快。

 

据了解,这里只是阿尔巴尼亚前进步伐的一个缩影,目前全国上下都在加紧建设和发展,城乡呈现“建房热”,在首都地拉那拉那河南岸,已崛起了一座新城。公路建设项目上的也很猛,在山地面积占77%的国家,降生了从地拉那到发罗拉等三条高速公路,疏通了全国的交通大动脉。过去的路凸凹不平,汽车行走好像“扭秧歌”,途中一有事就出现“肠梗阻”,那种情况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因为天气较热,旅游车在海边一个普通的搭有遮阳棚的露天咖啡馆休息30分钟,喝咖啡的功夫,想上上网,试着问店员“有没有wifi”,“有!”游客们纷纷打开苹果、三星,收发信息,音频、视频,或拍照留念,现场发送给远在天涯海角的家人好友。从这方面,我们也深深感到贫穷国家也正努力向着现代化、科技化、信息化方面看齐。

 
去游览的布特林特,是科孚海峡和布特林特湖之间的一个小半岛,有三千年的建城历史,它先后成为希腊殖民地,罗马人的城市和主教管辖区,还曾被威尼斯人占领,在中世纪晚期被遗弃成为荒泽。1959年苏共第一书记赫鲁晓夫曾来参观访问。1997年被列为世界濒危遗产名录后,这里的开发力度更大,旅游业日渐兴旺,经济效益也大幅度增长。

 
到欧洲旅游,阿尔巴尼亚不是热点国家,这次从希腊来的有七八十人中,就我一个中国人。在去“blue eye”(一个山间水源发源地)旅游景点参观时,正在餐馆吃饭的十几个阿尔巴尼亚人,看我挎着相机像个中国人,就热情地打招呼:“hello! China?”大概意思是问是不是从中国来。当告诉他们“I am chinese”,他们用着外国人特有的说汉语的口音,伸出大拇指连连说“毛泽东,毛泽东”,把“东”字都念成了四声。可以看出阿尔巴尼亚人对中国人还是很有感情的,对老一辈革命家毛泽东是热爱和敬仰的。

 

 

国家穷,物价就低,买东西很便宜。阿尔巴尼亚没有加入欧盟,也不在欧元区,使用的货币叫列克( LEKE), 1欧元可以兑换140列克。超市里东西,普通香烟十二三欧元一条,在欧洲其他国家,香烟是六十、八十、一百欧元不等;50毫升装的“norga”易拉罐啤酒,五毛一听。纪念品商店的冰箱贴,都是一两欧元一个,而在德、法、荷、比、卢等西欧国家,大都在四到八欧之间。

 

 

在欧洲45个国家中,阿尔巴尼亚是最穷的国家之一,距离加入欧盟的门槛还较远,但阿尔巴尼亚积极靠近欧盟和北约,加大国内行政和司法改革力度,努力发展本土经济,在2009年就提出入盟申请,2014年,欧盟成员国外长在卢森堡发表公告宣布,同意接受阿尔巴尼亚为欧盟候选国。      

2015年9月11日

作者:李成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