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已多次申明,新疆在过去三年间没有发生重大恐怖袭击,稳定与发展得以恢复。但这对于当地居民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小名叫‘麻烦’,就像惹麻烦、大麻烦,那个麻烦。”莫吾兰江·艾尔肯今年31岁,白天他照看自家的民宿,晚上则化身为说唱歌手。他自己说,白天干的活只是为了生存,晚上才是为了生活。
“我听到的第一首英语歌是埃米纳姆的《8英里》。太厉害了!我简直震惊了。这就是我想要的。说唱唱出的都是现实,现实的每个角落,”莫吾兰江告诉CGTN。
不过,追梦路上,总要面临现实的挑战。莫吾兰江在过去六年里辞掉了两份国企的工作,因为他想追寻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
“工资非常可观,但我真心不喜欢(那些工作)。人只能活一次,一生一死,绝对没有第二次。怎么活,都由你。如何选择,也由你。我有个梦想,让普通话说唱、让维语饶舌走向全世界。这就是我的梦想,”莫吾兰江说道。
他补充道,“这边的年轻人跟西方人没什么区别,不管是思想、穿着、饮食、锻炼之类的各方面,只是他们没有发现,没有亲自过来体验过这里的生活。如果他们真的来到这,而不是只看BBC或者YouTube上那些新疆纪录片的话,别说是流行,别说是巴黎时装界,站边去!”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把自己的音乐“卖”给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也是一种开始。
一天晚上,莫吾兰江在开滴滴(一种类似优步的共享出行工具)接送客人时, 试图为他的乘客表演说唱,一开始,乘车人并不感兴趣。但是在听完说唱后,乘车人回应道“这首歌唱到我心坎里了。”
莫吾兰江的梦想是成为知名说唱歌手,而21岁的古丽扎尔则梦想着成为一名演员。
“我叫古丽扎尔,是柯尔克孜族,今年21岁,我是一名喀什大学的学生,是外国语学院的学生,”古丽扎尔•吐尔地和CGTN说道。
为了实现自己的演艺梦,她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参加喀什国际选美大赛。最终,古丽扎尔获得了第三名。她的表现也挑战了当地对女孩子该穿什么、不该穿什么以及在公众场合该如何举手投足的刻板印象。
“之前我在电视上看过类似这种选美比赛的大型比赛,我自己也想亲身体验一下,我也想把新疆女孩的美,展现给大家,展现给全世界。新疆女孩的自信、好身材、多元化,各个方面吧,”古丽扎尔说道。
古丽扎尔所在的南疆地区,大学入学率依然偏低。除了资源短缺的问题,一些女性学生也碍于社会压力,放弃了高等教育。古丽扎尔相信更多的女性应该上大学,充分实现自己的潜力。
“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自信,有梦想,有自信就可以勇敢的往前走,一定会实现的,” 古丽扎尔说道。
与此同时,老一辈则在努力学习数字经济的规律。其中就包括阿拉提村55岁的依马穆江。网购和移动支付技术让他的收入达到了原来的五倍。
“现在改变太大了,我们之前只去市场上卖东西,来回浪费很多时间,现在我们在家里可以卖东西,可以挣钱。我们10月份挣了八万多块钱,” 依马穆江说道。
他向CGTN展示他的销售单,“这是我们全国各地的单子,有北京,上海,全国都有。三天有200单。没有互联网的时候,用筐子卖,到市场卖,一天能卖100公斤左右,现在每天有500-600公斤。”
从中获益的不仅仅是依马穆江。去年,新疆农产品的在线销售额增长了45%。目前全新疆移动互联用户普及率已经达到了76%。许多人用手机购物,更多的人用来支付。数字经济正在以其10%的同比增长率,迅速成为当地经济的主要引擎之一。
当然,在新疆,是有对隐私和自由问题的关切,这个问题也值得关注。但同时一个铁打的事实是,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新疆的GDP翻了一番还多。2018年,贫困率跌到了6%以下,小学的入学率达到了99%。这些成就让人们免于贫穷、文盲,远离极端主义。对在这里的不少居民而言,这种“稳定红利”也意味着他们能更好地追寻自己的梦想。
Soues: CGTN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