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快速在公开市场上变现的才是投资,否则,都是泡沫

2013年毛主席诞辰120周年纪念之际,欧洲公务专营的合伙人刘一一设计了一场毛戴两家后代见面的纪念活动,弥补了一场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的遗憾,并组织亚、欧、美、非艺术名家赴湖南韶山记录这一历史场景。

因此一举,创意独到,策划新颖,闻名画坛;也因此善缘,结实了中外诸多著名画家。而后经常有画家本人、画家经纪人、文化传播公司、艺术品收藏人等等个人与团体,联系欧洲公务专营,希望合作策划文化活动,炒作画家与作品。刘一一先生一一拒绝了。下面说说为毛这样决绝。

  • 第一,马未都先生的高论;
  • 第二,袁腾飞先生的玩笑;
  • 第三,《血色浪漫》的触动;
1

 

 

 

 

2
首先说马老的高论:

中国玩儿文物、古董,当代名家,名气没有大过马老的。出于对历史的兴趣、出于对文化的崇拜,欧洲公务专营合伙人刘一一先生几次去观复博物馆、也几次聆听马老的高论。马老说过,什么样的艺术品价值高,就是与重要历史人物、重大历史事件相关的文物,价值高。这种东西无法粗制滥造地大规模制造。比如印象派画里,有一幅-《日出·印象》,是印象派的开山之作,虽然当时是探索阶段,技法、表达方式等方面还不成熟,但因里程碑作用,价值高于其它成熟的印象派作品。
 
这种有历史意义的作品,凤毛麟角,价值不菲,常人无法企及,其它艺术品的价值,因人而异,变化太大,难以估值,玩之危险。

 

2
其次说袁老师的玩笑:

袁老师讲历史出名以后,很多文物收藏者,经常向袁老师请教,并请辨识自己历史藏品的真伪。袁老师讲:自己虽然是懂历史,但却不懂文物!他举例子,即便历史纪录真提及《兰亭序》,您拿一本字帖来,俺也不认识是否真《兰亭序》。没那专业知识!文物行里的规矩:证伪容易、证真难!证伪,您只要看出一点破绽就;证真,您没看出破绽,不代表别人看不出。至于奇石、古玉、玛瑙等,他更说,您喜欢,说多少都值;别人不喜欢,废物一个,一文不值。比如一祖传玛瑙项链,您说值5000万人民币,您拿纽约去,美国人不喜欢这东西,您也就旧货市场卖5美元提现。所以这东西没有标准价值。完全因人而异。
 4
故事中,北京青年,在深圳打拼,倒卖家电,赚钱辛苦,后来发现:赌石头来钱快,于是投入,被骗得家破人亡,朋友反目。赌石头是啥?就是赌玉石。中国人喜欢玉,一种温润透明的石头,有的绿色、有的白色、少部分红的或黄的。弄块儿大石头,不知里面含不含、含多少玉,于是切个小口,看到一点颜色,然后猜里面玉的大小。风险很大,可能就切口那一点儿,里面都是普通石头;也可能里面全是玉。前一种情况估玉购买的人就赔了;后一种情况就赚了。内行都不买的,外行买,基本就是被骗的牺牲品。所以刘一一先生有规矩:不碰不懂的买卖,也不与人合伙行骗,坑人钱财。
 
2
再说《血色浪漫》中的教训:

5

6


谈罢了原因,再谈欧洲公务专营合伙人刘一一先生在现实中,观察的人们对艺术品的态度。

今年4月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搞个活动,文化部来了一位大官。刘一一先生的朋友玩艺术品的,特意赶来巴黎请这领导吃饭。在国内没机会呀。于是刘一一先生作陪。席间有过一段对话,很有意思。
 
文化部是个冷衙门,不掌握批地皮盖房子、平价买石油、公务员进编人事管理等实权,玩得都是风花雪月的虚无缥缈的东西。所以这官员没啥钱,比较清贫。但是他文化程度高,挺会说,把文化产业说得天花乱坠、前途无量,让刘一一先生的朋友投资文化艺术品产业。
 
刘一一先生在巴黎,跟着欧洲公务专营几位合伙人接待过很多大领导,很少有看见企业家捧文化部门领导的。一般都是省、地、市的长官,有实权的,或央企、银行之类管大钱的。这朋友呢,原来做房地产的,现在地产前途模糊,他大笔资金要转行,投别的周期长,感觉艺术品是个方向,所以这才追了几千公里,来抱着个佛教。
 
这个朋友人比较实在,曾经被骗过。俄罗斯一个老骗子,介绍他一幅梵高画,在境外卖给他,价格不菲,他带出画的所在国,要很繁复的报批手续,即便允许出境,入中国海关,也要巨额关税。他现在,拿也拿不走,带回家也不行,还寄托在原来的博物馆,还得付保管费。妈的,想想都气愤。那么多钱,就买了一张过户文件带回家。实物碰不着,还得交保管费和个人财产税、与各种保险。因此提醒各位,在海外玩儿艺术品,小心啊,别被套。老外骗子的。装高雅的更多。
 
这官员唾沫横飞,讲文化产业前途无量、艺术品收藏空间无限!看不惯他欺负老实人,刘一一就逗他:
 
原来的画家,画为毛值钱?因为有社会实用性。那时候没照相机,一个人要想自己模样被后世记住,就得花钱请画家画。这就是米开朗基罗、达芬奇等当年为毛富裕?相当于证件照的照相馆啊。米开朗基罗还画壁画,相当于装修公司嘛。照相机一发明,画家的收入就缩水了。
 
这官员怕唯一的准备投资艺术品的大老板,被刘一一给说跑了,毁了他以后一个送钱的财神爷,就说刘一一是要饭的,吃不上饺子,就以为皇帝天天吃饺子。说艺术品之所以贵,有升值空间,是因为有“唯一性”!艺术品市场前途无量。
 

刘一一继续跟他逗:唯一的东西就值钱吗?

刘一一在餐巾纸上画了一幅地图给这官员、然后说,您看这个唯一的画作,值多少钱?未来升值空间多大?您看用它,结账咱们今晚的餐费如何?要是我名气不够,您老位高权重,德高望重,声名远播,不如,您画一幅,跟老板抵餐费?看老板同意不?他老人家还不服气,说文化是个产业,前途不可限量!
 
欧洲公务专营合伙人之一刘一一先生又给他举例子:
 
早前,青海省一位领导,来欧洲公务,要欧洲公务专营帮忙。说他们那有个湟源县,有三百多位唐卡艺术大师,每年创作唐卡艺术作品很多,卖好多钱,据说要投资专业学校,十年,培养一万名唐卡艺术家,让全县收入翻几翻,全县脱贫致富。刘一一问这位文化部官员:领导,您说,这可能吗?
 
全县一共一万户,基本藏传佛教信徒,有挂唐卡的需求,有人画唐卡,有人买,挺好的。如果家家都有一个唐卡画师,家家自己做,谁买别人的?那不成了自产自销的封建经济?唐卡这东西,能外销吗?不是藏传佛教,谁家里挂这个?西欧人喜欢吗?西欧基本信基督教,他们不能把唐卡挂正堂跟耶稣与玛丽亚争主位吧?如果挂厕所,不是恶心佛教吗?那有必要卖给他侮辱吗?伊斯兰教不信画像,如果拿到手上给毁了,那不是对佛爷的大不敬?外国,基本上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地区,由此看来这东西不能出口,只能内销。内销市场有限,不能供大于求,跟产能过剩的钢铁似的。所以,目前供求就挺好,千万别投资扩大生产,否则后患无穷。当民间艺术就OK,千万别产业化。
 
欧洲公务专营合伙人刘一一先生接下来讲古董或艺术品价值的由来。先讲了马未都先生关于古董与古董相比,哪个更值钱的判断标准,就是第一条讲的。
 
接下来,刘一一先生讲了,资本家为何炒作艺术品。道理很简单,他的财富密度大。比如,一个二战犹太资本家,遇战乱,要逃难,房子、工厂带不走,现金、黄金,能随身携带的,数量有限。可是古董艺术品不一样。一幅《日出·印象》可能值几个亿,很小,可以放袖筒里。可是一亿美元等值的现金或黄金,一个人却搬不动。这就是资本家要炒作艺术品的价格的原因。但是,具备这种价值的艺术品,凤毛麟角,它值钱的原因,前面也已经讲了;其它的,大多不值钱。所以都是炒作。
 
末了,欧洲公务专营合伙人刘一一先生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个小例子,提醒大家不要上了老外画家的当。
 
刘一一先生曾说过,2013年搞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画展时,邀请法国画家,大家还有印象吧?在蓬皮杜中心附近的临街画廊。跟经理谈,画家迅速赶到,非常积极。因为这是一门三年不开张的买卖。后来这几个穷酸画家,竟然说,长沙可以不去,把机票钱省下来,换他们的画作吧。,现在您知道,他们的画作值钱不值钱了吧?除非在画校谋一份教职,或在某机构或公司谋一份设计师工作,否则,独立画家他们基本穷得揭不开锅。所以买画需谨慎,怡情可以,投资升值,有闲钱无事可做,千万别把身家幸福搭上。
 
欧洲公务专营祝大家稳赚不赔。
 
 

文章作者 @F.R.A.N.C.E

图片来自:四川南充书画李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