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吉维拉塞克拉帮离婚男人找真爱

有个想法一直在曼吉维拉塞克拉(Manj Weerasekera)心头挥之不去。这位高管教练经常与商界高管会面,虽然主要是谈论工作,但后者往往也会透露些家庭问题。只有在将工作上的问题委托给他以后,他们才会安心地聊一聊自己的私生活。

维拉塞克拉穿着一件海军褶领针织套衫,今年50岁,是一名离异男士。他说自己经历了“快乐离婚”,也就是和妻子友好地分手,而不是庆幸终于摆脱掉了自己的妻子。维拉塞克拉觉得离异男士需要帮助,他们需要的不是治疗专家而是咨询服务。维拉塞克拉提供这项服务至今已有3年时间,他说40%的工作是引导离异人士找到理想伴侣。

此类服务可不便宜。维拉塞克拉每月收费高达2500法郎,服务包括在其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办公室里进行90分钟的面对面私人指导,以及不限次数的电话与邮件交流,一个客户的服务周期可能达8个月(不过,他提到他的网站上有免费建议)。

当维拉塞克拉开始研究这个商业创意时,他惊讶地发现,离婚后开始新感情的人们会再度面临过去的问题:“我与人们聊得越多,越是发现有种规律……很大一部分男人最终娶的是同一种女人,只是外表和前任不同罢了,”他说。

维拉塞克拉原来是NCR的一名工程师。NCR被AT&T收购后,他又在拆分后的公司中任职。他对“业余心理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并接受培训,希望成为一名高管教练。最终他决定离开公司单干,指导银行、电信、石油企业的高管如何转变思维模式。

干了几年帮助专业人士提升职业发展的工作后,维拉塞克拉开始研究为离婚男性提供帮助的市场空间。他发现这个领域几乎不存在竞争。“我发现美国只有一个像样的高管教练,还有一个是教男人们如何隐藏资产的,”他说,“这个空间太大了,它需要大量的好教练。”以男性为目标群体的图书在上世纪70年代就陷入了困境,这些书要么为离异男士提供约会方面的建议,要么就是某些“泡妞达人”写的猎艳攻略。

实际上他的服务对象相当明确:40岁以上的男性高管(“中级到高级管理人员”)。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想找长期的理想伴侣,并从他们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他说,这全靠转变观念。在职场中也有对应的情况。维拉塞克拉发现,他的客户认为离职就能解决职业上的问题。“人们常常逃避自我,但是他们不明白自我却如影随形……(他们)必须转变思维。”

他的很多客户觉得改变私生活要比改变职场生活可怕得多。衡量成功的标准就是客户说:“实际上这并不可怕,我知道该做什么……我现在对自己更有信心了。”维拉塞克拉坚称,自己应邀参加了一些婚礼,都是以新郎教练的身份被介绍的,只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才被介绍为约会大师。

他说,离异男性要克服的最大一个障碍就是对前妻的敌意。维拉塞克拉表示,太多离异男士会在第一次约会时抱怨前任。“那有多大的吸引力?”(如果你不确定的话,答案是没多大吸引力)。“所以我们要做的是丢掉包袱。这并不意味着你要消除过去发生的一切,只是抑制其影响而已。”

在瑞士西南部的hotel,他家附近一家酒店的酒吧里,维拉塞克拉抿了口薄荷茶,用精确的语言讲述着。他不建议人们在第一次约会时掩饰这一点——如果人们还不能心平气和地对待过去,日益加剧的怨恨和愤怒只会在随后爆发。

下一步是“设计”客户想见的“女性类型”。尽管很多人注重外表,但维拉塞克拉坚称,大多数客户渴求的是“在一段感情中感觉能够做真实的自己。”他以一个向他寻求帮助的典型客户为例。该客户的前妻不再和他兴趣相投,两人渐行渐远。瑜伽是他的爱好之一,但他的妻子不感兴趣。“这类事情(会引发)奚落……导致争执。”

于是维拉塞克拉问了这位客户一个关键问题。“想吸引这样的女性,你需要成为什么样的男人呢?”这名客户需要进行一些自我改善。在结婚20年后,他的形象一塌糊涂:大腹便便、穿着过时,打扮老土。维拉塞克拉给了他一列专业人士的清单,包括采购助理、教练和美容专家等。“男人的错误之一就是认为自己可以打理这些,或者他们不需要做这些事情。为什么不让专业人士告诉你,‘我觉得这件夹克更适合你’呢?”

他还为客户填写网上交友资料提供建议。客户最常见的错误是用网络摄像头拍摄惨不忍睹的自拍照,或者选择已过时20年的艺术照,同时个人介绍也平淡无奇:喜欢散步、阅读周末报纸、以及坐在沙发上看DVD。轻松提到自己是离异人士也非常重要。

在他看来,太多男性离婚后不久就“投入”约会当中(他还认为,女性是过了很久才重新开始约会)。他的一个同事在决定离婚的48小时后就在网上贴出了交友资料。

维拉塞克拉还认为,人们不应再将离婚视为一种失败。他回想起自己的经历,“我们过去在一起的时候挺美好的。”

作者: 许雯佳 ■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glis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