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驻瑞士大使耿文兵就香港问题接受瑞媒专访

2019年8月28日,驻瑞士大使耿文兵就香港问题接受瑞国家广播电台(SRF)知名栏目“时光回声”记者专访,全文如下:

记者:大使先生,数周以来,香港示威活动受到广泛关注,SRF驻香港的记者也发回了很多报道,请问您如何评判当前香港局势?

耿大使:我对你主动提出希望了解我的看法表示赞赏。近期以来,瑞媒涉港报道很多,其中大部分都是引用其它西方国家媒体带有偏见和倾向性的报道,出发点和报道内容都不够客观。从6月份至今,香港的示威活动已演变为暴力事件,严重影响了香港的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严重影响了香港的社会秩序和治安,严重损害了香港长期以来开放、民主、法治的国际形象,严重损害了700多万香港居民正常生活和利益。香港局势发展到现在的程度,主要受到三个因素的影响:首先,以美国为首的外部势力插手和煽动,企图仿效“阿拉伯之春”在香港发动“颜色革命”。其次,参与暴力的人试图通过扩大事态,逃避法律制裁。第三,“港独”分子企图否定“一国两制”,借助外部势力搞乱香港。这些做法都严重违背了香港法律,也与“民主”背道而驰。

记者:示威活动中确实有暴力行为,但也有和平示威者,比如一些示威群众组成的“人链”。请问您对此如何评价?

耿大使:香港回归前,英国殖民者是不允许香港居民上街游行示威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查阅当时的法律。回归后,香港民众享受到充分的民主自由和表达意见的权利,他们拥有的集会、游行示威和言论自由等权利不少于任何一个西方国家和地区。

记者:我可以理解为只有和平示威才被允许吗?

耿大使:你理解得没错!

记者:您刚才提到外部势力干预和插手香港事务。请问有证据吗?

耿大使:我们有充分证据证明美国插手干预。美国电视台也有报道,美驻港总领馆人员公然会见“港独”头目,乱港分子跑到美国会见美高级官员,这是尽人皆知的事情,美国自己也供认不讳。

记者:示威活动始于香港民众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现在则提出更多诉求,如要求普选,独立调查警方使用武力情况等。在中央政府看来,这些是合理诉求吗?中国大陆会伸手协助香港解决目前的问题吗?

耿大使:倾听人民的呼声,了解群众面临的难题,解决社会突出矛盾,这是我们一以贯之的工作方针和要求。香港动乱的起因是一桩普通刑事案件。去年2月,香港一居民涉嫌在台湾杀害怀孕女友后潜逃回香港。由于香港与大陆、澳门、台湾没有司法互助安排,致使犯罪分子借此漏洞逃脱法律制裁。特区政府因此才提出修例,以填补法律漏洞。由于修例前对民意缺乏足够了解,解释工作也做得不够到位,才导致了抗议示威活动的发生。但两周后,特区政府宣布暂缓修例,说明特区政府倾听了民众的意见。按说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但外部势力和“港独”分子进一步煽动事态持续升级使事情性质发生了改变。

群众有诉求,作为执政当局,应该倾听。但诉求应该符合法律,符合绝大多数香港民众的利益。香港特首是由香港人自己选出来,中央政府任命的。香港回归后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要强调的是,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高度自治是中央政府授权下的自治。香港回归22年来,“一国两制”实践受到充分认可,迄今没有一个国家对这一点提出异议,事实也证明,这一创造性制度安排不仅保持了香港22年来的稳定,而且使香港比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更加繁荣。“一国两制”,“一国”是基础和前提,香港一些人,尤其是年轻人对历史和现实都缺乏基本的了解,对自己的祖国也缺乏了解,极容易受到外国势力的唆使和煽动。

中央政府愿意倾听香港民众的呼声,但解决问题还是要依靠港人自己。“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不会改变。恢复稳定、发展经济、健全法制才能有效解决香港面临的问题。同时,对于暴乱分子,必须依法进行惩处,否则难以保持香港长期稳定。至于谁是暴乱分子,必须由香港司法机构依法界定。中央政府支持特区政府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我们将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并坚持这些原则在实践中不走样、不变形。

与此同时,中央政府希望香港分享到内地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红利,加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建设全世界最大的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就是为了将香港澳门更好地与内地连接起来,让港澳分享内地发展红利。

我想再次强调,“一国两制”不容挑战,任何搞乱香港的图谋都不可能得逞。

记者:香港示威活动已进行了数月。示威者和特区政府之间的对立仍在继续。您认为如何才能解决问题?

耿大使:我们支持特区政府采取措施恢复秩序,惩处暴力犯罪分子,也支持特区政府与民众开展对话。止暴制乱、恢复稳定是开展对话的前提,暴力行为必须受到法律制裁。同时也要倾听群众,尤其是年轻人的心声。香港的社会治理和财富分配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贫富差距较大。如何让年轻人看到美好未来,这一点很重要。应该让年轻人明白,他们是香港的未来,如果香港继续乱下去,经济垮了,他们将是利益受损最严重的群体。

记者:谁来恢复秩序呢?是香港警方还是大陆武装力量,比如驻扎深圳的武装力量?

耿大使:我前面说过,“港人治港”的原则不会变,恢复香港秩序首先要依靠香港特区政府,这需要香港行政、司法、立法等机构通力合作。但如果香港动乱继续下去,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中央政府也决不会坐视不管。目前看,我个人相信特区政府有能力解决问题。

记者:深圳有没有可能援助香港警方?

耿大使:必要的时候,全中国人民都可以支援香港。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在过去中国积贫积弱的时候被英国强行“租借”,1997年才回归。香港就像是失散多年回归家庭的孩子,祖国母亲格外关心和疼爱。所以我们决不会眼睁睁看着香港乱下去。而且,相比香港700多万民众,乱港分子毕竟只是一小撮,成不了气候。相信特区政府有能力解决。

记者:您说只是一小撮。但是根据报道示威人数高达170万,其中和平示威者占了不少。中国能理解和平示威者的不满情绪吗?

耿大使:首先,170万这个数字是暴乱分子自称的,与事实相差很远。我前面说过,和平示威在香港从来都不是问题,但暴乱行为改变了示威活动的性质。示威活动自6月开始,两周后特区政府就停止了修例工作,这正是特区政府倾听民意的体现。

在社会治理方面,我认为香港和瑞士可以加强交流。香港与瑞士人口数量接近,发展程度也相似,都是高度发达的经济体,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瑞士在法制建设上,特别是在外籍人口管理上有一些做法可以借鉴。

记者:我注意到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中国媒体只报道了暴力行为,却没有报道警察使用武力的情况,为什么只描绘出示威活动的暴力一面?

耿大使:因为现在问题的症结就在于暴力行径。香港警方依法执法,必须维护法律的尊严,对暴力活动必须依法惩处。我希望西方媒体在看待香港问题时不要搞双重标准,应该客观公正让公众了解事实真相。同时我要提醒,包括瑞士在内的西方国家均在港有大量利益,香港保持稳定与繁荣,符合各国利益。

记者:中央政府将如何支持特区政府与民众开展对话?

耿大使:我们支持特区政府广泛征求民众意见,坚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则,相信香港特区政府可以治理好香港。

记者:深圳发展很快,我岳父就在深圳投资建厂。以后深圳在重要性和地位上会取代香港吗?

耿大使:深圳发展确实很快,经济总量已超越香港。不少香港人都前往深圳工作生活。不仅深圳,内地其他城市发展也很快。但香港的特殊地位不会改变。中央政府支持香港调整政策,发展经济,但稳定是关键前提,没有哪个投资者愿意到动乱地区投资。中国已明确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未来深圳在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和生态文明等各方面都有可能成为模范。我们希望港澳地区与周边内地城市保持同步协调发展,分享内地发展红利。

记者:香港的问题就谈到这里。今年2月,我在对您的采访中就谈到中美贸易争端,半年过去了,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中国如何评判过去几个月美国对华态度?

耿大使:中美双方仍在就贸易摩擦开展谈判,寻求解决方案。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让两个事实越来越清晰。一是特朗普政府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二是贸易战没有赢家,美国发起贸易战,自己的损失并不小于中国。中方对中美贸易摩擦的立场一直没变,要谈,谈判的大门始终敞开,要打,中国也不怕。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中国对外贸易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因为我们的内部市场有很大的潜力。

美国一系列动作的根本目的不在于贸易逆差,而是试图全方位遏制中国发展。过去一百多年间,美国对所有排名全球第二的经济体都进行了打压。

最后,我想告诉该节目的所有听众,中国有发展的权利,中国人民有过上好日子的权利,试图阻止中国的发展,不愿让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是不公正的,也是不可能的达到目的的。中国强盛不会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只会成为人类发展的积极贡献者。

记者:感谢您接受此次专访。

来源:外交部网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