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新年俗遇上旧传统,年还是那个味儿

585090660253040660.jpg

资料图:民间艺人在山东省潍坊市青州古城景区表演舞龙灯。

近两年,各种各样的回乡见闻充斥春节期间的互联网,比如,上海的媳妇受不了江西的饭菜,返乡的博士觉得乡村生活愈发迷茫。今年,“山东女人过年不能上桌”的传闻又被炒热了,有人竖起忠信孝悌的标杆,有人称颂自由平等的价值,就这样,个别的、偶发的、不显著的家庭现象在众人的围观下被夸大为传统文化的“精华”与“糟粕”之辩。

好好回家过个年,怎么搞出这么多似是而非的“返乡见闻”?究其原因,还是不同生活背景、知识结构和思维模式的社会群体在春节期间高频交流过程中产生了“认知错位”。试想,国贸的外企主管Jennifer一回到东北老家就成了房前屋后端茶送水的翠花,不但要被七大姑八大姨刨根问底地打听收入、婚姻、子女,或许还得向比自己年龄还小的“长辈”磕头拜年,心中很难不起波澜。

在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下,城市往往被建构成文现代、进步、开放、先进的形象;而乡村则经常被贴上传统、保守、封闭、落后的标签。不可否认,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存在诸多结构性差异,但若因此断定这种差异根深蒂固甚至难以调和,也是一叶障目、大错特错了。

近年来,伴随着城镇化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网购年货也不再是城市居民的“专利”。在江西新余,涌现出一大批本地涉农电商平台,286个村委一级电商服务站点,覆盖率为73.52%。农民不仅可以在电商平台上购买农资产品,还能享受到优惠优质的工业品和高档消费品。智能手表、智能手环成了乡镇农村居民节日新潮的选择。

与此同时,传统民俗活动也受到城市居民的追捧。在北京,无论是以“盛世古坛,创意新春”为主题的地坛春节文化庙会,还是以“红楼梦”为主题的大观园红楼庙会,纷纷将目光锁定“庙会”这一传统民俗形式。12家春节庙会,发放30万张庙会门票,共有500万人次参与活动。除了逛庙会,赛龙舟、赏花灯等各地特色民俗活动也屡屡受到春节出行游客的好评。

在传统习俗与现代社会秩序相融合的过程中,年味儿并没有变淡,只是换了种形式存在。由此可见,现代与传统之间并非横亘着难以逾越的鸿沟,而是敞开着与时俱进的大门。新年俗与旧传统之间也决不是泾渭分明。从一个农耕社会的祭祀仪式到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庆的节日,这两千多年里,春节一直随着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自发地“移风易俗”——纸张的发明让桃符换成对联,电灯的出现让灯笼只剩空壳,移动支付的盛行让红包在虚拟界面传递。春节之所以源远流长,正因为它并不拘泥于某种固定不变的仪式,而是鼓励人们以自己的方式去参与、去品尝。

其实,无论是代际的分歧、城乡的差异,还是现代与传统的争论,都只是岁月长河中一朵朵浪花。如果我们把镜头再拉长一点,会看到更加广阔的历史图景:改革开放的车轮驱动新时代的中国不断前行,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道路上,老与少彼此理解,城与乡携手并进,旧与新交相辉映。(海外网评论员 王法治)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1549164353421368.jpg

海外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