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带动全球发展的下一个领头人是中国

今年九月,中国将首次以举办方的身份参加G20首脑峰会。要想真正承担起领导角色,这个时机是再好不过了。作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主席应该借此机会,将中国人民雄心壮志的发展计划推广至全世界。具体来说,他应首先明确,正确的发展道路将使所有人获益,然后,对明年的多边投资协议展开讨论。

这个目标在此次峰会上不难实现:G20在协调多边努力方面一直比较成功,例如它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处理方式。其次,实现繁荣发展的因素众所周知:首先科技水平要不断提升,这样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就业;然后应专注于追求人力物力资本的最大化;最后是基础建设投资,目的是削减交易成本,提高效率。

还有一样东西众所周知,那就是现今的发展鸿沟。发展中国家因其人力、金融资本水平低下,发展受限。同时,受其外汇储备不足、外汇渠道单一的影响,它们鲜能进口所需的原材料或设备,攀登至全球价值链的下一环。

要想缩短各国之间人力、金融资本水平的差距,并提高外汇的可获性,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对外直接投资(FDI)。引入FDI并不难,因为发展中国家中资本与劳动力比起来相对稀缺,因此其潜在回报也更高。

但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卢卡斯提到过,资本的流向一直以来都是错误的,它由低收入国家流向高收入国家。这种趋势将发展中国家仅有的资本都榨干,禁锢了它们的发展步伐,并将全球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

Laura Alfaro, Sebnem Kalemli-Ozcan和Vadym Volosovych在《经济与统计学评论》的一项2008年研究中指出,贫穷国家之所以没有资本流入,一方面是因为它们缺少接收投资、便利投资的组织。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国家陷入了僵局,因为它们得先把必要的组织建起来,而这也需要资本。

多边投资协议可以易化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过程,从而解决这个难题。此外,通过建立投资保护和刺激机制、制定争端解决程序和企业社会责任基准、并针对国有企业和主权基金的投资制定管理框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基础也能得到巩固。

世界贸易组织(WTO)是商讨这份协议的好去处。但过去的努力并未取得成功,这一部分是因为商讨结果太偏向于发达国家。然而,在过去的10年里,全球投资环境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因此商讨也应重新上路。正如下图所展示的,时至今日,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对外直接投资(ODI)中所占的份额已越来越大。这就表示,某些新兴市场经济体自身正在变成资本的来源,因此,不管放在未来哪种投资框架中,它们都将扮演不可忽视的角色。

Image: Project Syndicate

中国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正如下面这张图所展示的,中国从FDI中获益良多,现在它正努力提升自己的ODI。

Image: UNCTAD Project Syndicate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中国在2013年已成为其他国家FDI的第三大来源国,并预计将在2016年首次成为资本净出口国。考虑到中国的“走出去战略”(刺激本土企业对外投资)和“一带一路”理念(建立洲际贸易基础设施)所带来的双重影响,这种趋势只会愈演愈烈。

时间为证,在未来,中国很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FDI来源国。从FDI接收国到净贡献国,这几十年的蜕变终于让中国以完美的姿态站在了G20全球发展议题的最前沿。

为了引领这些议题,中国应构建切实可行的发展框架,树立具体目标,并在时间轴中清晰地标明每个阶段性里程碑的预计实现时间。就目前来看,我们应为发展中国家建立一个不具拘束力的投资便利化框架,这将是我们的下一个里程碑。从整体来看,协议应强调包容性和诚信交易,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培养一种有益的经济增长环境。

作者:林毅夫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教授和名誉院长。

来源:达沃斯博客与世界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联合刊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