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时报》文化沙龙:苏黎世中国国画欣赏交流会

中国国画老师赵运平先生将访问 苏黎世,《欧亚时报》选定在11月12号,星期六中午在苏黎世举办一场” 中国国画欣赏交流会”,欢迎有兴趣的朋友报名!

组织方: 《欧亚时报》

日期: 2016年11月12号中午12:00开始。

12:00开始用餐交流
14:00-16:00 赵运平大师现场画画和大家交流。
地点: 苏黎世林记餐厅
(在 Oerlikon火车站8号出口旁)
电话:044 312 67 91
地址:Wattstrasse 3, 8050 Oerlikon
12:00开始用餐
14:00-16:00
现场画画和大家交流。

聂晓阳(新华社驻日内瓦知名记者)聂老师介绍: 如何认识国画。

(聂晓阳老师的粉丝们别错过这个见面的好机会哦)

重要備注:
当天星期六餐厅已订满位, 想参加的朋友一定要提前报名(不接受临时参加)确定能准时参加的朋友才报名。

餐厅提供火锅和自由点菜,如想吃火锅的朋友需要在报名时注明。

确定能准时参加的朋友请请写上:

姓名:
微信号或电话号:
几位参加:
是否点火锅?:

名额有限,额满为止哦, 谢谢关注!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聂晓阳:宋庄有个赵运平

又是一年秋风至。在日内瓦寓所的书房,我挂上了一幅大写意花鸟画家赵运平先生的菊花。

“秋凉花自开,故人何时来”,画上的题款恰似我的心情。值得高兴的是,运平先生和夫人即将访欧,我正热切地期待他们能尽快和我一起领略阿尔卑斯的秋韵。

古人云菊有五美:“黄华高悬,准天极也;纯黄不杂,后土色也;早植晚登,君子德也;冒霜吐颖,象劲直也;流中轻体,神仙食也”。陶渊明除了著名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外,还有许多咏诵菊花的诗句,比如“秋菊有佳色,白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等句。但每次看到赵老师画的菊花,我也会想起来他曾经告诉过我的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往事。

有一次,一位领导曾慕名求画,赵老师画了幅菊花,结果领导很不高兴,认为菊花专为悼念之用,很不吉利。

赵老师第一次跟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俩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对艺术的欣赏仍然限于喜庆、吉利和装点门面的层次,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赵老师曾感叹说,我们是有数千年悠久文明历史传承的民族,我们的骨子理应有先人风雅的文脉,但在这个粗鄙的物质时代,风雅却恰恰成为最为稀缺的奢侈品。

现代人经常会有各种焦虑,归根结底是心灵缺乏滋养和宁静,我的建议就是不妨接触一下中国传统艺术。身体痛苦,那是上帝提醒你病了。灵魂孤独,那是上帝提醒你该读书了。而内心焦虑,那一定是上帝在提醒你世界上还有艺术这回事。

“腹有诗书墙有画,养心贵在忙中暇。世事无常宜看破,窗外白云案上茶”。这是我有一天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我的办公室里,看着墙上赵老师的画,情不自禁草就的一首小诗。对我来说,中国画的艺术魅力,已经和我的生命以及我活着的每一天融为一体了。

艺术的价值,其实代表的是一个人生命的高度。

中国画的爱好者大概很少像我这样,曾经专门在北京宋庄租住一个小院,把自己的业余时间全部都耗在那里。在宋庄的日子,我接触的画家少说也有上百个,但作品最能打动我的却不是那些头顶着各种头衔的“大家”,而是我几个朋友私下里特别推崇的赵运平先生。

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朋友拿来多大名头的今人之作,在我看来能够超越赵老师的,却屈指可数。别的不说,单就赵老师作品中那种自自然然“毛毛的”、“松松的”感觉,就极难超越。

这种感觉,如同前人画论中的“宁浊勿净”、“宁质勿秀”一样,体现的是传统文人孤寂独立、不媚世俗的格调,也包含着在静谧中窥探宇宙天机、在凌乱中发现自然和谐的哲理追求。

赵老师呢,身在草野而毫无江湖气,真诚纯粹,在人迹罕至的“吴齐大山”,他起码已经站在了半山腰,而且仍在努力地向上攀登,而不是打着一些唬人的旗帜一边在山脚下兜着圈子,一边依靠各种哗众取宠的招式争名夺利。

赵老师曾说,看一幅作品最好先不要知道作者,这样欣赏更纯粹。我深以为然。对于艺术来说,所谓名家只和艺术投资有关,于艺术欣赏反而有碍。在市场上,价格由需求决定,需求在现阶段则主要由一个人的名气地位等“可炫耀度”决定,并且常常和艺术价值互相脱钩。真正的艺术创作和消费,不得不沦落为“少数人的奢侈品”。

的确,对于一个画家来说,创造一个皮相相对容易,而表达骨子里的一种面貌和风格则很难。到了一个更高的阶段,一个画家最大的困难也许就是如何在众声喧哗中坚守自我的内心,保持艺术的朴素和真诚。也就是说,在可以画得很“专业”很符合美协评奖的各种噱头之后,你的作品能不能再朴素一些,能不能再真诚一些,这其实是对一个画家综合修养和内心境界的最大考验。

毋庸讳言,宋庄既是画家村,也是一个名利场。作为宋庄的一员,赵老师当然也不能“免俗”,每年也会参加美协举办的各种展览,有的也能够“入选”。但是尽管他也熟知各种获奖的窍道,但是他最令我敬重的地方在于能够保持定力,坚持传统,坚持做自己。

就像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所指出的,现在美协的获奖作品有太多矫揉造作、工巧做媚的成分。很多获奖作品如果去掉各种名头和包装的话,其实只不过是一个高级装饰画而已,充其量是美术,而不是艺术。

绘画不是科学,不需要绝对和完美。赵运平老师曾说,能够画出不简单但看着简单的东西才是好作品。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技术含量不高,但实际上对于艺术来说,“历尽一切境界”之后的简率非但与普通的粗野杂乱不同,而且更是艺术的更高境界。

很多人认为兰花就那么几根线条,一定是国画中最容易的,其实懂行的人都知道“一世兰花半世竹”,就是说要画好竹子需要半辈子时光,而要把兰花画好可能一辈子都不够。画兰之难,难在其线条柔和劲的把握,即其君子之气与优雅之态的整体表达。

中国大写意画之所以是“写”不是画,就是因为要把简单的东西画出不简单来。比如,自然界中当然没有长方形的竹叶,但在作画时如果有意把竹叶画得方一些,就更能在似与不似之间表达一种苍茫的气息。所以,说到底,国画艺术是一种书写艺术,是不用文字而用笔墨书写的用于案头把玩或壁上观赏的直观的“唐诗宋词”。

所以,运平先生经常强调,有品位的中国画一定首重精神,宁朴毋华,宁拙毋巧。“宁丑怪,毋妖好;宁荒率,毋工整”,那种软美取姿、涂脂抹粉之态,不是匠气就是火气。这与中国传统文化崇尚君子人格是一脉相承的。

一个人一生也许很短暂,“哀吾生之须臾”,但如何让自己心安神凝下来,万物不挠于心,这其实一个画家综合学养的试金石,也是一个欣赏者能够从一幅作品中得到的最大享受。

我常常觉得,对于北京的文化底蕴来说,有一个宋庄固然很重要,但宋庄能够吸引并且滋养出像赵运平这样的艺术家,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line style=’solid’ top=’10’ bottom=’10’ width=’100%’ height=’1′ color=”]

瑞士欧亚集团

瑞士《欧亚时报》隶属瑞士欧亚集团,总部设在苏黎世。

瑞士欧亚集团 | EurAsia Info Switzerland
News, Business, Tours & Tailor Made Holidays
双语新闻杂志 、 文化交流会议 、定制瑞士欧洲商务之旅

欢迎联系我们详询合作
Info@EurAsiainfo.ch
www.eurasiainfo.ch

苏黎世总部
微信号: Swiss7777
Mobile: + 41 (0)79 552 66 66
Phone: + 41 (0)52 534 98 91

深圳办事处
微信号: haomei223
手机号: 150 1280 0231
电话:0755 2357 202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