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赵元:外媒评论中国人创作的钢琴协奏曲,气势宏大、旋律感人,能感受到中国人的坚强意志!

(欧亚时报日内瓦消息) 中国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在今年11月11、12、13日在瑞士法语区有三场音乐会及音乐芭蕾舞晚会。为了庆祝中瑞建交65周年和增进中瑞两国的文化艺术交流,为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要在瑞士主流社会和联合国舞台展现具有国际极高水平的演出。

我们想知道这次活动是由什么组织负责筹办的?在哪里演出?有哪些组织团体参加?有哪些名人会出席?活动组织筹办经费从哪里来?带着许多好奇和问题,通过调查,欧亚时报找到了组织这次活动的主要负责人赵元先生,赵元先生很熱情的接受了我们的专访。

赵元3欧亚时报:赵先生您好,据了解,您是一位著名的小提琴教育家;瑞中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创始人;曾经参与创建了瑞士华侨华人联合总会,您曾任瑞士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和瑞士华侨华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

 欧亚时报:您上世纪80年代赴瑞士留学并留在了瑞士生活, 30年来,您几乎每年都组织有关中瑞的音乐和文化交流活动。可能还有更多历史我不知道的,我知道您最近很忙,要筹办几场大型的演出活动,在了解你们筹办的活动之前,可否先跟我们的读者谈谈关于您个人的一些故事?您是怎么与瑞士结缘的?
 
赵元:我是80年代来瑞士,比较早一批留学瑞士的中国音乐学者,来以前早已毕业于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并在该院任教多年,从事小提琴专业教学工作,本来是一个学者交流的机会,而这个偶然的机会最后变成了一个长久的居住,从此便在瑞士成家立业,来的时候20多岁,时光飞逝,现在已经58岁了。
我从一开始来这就没间断过力推中国和瑞士间的音乐交往,我们很早就成立了瑞中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从80年代开始,相继邀请并举办了《中国少年交响乐团》、《中国青年交响乐团》、《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等大型交响乐团到访问瑞士演出,多次举办中国音乐家独唱独奏音乐会及室内乐音乐会,邀请多位瑞士音乐家及教授去中国演出、讲学,邀请多位中国音乐家及教授来瑞士演出、讲学等等……

欧亚时报:您为什么要这么做?意义是什么?

赵元:我觉得我必须要让瑞士人知道中国人在音乐方面是什么水平,我知道我们中国在音乐教育方面有需要跟西方同行们学习和借鉴的东西,但同时瑞士包括欧洲业界也有很多需要跟我们学习和借鉴的东西,中国的音乐教育水平不低,我们有我们的长处和强项,特别是在儿童音乐教育方面。记得1979年,世界两位最著名的小提琴大师伊萨克.斯特恩和耶胡迪.梅纽因先后来中国访问演出,并到中央音乐学院讲学,在大师班上,被我们的少年小提琴家们的高超技艺和音乐表现震撼,异常兴奋,赞不绝口,梅纽因大师甚至说:“中国将成为世界音乐的中心”;这一场景至今历历在目。我为什么1988年把中国少年交响乐团办来?就是想让欧洲人了解中国少年一代具世界领先地位的音乐水平 ,而当时在瑞士全国的20场巡演,在这方面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都说音乐是人类文明交流最好的载体,也是最容易引起共鸣的,无国界,即使语言不同,文化背景有别,对美的欣赏,对音乐的感动,是全人类共同的。

欧亚时报:您组织这么多的音乐会,华人参加的多么?

赵元:有点遗憾!在瑞士,华人买票听音乐会的比较少,按人口数量来说,比例不高,听众群大多数还是西方人。

欧亚时报:组织这些大型的音乐活动,是需要很多经费的,请问你们的资金从哪里來?

赵先生笑着说:作为一个非盈利的机构,资金不足,首先肯定是自己出钱,第二是热心人士的赞助,还有一部分来自企业赞助,第三是非常有限的票房收入,此次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瑞士巡演,还有幸得到了洛桑市政府及圣普雷市政府一定的财政资助。尽自己最大力量来做,完全是出于对音乐艺术的热爱,和促进两国人民间的文化交往,这种付出,是心甘情愿的。在市场经济社会里,如果没有对音乐艺术赤诚的爱,这条路是坚持不下来的,正如屈原所曰:“路漫漫而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

欧亚时报:您组织过这么多年音乐活动,什么是最困难的?

赵元:资金、时间、票房上座率。每組织一次活动几乎占据了所有组织者的全部业余时间,在音乐会举行的前后阶段,为了节省经费,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几乎所有周末都被占用。关於票房,遗憾的是,现在瑞士,多数年轻一代人和古典音乐的距离越来越遥远,听众群多为中老年人,并出现逐年减少的趋势,有时我邀请年轻的中国音乐家来演出,也是想通过他们来影响瑞士的年轻一代,透视他们的内心,激发他们对古典音乐,这一全人类最高文化意境的兴趣和传承。

欧亚时报:11月份的活动是由什么组织负责筹办的?

赵元:这次活动是由瑞中文化艺术交流协会(Associationd’Echanges culturels & artistiques Suisse-Chine)主辦。中国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出动了最强大的阵容,由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兼艺术总监、著名舞蹈艺术家冯英女士任团长;中央芭蕾舞团副团长、音乐艺术总监张艺先生任指挥。

欧亚时报:我们这次访问主要想知道11月份的活动在哪里演出?有哪些组织团体参加?有哪些名人会出席?

11月11日晚8点在洛桑Théâtre de Beaulieu, Lausanne(博丽奥剧院),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及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学院联合演出的《音乐芭蕾舞晚会》,适逢中瑞建交65周年,晚会得到了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的关心、支持,同时也得到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日内瓦营业部和中石化所属日内瓦Addax石油公司的鼎力相助,得到了洛桑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11月12日由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及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即五个常任理事国)共同主办的《庆祝联合国成立70周年大型交响乐音乐会》,曲目涵盖了五个国家的经典作品,浓缩而震撼。

11月13日晚8点在Centre du Vieux-Moulin, St-Prex演出《圣普雷交响乐之夜》,瑞士华裔钢琴家赵梅笛(Mélodie Zhao)也将与乐团合作演出。音乐会正式曲目前,也将演奏中瑞两国国歌,去年本协会曾在此举办了中国青年交响乐团音乐会,盛况空前,影响深远,在年轻的中国音乐家演奏两国国歌时,很多当地市民激动无比,热泪盈眶,这场音乐会得到了St-Prex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欧亚时报:您组织这么多的音乐会, 哪次的音乐会是让您难忘的?

赵元:我最难忘的是去年8月和11月分别主办的中国青年交响乐团(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合唱团访问瑞士的三场大型交响乐音乐会,中国艺术家的精湛表演,震撼了瑞士观众及联合国各成员国的观众,社会影响巨大,至今仍被各界人士谈论,赞扬;赵梅笛(MélodieZhao)与乐团合作了中国钢琴协奏曲《黄河》,演奏和曲目本身都大获成功,瑞士《时报》音乐专栏记者写道:”⋯⋯这是一部凝聚了所有钢琴高超技术的协奏曲,气势宏大,旋律感人,能从中感受到中国人的坚强意志⋯⋯”。由此可见,音乐艺术的影响力超国界、超越信仰,大大提高了我们中国的国际形象。

欧亚时报:您对将來有更大的计划吗?您的梦想是什么?

赵元:我16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至今的生活一直与音乐紧密相连,从1974年被学院委派到中国山西省的一个农村进行音乐普及教育算起,小提琴教龄已有41年了。就是凭着这份发自内心的对民族和音乐的感情,走到了今天。音乐本身就是一个美好的梦想,我希望这美好的梦一直伴随我的人生。中国的交响乐事业已经很具规模,尤其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更有了飞跃似的发展,据统计,目前中国已经有66个职业交响乐团,从数量上完全可以与欧美等发达国家媲美。

加强中国音乐家对欧洲的了解和融通,把中国的交响乐实力展现在西方人面前,是我将继续从事的事业。同时利用我的强项,在音乐教育方面将中西方文化充分交融和体现出来,并根据这一实践完成一部音乐教学方面的著作,系统的加以总结,音乐的知识应当在音乐演奏中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谈不上什么更大的计划,58岁了,只要精力还可以,身体还行,我就干下去,能干几年是几年。


赵元欧亚时报:我认为很多学音乐的人心中都有过自已的梦想,但极少有人会持续着自已的梦想走下去,赵先生将自己的兴趣和事业紧密结合在一起,他专注和努力、谦卑是我对赵先生的第一印象。在他身上散发出的对音乐的赤子之心与责任感。

曾有位诗人说过:“当艺术不能养活我的血液时,我愿以我的血液养活艺术” 赵先生虽然没有这样说,但他却是这么做的。

赵先生有着青年人一样的干劲、心态和热情,在学海无涯、为促进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大海中奋力前行着。这是最让我们这辈感动和惭愧的地方,也是最让我们值得骄傲的地方。

 

 

2015年10月19日

欧亚时报新闻组

文字编辑/ 谷一珂

图片/ 为本文受访人提供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English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