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明镜》(Der Spiegel)周刊杂志的英文名字实际上是“镜子”(The Mirror)的意思。2020年第六期德国《明镜》周刊的封面图片是一个戴着防毒面具、护目镜、耳机和红色帽衫的人,恰恰映射了该周刊编辑种族主义的丑恶嘴脸,标题“新型冠状病毒 中国制造”实际上是“种族主义怪物Spiegel(斯皮格尔)的丑陋面孔”。

       针对这篇辱华报道,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在其官网也就此表明立场。丹麦《日德兰邮报》也发布了一幅辱华漫画——将冠状病毒置于中国国旗上。个别美国媒体还使用了恶劣的种族主义术语“黄祸”。所有这些描述都反映了一个丑陋现实,即在“西方价值观”这层薄衣下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

       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多次赞扬中国对疫情的出色处理,并指出中国已经制定了处理此类问题的新标准。中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后的几天内就公布了新变种的全基因组图谱,这不仅让其他国家的科学家更容易开始研究可能的疫苗,也反映了中国在过去15至20年间在生物科学领域取得的重大突破。其他卫生官员表示,武汉地区政府的回应和信息的传递也是“最先进的”,自12月31日以来,每日更新的信息中也包含了大量令人印象深刻的新信息。

       把任何一种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是愚蠢的,就像说一个人得了流感或生病是他的错一样愚蠢。病毒可以发生在世界任何地方,也可以发生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身上。从最近对冠状病毒爆发事件的反应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我们能看出国际社会中谁有能力应对威胁全人类的危险,谁是井底之蛙,谁有先见之明。

       如果欧洲和美国想在谈论“人权”和“西方价值观”时显得可信,那么他们应该与中国携手合作,共同抗击冠状病毒。冠状病毒以及每年有数十万人死于流感并发症的事实表明,当务之急是突破对生命过程的基本认识,以便克服目前威胁生命的疾病难症。欧美等国还应在国际议程中着眼于面向未来的合作,如扩展至西亚和南亚以及非洲的“一带一路”倡议,参与太空丝绸之路国际合作。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应该反思一下戈特弗里德•莱布尼兹(Gottfried Leibniz)判断的现实性。他说:“无论如何,从道德日益堕落的角度来看,在我们目前的状况下,中国传教士有必要被派到我们这里来,他们可以教我们自然神学的应用和实践……因此,我相信,如果要推举一位智者来裁定哪个民族最杰出,而不是哪个女神更美丽,那么他会把金苹果交给中国人。”

       我认为莱布尼兹要比《明镜》,《日德兰邮报》和《纽约时报》要智慧得多。(翻译:杨清清、张灏筠,责任编辑:王鑫)


来源:中国网

作者:黑尔佳•策普•拉鲁什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Helga Zepp-LaRouche) 国际席勒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外籍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