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美发动贸易战是“自残” 须知中国无法被打败

  5月10日,美国将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特朗普政府还声称将对所有中国产品加征进口关税。中美贸易战对两国乃至世界经济增长的影响程度如何?将造成什么后果?一段时间以来,经济学家和分析人士对此有不同看法,但绝大多数人同意:关税将以高物价的形式转嫁到消费者或企业身上。

  对中国产品征收25%的关税,加上此前美国对全球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特朗普政府对进口到美国的商品的课税总额已达约700亿美元。如果全部由美国企业和消费者承担的话,相当于美国21万亿美元GDP总额的0.3%。如果特朗普政府对其余从中国进口商品再征25%的关税,将再增加750亿美元,等于再加上了一个0.3%。

  美国投资银行高盛的首席经济学家哈齐亚斯估算,已执行的关税对美国经济的打击约0.15%;全部加税的话,美国经济可能萎缩0.25%。瑞银集团的评估结果还要更严峻一些,该集团分析认为,未来半年,5月10日的新增关税将使美国的GDP缩减0.25%~0.35%;如果美方对剩余从中国进口的3250亿美元产品再征收25%的关税,美国的GDP将再萎缩1%。

  英国牛津经济研究院也给出他们的测算。该研究院表示,如果中美相互威胁加征的所有关税都实现,中美两国的GDP将分别下降0.8%和0.3%,美国的农业和中国的电子产品制造业将非常显著地感受到后果。华为公司表示,在其全球700亿美元的采购中,美国产品约占110亿美元。2018年华为公司的主要供应商大会情况显示,在与会的92家公司中,美国公司多达33家,甚至超过了中国(25家)。据《华尔街日报》统计,2018年,高通67%、英特尔26%、英伟达24%、苹果20%的营收来自中国市场。

  《华尔街日报》认为,美国政府打压华为公司,将使美国高科技公司受到严重影响。电子产业的全球供应链和布局,牵动着大量的金融资本和国际利益,调整过程对中美两国都会是一种“剧痛”,并且最终只能以妥协结束。据《华尔街日报》统计,新增关税覆盖近40类、每类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商品,最大的是约445亿美元的手机,其次有372亿美元规模的笔记本电脑、122亿美元的玩具等。特朗普政府豁免了美国最难寻找到替代来源的药品、稀土和一些关键矿产的关税。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不得不承认,“美中双方都会承受痛苦”。对于特朗普关注的美国股市,瑞银集团认为,美国股市下挫幅度会超过两位数。据位于华盛顿的美国保守派智库税务基金会测算,所有加征关税措施带来的负面影响,将完全抵消特朗普2017年签署减税法带来的经济红利。

  美国央行对此高度警惕。5月初,美联储决定维持当前联邦基金利率2.25%~2.5%的水平不变,没有响应特朗普减息1%和重新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呼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中贸易谈判取得进展一度减轻了经济增长面临的风险,但5月10日发生的事情,可能让美联储吃了一惊。近日,美联储亚特兰大分行主席伯斯蒂克表示,视消费市场反应的严重程度而定,加征关税可能促使美联储减息。

  按计划,美方将在6月17日开始对中国出口美国的另外3250亿美元商品进行公开评估。美国学者杰拉德∙塞伯称,当前,包括经济制裁、关税等在内的经济力量,是美国最强也是最恶毒的对外政策武器,而不是导弹、坦克或战斗机。但是,由此带来的一个棘手问题是,美国是否过度依赖经济武器,并且会危及美国的全球经济领导地位?特朗普政府一再使用关税大棒试图迫使他国就范。2017年,美国财政部制裁了包括个人和实体在内的944个对象,2018年的制裁对象规模则超过1000个。塞伯称,虽然迄今为止美元经济圈依然稳固,美元作为基础货币的地位也未发生改变,但是,已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美国领导的金融网络正在缓慢衰退,欧盟正建立自身的支付体系,美元占国际外汇储备的份额由2001年的70%降至61%。

  高关税之下,美国消费者只有两种选择:咬牙买加税后的高价中国商品,或者少消费一点,开始过苦日子。高盛估计,很大的可能是美国经济发生通胀,如果美国对剩余325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扣除食品和能源后的美国核心通胀率将从当前的1.6%大增至2.1%。

  美国服装与鞋业协会主席里克∙霍尔芬贝思认为,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挥舞关税大棒,这是一种“自残”行为,后果会很严重。这同时也反映出,特朗普并不关心加征关税对美国家庭的影响,也不重视依赖全球供应链的那数百万个美国工作机会。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大卫∙魏因斯坦测算,特朗普政府此举将使美国家庭年平均开支增加超过800美元。

  这当然会损害美国经济的增长,世界经济也将受到拖累。5月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称,在全球层面,如果近期宣布和设想的中美两国新加征关税的额外影响扩大到中美间的所有贸易,预计短期内将使全球GDP下降0.33个百分点,其中一半的影响来自商业和市场信心效益。

  这项研究进一步指出,贸易壁垒的增加,将扰乱全球供应链,妨碍新技术传播的速度,最终导致全球生产率下降和福利减少。如果市场把关税视为美国对中国开展“新冷战”的手段之一,这种地缘政治竞争将使市场承受更广泛的风险。

  特朗普说,“贸易战不错,容易赢”。对此,美国评论人士布雷∙斯蒂芬斯认为,中国不是苏联,特朗普也不是里根。美国必须认识到,中国无法被打败。美国视中国为对手,但应该尽可能避免将其树为“敌人”。因为,美国和全世界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是中国经济被搞垮或者中国民意被羞辱。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Keren Wang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