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州红油米粉:一道诠释千年孝道与乡愁的美食

故乡,是一个人行走天地间扯不断的根,无论你走得多远,总有一种思念牵绊着你;故乡的山水、人情,还有那浓浓的乡音,已融入我们的血脉,无法割舍。离故乡越久,乡愁越重。乡愁里的很大一部分,其实是对地道家乡美食绵绵不绝的回味与思念。

难怪汪曾祺说:“一到下雪天,我们家就喝咸菜汤,不知是什么道理。”著名作家贾平凹说过,“人的胃是有记忆功能的”。远离家乡的人每当尝到儿时美食时,就会唤起对家乡、对家人、对亲情的无尽回忆。也正如《舌尖上的中国》导演张铭欢说的,“中国的美食上寄托着许多细腻的情感。”家乡食物的美味永远是启动游子乡愁的那一张“芯片”,让人为之魂牵梦绕。对于久别家乡的广西全州人来说,这张舌尖“芯片”就是一碗碗饱含家乡温暖记忆的全州红油米粉。

全州红油米粉始于秦形成于汉末,距今有2000多年历史。素有“鱼米之乡”、“桂北粮仓”之美誉的全州盛产优质稻米,聪明的全州人利用资源优势将稻米“变身”为圆溜细长的出榨米粉或干粉。全州人喜爱辣味,用智慧把辣椒演绎得出神入化,秘制出米粉的灵魂辅料——销魂的红油,从而大大提升了米粉的精气神!细粉、红油、筒骨黄豆汤,是全州红油米粉的缺一不可“三剑客”,再加入黄豆、葱花,这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便大功告成。

走在全州的街头巷尾,米粉店鳞次栉比。清晨,家家粉店排成了“长龙阵”。“再来二两,多加点红油啊!”熟悉的乡音此起彼伏。“哧溜哧溜”嗍一碗,色、香、味瞬间定格成永恒的美。

千年孝道,一粉传承。红油米粉传说与孝顺有关,可谓是一道绵延千年“孝道文化”的美食。相传,全州大孝子唐国忠见老母亲得病,进食困难,他立即焚香求助嫦娥。嫦娥教他用全州“三辣”(辣椒、生姜、大蒜)做驱寒食物,并熬制红油配米粉,美食让老人家胃口大开,连吃数碗,病奇迹般好了。自此,红油米粉在全州广为流传。如今,全州大力评比表彰地方美食与孝心人物,让千年美食和孝亲敬长的好传统发扬光大。

以前,全州红油米粉还是当地未婚青年男女相识、恋爱的重要载体。在“红娘”的撮合下,若男女初见互有好感,就共同吃碗“定情粉”,美好的生活便拉开了序幕。红油米粉还经常扮演“祝寿庆功”、“年节团圆”的重要角色呢。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人造就一方文化。全州兼萧湘之文运,承秦楚之遗风,因全州人民喜爱吃红油米粉且“怕不辣”的缘故,培育出直率倔强、吃苦耐劳、讲义气重感情、敢闯敢干敢为人先的全州精神。

全州处于湘江的源头,水质呈弱碱性,加上当地种植水稻仍以传统的有机耕作方式为主,所以“好水好米出好粉”。“筋力好、口感佳、不断条”广大客商对全州米粉赞誉有加。 敢为人先的全州人,紧抓机遇,全力打造全国“米粉之乡”。如今,全县年生产米粉6万吨,产值超2.6亿元,迎来了“全国米粉看广西,广西米粉看桂林,桂林米粉看全州”的盛况。占据全国米粉市场半壁江山的桂林米粉,很多也出自全州。

改革开放后,全州红油米粉在北上广、四川、湖南等外省市落地生根,成为广西地方传统食品中的精品。在外求学创业的游子们把浓烈的乡愁揉进一碗碗的红油米粉里,咀嚼一份温暖与感动。

“逢年过节我们就忙了,好多外面的家乡人打电话过来,要我们快些寄干米粉过去,他们爱吃这一口啊。”全州米兰香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汪丽感慨着。

记得张小娴在《离别曲》中有这样一段话:“在异乡孤寂的夜晚,她多么渴望吃一碗最平常的拉面,就心满意足了。拉面只是形式,乡愁才是内容。”我颇有同感。多年前一个初冬,我们几个赴外地求学的学子,为了节省些住宿费,在湘江河畔聊到凌晨三点。骤然阵雨,冷清的街道漆黑而寂寥,寒风里不禁饥肠辘辘。忽然就看到街角的转弯处有一个亮着灯的红油米粉店,过去吃上一碗,顿觉小城给予我们穷学子最熨贴的温柔。

全州红油米粉自其存在伊始就是为了救命除病,而如今,她的魅力不仅是一道千年美食,更是游子思亲怀乡的一剂解药,仿佛在那热气腾腾的红油米粉里,填满了欲诉还休的乡愁。(作者 唐宁远)

来源:欧洲华语广播 录入时间:16-10-17 11:45:14

责任编辑 欧亚时报:Wang KeRen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