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话说中秋,中秋是怎么来的呢?

在中国的农历中,“中秋”早已有之,而人们也早已发现,这一天的月亮,放在一年当中,也往往是最大最圆的。即使八月十五这一天的月亮不能解决“最大最圆”,不要紧,八月十六的月亮可以解决,这就是所谓的“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然而,中国人全民过中秋节,形成一整套的节日民俗,并不算太早。根据专家们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的考据,全民中秋应该是从宋朝开始。这一点,我们后面会讲到。

中秋节这一天干什么?首先,当然是赏月。事实上,以月圆为象征的传统节日,还有正月十五上元节、七月十五中元节。但是,如果论资排辈,八月十五要数第一。

其次,庆丰收。在四季分明的北温带,亚欧大陆上发展出了高度发达的古代文明,而古代文明的基础是农业。中国更是一个农业立身的民族。秋天,颗粒归仓,瓜果飘香,人们在这个季节拥有最为充分的“免于饥饿”的自由,自然要狂欢,要吃喝玩乐啦。
第三,家人团聚。以家庭和家族为基石的中国传统社会,春节、中秋、重阳这些节日,都相当重视阖家团圆。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天上,人间

水调歌头
宋 苏轼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把酒问青天(寇雨绘)

自古以来,写中秋的诗词,也是多得不要不要的。但是,苏东坡的这首词一出来,很抱歉,其他人几乎等于白写。
苏轼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们看他写的序文就明白:“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这一年是农历丙辰年,苏轼在今天的山东密州任职。也就是在那里,他写出过《江城子 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还有《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等等。这一首《水调歌头》,是他在中秋夜欢宴大醉之后,怀念弟弟苏辙苏子由。

《水调歌头》其实是词牌名。如果一定要给这首词取个名字,大诗兄斗胆,可以叫做《天上·人间》。上阙是“天上”。半醉半醒之间,苏东坡梦游仙境。“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古人对于月亮和青天,都有过无穷无尽的疑问和想象。越是浪漫的人,越是想得离奇。屈原有《天问》,“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太阳月亮和星星,都在哪儿待着呢?李白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唐明皇,据传曾在八月十五游月宫,带回一套《霓裳羽衣曲》的曲谱。苏轼,问着问着,仿佛被仙人带到了天上宫阙。琼楼玉宇固然好,却是高处不胜寒。玉人起舞,仙乐飘飘,不知是天上,还是人间!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琼楼玉宇

下阙是“人间”。醉后小寐,神游八极。忽然一个冷战,被秋夜寒露冻醒。再也难以入眠,举目四望,原来已经回到人间?圆月已经转过天顶,走到西边的天空,愈加低垂,朱阁之上的月光转换了方向,雕花精美的窗棂格栅,影子印在白粉墙上。
亲人不能团聚,心中五味杂陈,有丝丝惆怅。但是,苏东坡向来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他是一个善于自我安慰的豁达之人。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长长久久、圆圆满满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俗话说得好“月盈则亏”,且留个念想。子由吾弟,想当年我送你离开,现在你在千里之外。但是我知道,你也跟我一样,在望着天上的月亮。但愿人长久,世间只要你好。
这首词,小学生们应该背下来。宋词其实是有曲调的,《水调歌头》的古曲,恐怕已经失传,不过不要紧,现代人给苏轼的这首《水调歌头》谱上了曲子,邓丽君和王菲都唱过,大诗兄觉得很棒。其实,跟着她们唱,唱着唱着也就会了。
今夜清光此处多
面对八月十五的月亮,一流的诗人,总是有一流的表达。下面给大家介绍两首,没有苏轼的《水调歌头》那么有名,但是,意境却是一样的不俗。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八月十五夜月

唐 杜甫
满月飞明镜,归心折大刀。
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
水路疑霜雪,林栖见羽毛。
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
杜甫这一辈子,颠沛流离,吃尽了家人离散的苦。越是在这样的夜晚,越是对家人倍加思念。“满月飞明镜,归心折大刀”,满月仿佛一轮明镜,举头望明月,归心真似箭!不对,比箭还厉害,足以折断大刀!
“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我就像一颗蓬草,漂泊在人世间;我想要折下月中的桂枝,却恨没有一把天梯。
“水路疑霜雪,林栖见羽毛”,白月光照在水面上,仿佛一层霜雪;照在栖鸟的身上,羽毛历历可见。
“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白兔”就是月宫中的捣药玉兔,简直可以清晰的看见它的毫毛。“明察秋毫”这句话,竟然可以点化用来形容玉兔,老杜的深沉,你懂不懂?

玉兔、蟾蜍、吴刚、月桂、嫦娥

再看这一首:
华阳观中八月十五日夜招友玩月
唐 白居易
人道秋中明月好,欲邀同赏意如何。
华阳洞里秋坛上,今夜清光此处多。
老白也是写月亮的高手。初月是这样的:“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满月是这样的:“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而八月十五的月亮,就是上面那样的。
华阳观,是一个山中道观。此中赏月,不像在长安洛阳闹市之中,别有一番清意。
“人道秋中明月好,欲邀同赏意如何”,老白也是一个爱交朋友的人!中秋夜,招呼大家一起来赏月;到了寒冬腊月,那就是“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了。
“华阳洞里秋坛上,今夜清光此处多”,他也不说月亮又多圆,不说它有多亮,单单说这月亮的“清光”。知道吗?这就是留白,就是给你一个想象的空间。月亮,古代叫做“太阴”,当然这是跟“太阳”对比的。月亮的光,不耀眼,不暴烈,不是明晃晃的,而是清光光的,宜直视,宜发呆,宜物我两忘……
吃喝玩乐,耍子去也!
还在看月亮?别发呆了,让我们回到热闹的人间。中国人善于把所有节日过得热热闹闹,善于把所有的吃喝玩乐贯穿其中。中秋节,也不例外。
大诗兄前面讲过,全民过中秋,是从宋朝开始的民俗。大诗兄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引用过宋朝的《东京梦华录》和《武林旧事》来讲民俗。你不要嫌烦,要怪只能怪大诗兄读书少。
关于北宋京城开封府的中秋,《东京梦华录》是这么记载的:
中秋节前,诸店皆卖新酒,重新结络门面彩楼花头,画竿醉仙锦旆。市人争饮,至午未间,家家无酒,拽下望子。是时螯蟹新出,石榴、榅勃、梨、枣、栗、孛萄、弄色枨橘,皆新上市。中秋夜,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玩月。丝篁鼎沸,近内庭居民,夜深遥闻笙竽之声,宛若云外。闾里儿童,连宵嬉戏。夜市骈阗,至于通晓。

关于南宋都城杭州的中秋,《武林旧事》又是这么记载的:

禁中是夕有赏月延桂排当,如倚桂阁、秋晖堂、碧岑,皆临时取旨,夜深天乐直彻人间。御街如绒线、蜜煎、香铺,皆铺设货物,夸多竞好,谓之“歇眼”。灯烛华灿,竟夕乃止。此夕浙江放“一点红”羊皮小水灯数十万盏,浮满水面,烂如繁星,有足观者。或谓此乃江神所喜,非徒事观美也。
归纳下来,无非是这么几个要点:
第一,市井小民、皇宫大内,一起欢欢喜喜过中秋。皇族吃什么、玩什么,小老百姓看不见,但是耳朵可以沾点光、享点福:“丝篁鼎沸,近内庭居民,夜深遥闻笙竽之声,宛若云外”,“夜深天乐直彻人间”,皇家爱乐乐团是一直演奏到深夜呢。
第二,商业繁荣,吃吃喝喝。“市人争饮,至午未间,家家无酒,拽下望子”,还没到中午,酒店里的新酒就被喝光了,商家只好打烊收帘子(就是“望子”),没有新瓶装旧酒、以次充好这一说。“螯蟹新出,石榴、榅勃、梨、枣、栗、孛萄、弄色枨橘,皆新上市”,吃新上市的大闸蟹,吃各种水果。“榅勃”就是木梨,“孛萄”就是葡萄,“枨橘”就是橙橘。“御街如绒线、蜜煎、香铺,皆铺设货物,夸多竞好”,多么繁荣的商品经济!
榅勃,木梨
第三,夜间张灯结彩,通宵达旦。“灯烛华灿,竟夕乃止”,这简直就是天上的街市。“此夕浙江放‘一点红’羊皮小水灯数十万盏,浮满水面,烂如繁星”,浙江就是杭州城外的钱塘江,原来,放河灯不仅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啊!最开心的是孩子,“闾里儿童,连宵嬉戏”,一夜疯不够!
放河灯
上面提到吃螃蟹是不是?秋风起,蟹脚痒,我们索性铺陈开了讲。
中秋碧云师送蟹
元 张宪
天风吹绽黄金粟,檐前老兔飞寒玉。
客窗不记是中秋,但觉邻家酒浆熟。
泖田秋霁稻未镰,苇箔竹断收团尖。
红膏溢齿嫩乳滑,脆美簇簇橙丝甜。
无肠公子夸矍铄,两戟前驱终受缚。
靥心昼暖白玉脐,夔牟夜泣红铜壳。
曲生风度亦可怜,且对霜娥供大嚼。
酒后高歌绕碧云,九峰一夜霜华落。

诗句非常朴实无华,没有对月光的感慨,没有羁旅的愁绪,只有对吃的热爱与执着。

中秋时节,“泖田秋霁稻未镰”,晚稻还没有收割,“苇箔竹断收团尖”,用竹篾编制的笼筒来捉螃蟹;“团尖”是螃蟹的别称,身体是团的,爪子是尖的。
“红膏溢齿嫩乳滑,脆美簇簇橙丝甜”,紧实橙红的蟹膏,香甜溢齿。
“无肠公子夸矍铄,两戟前驱终受缚”,哪怕你精神矍铄、张牙舞爪,哪怕你两只钳子就像大戟,最终还是像吕布一样被绑成个粽子!“无肠公子”,也是螃蟹的别称,这个词儿我们在《红楼梦》里经常能看到。
“靥心昼暖白玉脐,夔牟夜泣红铜壳”,上好的螃蟹是在清水和新鲜的水草上长成,肚脐白花花,没有一丝污泥;蒸好的螃蟹,蟹壳不就是红铜的颜色嘛!

中秋节的吃,怎么能缺了月饼?

月饼
清 祁启萼
中秋节物未为低,火烘罗罗出釜齐。
一样饼师新制得,佳名先向月中题。
月饼的起源,说法不一。也许,唐宋时期已经有了“月饼”的雏形;但是,现代意义上的月饼,应该是在明清时期出现并传承下来的。这首清朝人写的《月饼》,给我们留下了当时的制作场景。打月饼,需要专业的“饼师”,和面、塞馅,放到“釜齐”,就是平底锅上烘烤。“火烘罗罗出斧齐”,“罗罗”,就是圆饼子的意思。

饼师

现在市场上的月饼,花样百出、千奇百怪,论门派,有苏式、广式、京式等等;论馅料,有鲜肉、豆沙、蛋黄、五仁、榴莲、韭菜乃至冰激凌。但是,大诗兄记忆中的童年,月饼总是这样的:捏起来扑簌簌地掉渣渣,掰开来是暗红色的豆沙和“红丝绿梅”,吃起来能感受到发齁的冰糖和猪油。事实上,我们小孩子最好奇的是:“红丝绿梅”是怎样一种神奇的东西?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将冬瓜、葫芦等瓜果切丝,染上色素、用糖腌制。哎呦,知道了也就不好玩啦。

来源:草地周刊(ID:caodi_zhoukan)

作者:大诗兄


监制:葛素表

编辑:王朝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glis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