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行“紧急状态”,马克龙的一场政治豪赌

视觉中国.jpg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0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法国进入“经济与社会紧急状态”。(图源:视觉中国)

为了回应已爆发四轮的“黄背心”示威抗议活动,当地时间12月10日晚,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国家进入经济与社会紧急状态,其命令政府与议会立即采取措施,以改革税收规则与其他影响工人阶层收入的政策。

根据法国宪法规定,总统在特殊情况下有权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扩大总统权力。在紧急状态下,议会的权力被削弱,必须支持总统和总理的决议。换言之,总统颁布的措施若与现行法律相冲突,在紧急状态下,依照总统颁布的措施施行。若该措施未能最终形成法律条文,一旦紧急状态宣告结束,该项措施也随机宣告结束。马克龙正通过这种方式在罢工越演越烈的情况下,确保社会公共福利体系的正常运行。

这不是法国第一次宣布进入“经济与社会紧急状态”,在奥朗德执政时期,法国就曾进入过经济与社会紧急状态,旨在使用一系列行政与经济手段来应对法国严重的失业现象,力图在其任期的最后一年里改变失业率不断上升的严峻形势。此次马克龙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说明“黄背心运动”影响已给法国经济带来较大影响,同时马克龙的改革已深陷泥沼,急需加速推进经济改革。

“黄背心”运动是法国过去50年来最严重的一场抗议示威运动,给法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法国央行已将第四季度法国GDP增长率从0.4%下调至0.2%。由于最近几次游行示威中,很多商店遭遇打砸抢,损失严重,各行各业或多或少均受其影响。服务领域因“黄背心”运动的冲击而放缓。交通、餐饮、酒店和汽车维修服务领域的表现都下滑,交通运输流量明显减少,汽车制造商雷诺、标志和雪铁龙订单增长放缓。同时,由于示威活动出现的暴力行为,给消费者心理带来负面影响,他们更倾向待在家中,延迟购物计划,商场客流量下降,居民消费减少。此外,持续近一个月的暴力行为使法国的国家形象受损,外国投资者因此更加谨慎。

马克龙在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时宣布了多项让步措施,包括免除对加班所获收入的一切税收、不再对月收入低于2000欧元的退休人员提升社会普摊税的税率等等。可见马克龙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贫富差距,尽管只是杯水车薪。

对油价上涨的不满只是“黄背心”风暴的导火索,真正深层次原因在于社会公平未能实现。纪尧姆,一位马克龙曾经的追随者,近来频频出现在‘黄背心’脸书主页中,他表示,法国平均工资水平长期不变,各种税费却在增长。随着西方国家资本与劳动矛盾积累,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反映出西方国家没能解决好市场效率与社会公平的矛盾。但在经济增速放缓、维系高福利的情况下,减少财税收入意味着法国政府的公共预算赤字增加,赤字的增加也有损经济的长久发展。

马克龙深知法国经济高成本、高负债、高失业和低增长的症结所在,所以在上台后的一年半内推行多项自由主义色彩浓厚的改革政策:取消、减少巨富税和金融交易税,松绑劳动法、提高福利制度“效率”等。有评论指出,马克龙的改革有“百日维新”之感。在其火速推行改革的过程中,有些得以落实,但不少措施受制于财政状况因而大多是“拆东墙补西墙”。经济活力的释放需要时间,民众在未看到改革红利之际却首先感到“钱包”被掏空,不免失去耐心。

如今法国经济社会改革已经进入最艰难的阶段,随着改革进程的放缓,此前改革本身的问题集中爆发,民众的不满又牵绊住继续推进改革的步伐,马克龙似乎陷入泥潭,面临进退失据的尴尬局面。

面对法国经济疲软的现状,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可以说是一场政治豪赌。在扫清政策落实程序的同时,一旦采取不当的政策,将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会引起民众更大的反抗。紧急状态期间的政策,一旦能通过民众的考验,在共和前进党占大多数的国会中最终获得通过并已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的可能性也较大。(人民日报海外网 戴尚昀)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海外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