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瑞士钟表的优势和不足、中国钟表的发展和前景——专访中国钟表实业家刘锦成

瑞士钟表业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它辉煌的背后又有哪些隐患?中国钟表业曾经辉煌,却又缘何历经衰败,而后又在逆境中崛起?《欧亚时报》特别邀请到了在瑞士的中国钟表实业家刘锦成先生,请他和读者们分享瑞士及中国钟表业的辉煌与沉浮。

“ 人物百科:刘锦成,湖北省监利县人。198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国际法系;1992 年10月23日创办珠江钟厂(广州明珠星集团前身)。现为中国钟表协会常务理事、广东省钟表协会副理事长、广东省企业文化协会副会长、广州市工商联常委、番禺区工商联副会长、番禺区厂商会副主席;曾先后被评为1999年度番禺区劳动模范、2002年度番禺区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2003年广州市十大杰出(十佳)青年、广州市第十届政协委员、团中央全国优秀青年兴业领路人、中国西部大开发经济顾问。”

欧亚时报:刘总您好,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专访。我们知道您是武大法律系出身,后来进入钟表行业并大有建树,读者们对您的经历都很好奇,您可以和我们介绍下吗?

刘锦成:好的,那我首先和大家谈谈我自己的经历,我是8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就被分到广州的一个企业。89年我就下海做自己的企业。我在第一个企业就是做钟表,从2002年起我就开始做投资,做天使投资,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就是高压变频器。很幸运的在09年我们创业板的第一批企业上市了。当然现在还有很多投资项目正在慢慢走向自由市场。

过去的四五年我有做一些基金,近两年我把眼光投向了海外市场,开始致力于拓展海外。我的事业主要是钟表,另外还有一个上市公司、一些天使投资项目。

听说现在的大学生有好多不错的项目,瑞士的人很实在,搞中国的互联网是没法搞的,都是搞技术,因而也创造出了好多的产品。听闻瑞士的学生创业的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二,我对此很有兴趣,因为这个成功率放在国内根本不可能,中国百分之二十都没有,是吧?瑞士的成功率这么高,因为瑞士技术相对领先其他国家。

所以大家如果有一些好的项目,可以介绍给我,我自己也可以参与。但是就算我不参与,像我和中国的投资圈、中国的基金、中国的上市公司等,我们是有一个圈子的,所以我也知道哪些企业可以投资这个项目,那么我就可以帮你们牵线搭桥。以上就是我的基本状况。

img_0150-copy照片说明: 刘锦成公司的核心管理高层,中为刘锦成。(欧亚时报摄)

欧亚时报:刚刚在您的介绍中,可以看出您对瑞士技术评价颇高,大家都知道瑞士是“钟表之国”,瑞士钟表如雷贯耳。您在钟表行业打拼多年,必然对这个行业有着很透彻的见解。您是否可以具体谈谈您眼中的瑞士钟表呢?

刘锦成:那我们就谈谈瑞士的钟表行业,钟表行业是瑞士的优势项目。一说到瑞士,就想到钟表;一说到瑞士,就想到银行;一说到瑞士,就想到生物制药。其实瑞士就是三个东西,当然还有瑞士军刀等等,就不扯远了。

钟表在瑞士已经达到了一种,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非常高的境界,绝对是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的。我们也确实是以学生的姿态来瑞士学习的。谈瑞士钟表,如果说的简单点,就是一句话——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在瑞士钟表业(别的行业我不知道,也许别的行业也是这样),是得到了一个最大的体现。

欧亚时报:瑞士钟表业在16世纪中叶出现在日内瓦,至今已有几百年历史,却盛之不衰,在全球有着难以撼动的地位,它们究竟有什么奥秘,您是怎么看的呢?

刘锦成:瑞士的钟表业为什么这么发达?我看到了几个原因。

  • 我觉得第一个就是瑞士有一个庞大的职业教育体系,而中国是不具备这个的。很多瑞士人在初中左右就开始接受职业教育了。瑞士的钟表学校,大大小小几十个,都不大,大概几百号人或几十个人。我知道他们的学校,都是半天学习,半天在干活,开始学习操作设备了。瑞士的职业教育是非常实用,贴近生产的。而中国这方面是欠缺的,或者中国的职业学校比较形式化,和生产脱节。而且,中国职业学校很少有钟表这个专业,就算有,与企业的互动也是比较少的。瑞士钟表行业,还有其他方方面面都强大的原因,就在于它的职业教育。
  • 第二个就是瑞士社会对工匠精神的崇拜和重视,这个表现在几个方面。瑞士的表匠、工匠的地位很高,工资也很高。在中国干活的人就工资很低。瑞士就不同,瑞士一个表匠可能比当官的人地位高得多。比如说我是一个表匠,那是非常受尊重的,而在中国,虽然也不是不受尊重,但程度比起来就差远了。所以说,这方面,瑞士的社会土壤比较好。
  • 再一个就是,瑞士人的职业独立性比较强。比如瑞士人对品质的追求、对一件事情的精益求精,是天生的。比如一个瑞士人给你打工,你要他做一个不合格的产品,他就是辞职不干也不会去做的。而在中国就不一样了,老板让你做你就做,不合格也无所谓。瑞士反之,是有职业化精神的。比如瑞士制造,是有这个职业精神的,才会有著名的瑞士高精密产品,这点是难能可贵的。还有一个就是瑞士人不浮躁,社会也不浮躁,他们不会想着说,要把一个企业一下子做多大。他们的企业都是一百年、两百年做下来的。这就是第二点——瑞士的土壤。
  • 第三点,就是瑞士企业的价值取向。虽然有时我们被瑞士企业弄的很无奈,有时候谈价格谈的我火冒三丈,第一不肯让步,第二太贵,贵的简直离谱,你把价格换算成人民币,简直就要晕掉。单单一个小设备,把它的价格换算成人民币,乘以六点几的汇率,要三百多万。就那样一个东西,价格还不能让步,简直把我气的要命。但其实,瑞士的价值取向不追求物美价廉,他们不兴这个,这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他们心里只有“物美”,没有“价廉”。他的品质就是他的机制,他不追求物超所值,这个和我们中国不一样。瑞士为什么钟表企业这么强大,就是因为他有这个土壤(这是我分析的)。

欧亚时报:我们外行人只知道瑞士钟表名气大,质量好,价格贵,而从内行人角度,瑞士钟表在全球市场上的地位究竟高到怎样的程度,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刘锦成:瑞士钟表业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我和大家讲讲。

  • 瑞士钟表的品牌举世无双,所有中高档的钟表品牌都是瑞士的,别的地方品牌都不能比的,不管是日本、中国还是美国。德国可能还能与之相媲美一点点。说实在话,世界上的中高档品牌都在瑞士。所以我们现在都要弄个瑞士制造了,不然卖不出价格。你说你中国制造或者美国制造,想卖好价钱?不可能。这是第一点。
  • 第二,瑞士钟表企业的效率高的惊人,我和大家举几个例子。首先就全世界手表制造的产量来说,据统计,瑞士只占世界5%的产量,产值占70%;而中国的产量占世界80%,产值只占20%;其他就是日本了,就基本这三个国家在做钟表。当然还有香港,香港也是我们国家的,我当然包括到中国一起了。虽然钟表目前就是瑞士、中国、日本三个国家,但是总产值来说,瑞士就占了70%。瑞士的一块手表,动不动就十几万,二十几万,便宜的也要一两万,再便宜的也要几千块钱。它的效益,从它的产值就能看出来。再者,就是它的企业的规模。它一年的产值就有100亿瑞郎,相当于五六百亿人民币。它有八十多个品牌,庞大的市场经营。
  • 我们中国最大的企业,也是大概四个多亿。罗西尼应该是我们中国最大的企业,是我们比较好的品牌。当然我们的企业产值还比他们高,我们是做机芯的。一个劳力士集团,就两个品牌,劳力士(ROLEX)和帝舵(TUDOR),这两个品牌的产值超过40多亿,为什么呢?这太强大了。瑞士还有历峰集团,十大名表,有六个是属于历峰集团的。这是一个庞大的机制,他们企业的效率、竞争力高的惊人,简直是行业巨人。我们可能子孙几代,都无法与之抗衡,所以瑞士钟表真的非常强大。
  • 第三点,瑞士的手表产业链非常完善发达。首先从设备到材料到工艺到配件,都很强大。我这两年常常到瑞士买材料买配件,一到瑞士就天天往外面跑,见到无数的瑞士企业,他们其实都是很小气,做的东西真是好,但价格也太贵了,每次都下不了手,可因为需要它这个东西,最后还是得买下来。
  • 第四点,瑞士的市场经济力度世界第一。曾经在80年代的时候,瑞士的钟表差别蛮大的,被日本人领先一头,但是瑞士很快就站稳脚跟,把日本人亲手击败。我们中国也撼动不了瑞士钟表的地位。到了今天,瑞士钟表已经成了奢侈品,而且有了人文的因素,地位更是不可撼动了。比如说,你说手表其实做起来是很容易的,所以我建议大家千万不要买瑞士手表,是划不来的。因为这个成本不高,就那几块东西,但瑞士就可以卖到十万二十万。问题是,瑞士人就是能将手表打造成奢侈品。有时候一想,其实瑞士的手表还是要买的,至少比钻石有用。钻石啥用都没有,买钻石干嘛呢。(题外话,我知道读者肯定是有反对意见的,有人会说钻石代表爱情。其实与爱情有啥关系呢,那是以色列人做广告做了20多年来给你洗脑啦。)所以瑞士的手表业是很难与之竞争与之抗衡的。

欧亚时报:谢谢刘总的分享,前面谈了这么多瑞士技术、瑞士钟表的优势。瑞士钟表真的没有一丝的不足和瑕疵吗?对于瑞士钟表的不足,您有什么洞见可以和我们分享的吗?

刘锦成:我从我的角度发现了瑞士钟表的很多不足,这些不足可能成为它未来很大的隐患。

  • 第一个不足,就是瑞士什么东西都太贵了。这是我想到的第一点,什么都太贵,而且还不肯降价,宁可倒闭也不愿降价,过于死板。其实我现在看到很多钟表企业,除了大型企业之外,都在走下坡路。曾经很牛的一些品牌,很多中小型企业都走不下去了,就是因为定价太贵而且还不肯降价。他们价格贵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瑞士的经营成本太高了,不好管理。瑞士经营者和雇员的关系不像中国,我们中国是老板让我们加加班,无所谓的。而瑞士雇员分的特别清楚,他们也不管企业效益,反正我来上班,上完班就走人,至于别的事情和我没关系,你发工资我就来,不发工资我就走人。

瑞士的成本太高,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不够,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员工忠诚度和中国相比都差很多,更别说日本。比如我在瑞士买设备,我就发现,瑞士的设备和日本没法竞争,日本设备价格只有瑞士的五分之一,质量和它差不多。所以这是瑞士很大的隐患,很多小企业越来越经营不下去,随着时间流逝,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20年以后,30年以后,这些不足都会突显出来,变成很大的问题。这些都是需要时间来耗的,就像美国现在很牛,过二十年三十年,中国就比它牛了,因为它不进步而我们在进步,那就把它耗赢了。

  • 第二个不足或者说问题是,瑞士的企业国际攻击力不强,它比较过于安逸,宁愿倒闭,也不愿去外面拓展,攻击力不强,这一点比不上别的国家。现在的销售渠道、销售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其他企业都在做营销,瑞士还是在通过传统渠道在做,没有创新很传统。
  • 第三点,世界进步很快,瑞士钟表的进步空间不大。瑞士所拥有的技术,我觉得我都已经基本掌握了,它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我现在已经基本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再给我五年时间,瑞士做的东西,我都能做的出来。这不是吹牛,只是可能我还没有那个市场知名度,别人可能还不信我的产品,不过10年以后就信了。我们在不断进步,而瑞士人在享受,在享受阳光、空气,所以长足来看,他们不行。当然,世界是变化的,需要点时间,也需要一些有能力的企业家不断奋斗。比如像我,就杀到瑞士来了,向瑞士人学习。虽然付出了很多的代价,但是中国像我这样的人,多得是。我认为,我们在进步,他们没有进步,这也是瑞士很大的不足。
  • 最后一点,瑞士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并不强。比如说智能手表,瑞士人还是有些手足无措的。他们还是传统思维,所以我认为,瑞士是有不足的。但瑞士的这些不足,可能最后也能被他们巧妙化解,我对瑞士不了解,很有可能我这边瞎担心了。瑞士80年代曾经被日本赶超那么多,后来又逆袭了,说不定瑞士人很厉害,这个我就不了解了,我也只谈谈我的观点。

欧亚时报:非常感谢刘总给我们分享了对瑞士钟表业如此深刻的洞见。而您全身心投入中国钟表制造业多年,可以说是一手缔造了中国的“钟表王国”,能和我们谈谈您所了解的中国钟表行业吗?

刘锦成:其实中国的钟表行业曾经是非常辉煌的一个行业。50后、60后的国人可能有印象,曾经的钟表行业有几百个厂,在每一个省,每一个大的市都有开厂。中国的钟表行业,在50~70年代是非常发达的,它的量比瑞士大好几倍都不止。上海手表厂有一大堆,每个城市都有手表厂,而且都是非常牛的厂,所以这个行业在中国并不陌生。但因为中国最开始做的都是机械表,不是石英表。80年代定制工业发展以后,所有企业都被日本人赶超击垮了。当时瑞士的企业差点也快被日本人击垮了,但是瑞士的哈耶克(Swatch集团前主席,叙利亚人)是瑞士的民族英雄,力挽狂澜救活了瑞士钟表。(这个细节我就不谈了,要谈可以说3个小时)

欧亚时报:可是为什么中国钟表最终辉煌逝去,在竞争中为什么没有生存下去呢?

刘锦成:这是因为我们都是国营企业,反过来,瑞士都是民营企业,所以他们能和日本人对打。中国的国营企业一夜之间就颠覆了,所有中国的手表工业在80年代的时候就基本上都完了。那么强大的工业,就被日本了花了不到10年时间,彻底摧毁。我在92年的时候是做钟,不是做手表。后来,中国的国营企业完了以后,另外的企业就起来了。以香港企业为代表的加工手表制造,在珠江三角洲开起来了,他们买瑞士的机芯、买日本的机芯,来这里来加工成表。大家所熟知的很多手表品牌,高端的以外,其实中低端的很多都是在中国做的,或者至少是中国做的零配件。比如说大家所熟知的欧米茄(OMEGA),其实那些配件都是中国做的,那些机芯是中国做的,然后到瑞士一装。当然,百达翡丽肯定不会,劳力士肯定不会,这两个品牌肯定每个零件都是瑞士做的。

那么,这类企业在90年底蓬勃发展。钟表业也是香港的支柱产业,因为它利用了各方面的优势。从90年代开始,中国的国营企业倒了,外资企业上来了。外资企业的管理者其实还是我们中国人,这时候,中国的钟表工业从90年代开始又欣欣向荣了。这时候,世界90%的表都是中国做的。国营企业没有了,民营企业起来了,外资企业起来了,这都得益于我们的改革开放。

 

欧亚时报:在这样的趋势下,您的企业是什么时候展露头角的呢?

刘锦成:我是什么时候起来的?我先是做钟,从2002年开始,我就开始做手表机芯。其实现在中国的手表工业也是很不错的,只是品牌比不上。中国手表工业一个很大的伤痛是什么,就是中国手表的机芯,百分之百进口。这个伤痛如何解决,这个任务谁来完成?那就是我,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从2002年开始,我就开始做这个手表机芯,这是我第一次创业,风险很大。当时我做这个手表机芯的时候,中国手表机芯百分百从瑞士和日本进口。当时,我们做一个表可能只赚三、五块钱,而日本一个手表机芯就要赚我们二十多块钱,牛的很。我当时做手表机芯的时候,就觉得日本人很厉害,瑞士也是。

我从2002年开始做,2004年我们就把第一个手表机芯做出来了。做出来之后,我们就和日本开始对打。怎么打的,我们和大家说一下。我们的机芯一出来,他本身卖十多块钱的机芯,一下掉到8块钱,就为了压制我们嘛,那我们就卖五块钱,然后他四块钱,我就三块钱,他两块钱,我们就一块钱,就没完了。然后我们就谈判,谈判我就要他们退出市场,你们赚了我们中国人那么多钱,当然一开始我也是亏了。他们被迫低价,我们也低价,就这样和他们价格战打了五年,彻底将他们赶出了中国市场,中国的市场基本上被我占领了,请他出局。他们还是做一些中高档的,我们是做一些中低档的。

我通过五年将他们逼出去了。但是,我们做的是中低档的,其实利润也很低,只有个别时候有高利润,基本利润都是不高的。于是乎我就在思考,我们总是做中低端的东西行不行?我们要向瑞士学习。日本人我是坚决要将他们赶出去,他们的钟表产业其实就是一些模具,就那点东西,我学来就能和对抗;而瑞士我不敢说,因为瑞士我要超过它,也是需要几代人的时间的,瑞士在钟表方面博大精深,所以我不敢夸海口。

欧亚时报:刘总的实业之心着实让人钦佩不已,您在瑞士多年考察和学习,并且在瑞士有自己的工厂,这对于发展我们中国自己的技术,肯定大有收获,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刘锦成:从2012年开始,我收购了一个瑞士快倒闭的走专机芯企业,价格很低。买回来之后我们就开始研发机械表机芯了。这真的很难做,我和卢总工,还有这里的毛总经常到这里来买设备。做零售已经三四年了,到现在样机才出来,你看都多久了?因为我们要的是瑞士品质,如果是中国品质就不用做了。就是因为一定要瑞士品质,所以我们买的是瑞士的材料,瑞士的零件,瑞士的设备,用的是瑞士的工艺,整个瑞士的一套。其实后来我发现,这一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说穿了就是一张纸。我们也有我们的方法,所以我认为我们数量上超过瑞士,肯定是可以很快做到的。

但是,附加值、品牌、技术上超过瑞士还需要时间,数量上我认为,再给我五年时间,我一定是超过它,成为机械表机芯世界第一的。但是说中国超过瑞士,这个我不敢说。我们对瑞士,不像对日本,我们是充满敬意的,我觉得它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因为日本钟表就那么两个企业,也没什么职业教育,而瑞士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太多了。特别是你去看瑞士名牌钟表的厂房,就是小小的一个地方,我觉得这个真是了不起。如果这么大的品牌放在中国,我们还不搞个几万人?在瑞士不是这样的,你不得不佩服这里的人。

第一,我在这里开始研发。

第二,我有一个关键的零部件,是手表机芯里的游丝和发条,这个东西在中国是做不了的,这个东西不做我们不可能达到瑞士品质,所以我又花了近几千万人民币,在这里建了一个厂,专门做游丝和发条的一个瑞士工作室。现在已经差不多快做出来了,游丝可能今年年底做出来,已经干了两年了,瑞士人做事太慢了,急得我这辈子再也不想找瑞士人做事了,可是不找又不行。发条可能到明年年底,反正他们不着急。因为我们中国人做事是很快的,效率也很高。

我们中国人是一年365天可能工作360天,这里的人天天要休息,要放假的,到了五点钟(下班时间)就跑了。开始我也有点牢骚,但是慢慢也接受了。我也是有方法的,所以瑞士就开个小企业,大的东西还是在国内做,这就比较好。我在瑞士有两个企业,可以告诉大家,现在基本是亏本状态。我在国内的企业是赚钱的,但我相信,再过两三年,瑞士的企业也会开始赚钱的,因为我们是本着一个有效的原则,现在人也不多。我觉得我们走的是成功的路。我们以后的量肯定是世界最大的,超过瑞士,但是可能我的产值和它没法比,因为它的附加值太高了。大家可能还是发展阶段不一样。

欧亚时报:我们都了解瑞士劳动力的成本高,中国劳动力的价格优势是否特别有利于钟表行业的发展呢?中国是否有其他独特的优势、竞争力呢?

刘锦成:我们中国的手表工业,也在同步发展。不过要强调的一点是,中国的劳动力已经不便宜了,和东南亚比,我们的劳动力成本是统计过的:我们是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的两倍,是越南的三倍,是印度的四倍,是巴基斯坦的五倍,是菲律宾的六倍。也就是说,我们低档的东西已经做不了了,我们也要产品升级,也要做高档的东西。这也是我要到瑞士来学习的原因,我们有人口红利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没这个动力,用人工就能赚很多钱,搞什么自动化,多难啊?但现在你不走这条路,20年以后我们是做不下去的。所以你看中国的企业都在走这条路,你看中国的资本到处在欧洲收购,收购的是它的技术和品牌。还能收购什么呢?难道是它的成本和工人吗?那么难管。所以我们的钟表工艺在发展。

我们中国人很勤劳,很聪明,也很开放。中国人没有宗教的约束,没有世俗的约束,其实中国人是很看得清的,哪个地方生活的好我们就生活在哪个地方,中国人走遍全球,哪种方式生活的舒服就往哪种方式走。中国儒释道、基督教什么都接收,你看你到穆斯林去它能什么都接收吗?包括西方都不接收。中国人天生非常勤劳,你看我放两天假就要闲不住了,必须工作了。但瑞士人就不一样。中国人天生勤劳,不是我一个人这样。

中国人聪明,五千年的基因在这儿,不比瑞士人差。关键的是,我们有一个共产党的领导,有一个好的政治环境,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是这个国家是安全的,是稳定的。有时候是有问题,但它确实也是有好处的,对经济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关键是,中国有13亿人口,这里庞大的消费群体,这里的创业机会,在世界各国是找不到的,美国不就3亿人吗?中国越来越成为非常有影响力的地方,中国与世界接轨,接轨的很好。

欧亚时报:您刚才提到现在智能手表发展势头好,你在这方面有什么想法吗?

刘锦成:我们卢总工正在做,已经快研发出来了。我们卢总工无所不能,石英表、机械表都是他研发出来的。中国人其实潜力很大,希望大家在这里好好学习、勤奋工作,不要学瑞士人的懒惰,要有中国人的勤劳,不能忘本。如果一直安于现有的生活,潇潇洒洒的,估计呆几年也就瑞士化了,做不了什么事儿了。

欧亚时报:一个企业,有像您公司卢总工这样的高级人才,也有其他的基层员工。我的问题是,一个企业的职业教育,是怎么做的呢?

刘锦成:这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每个企业能不能做大的关键,很多事情都是基层员工做出来的,你靠一个设计,靠一两个人是做不出来的。实际上这就是我们的强项。我们说卢总工,他不是一个人,他代表了一批人,一个人是做不出来的。那就请卢工来说两句。

卢总工:说一点我的体会。一个企业家有两个重点,一种是大力把关,另一个就是他要能够发掘培养人才。对我们搞技术的人呢,我也一定要有培养技术人才的意识。我们企业中下层的人,没有什么高学历的,但是随便谁出去,在中国工资至少是两万起的。这是我的小体会。

刘锦成:我再衍生一下,我们的员工呢,一个是在我们公司工作时间长,第二我们给了他们很多机会,第三我们有很多的要求。比如我们买一个瑞士设备,那他就都得学,所以慢慢他就有见识了。比如我们工作过程中,我们有要求,要一点细节都不放过。如果每个人都把所有细节理解彻底,搞懂了,那这个企业就发展了。这一点我们要学瑞士人,瑞士人对于每个细节都非常强调,不肯放过一点细节,这是他的精神,一个东西只有确保了质量才能出货。我们公司也学到了这一点。我们的技术人员,也是跟了我很久,像卢总工,一般也是十几年的。这都是长年累月的积累,我们给的工资在中国算是中上,中等水平,但是别人多30%、50%的工资都挖不走他,为什么?

第一,他们对企业有感情,第二他们在这里确实能学到新的东西。人都是希望迎接挑战的,我们会买很多新设备,他们每天都在学,学的很开心。但是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人才都不培养了,必须靠企业来培养。

欧亚时报:提一个可能考虑的有些远的问题,当中国的手表超过瑞士之后,再要怎么发展呢?

刘锦成:我觉得首先要超过瑞士太难了,我只想着要怎么超过瑞士,超过瑞士之后怎么发展中国肯定有方法。但就超过瑞士一点,就很难,在我有生之年都很难看到。这是我的观点,我这不是悲观,这只是事实。有些行业不是随便可以超越的,你的技术也许能超越,但品牌轻易能超越吗?你技术超越了,人家认不认识你又是一回事儿。你就说百达翡丽表,10万块钱,我把技术、外观做到和它一模一样,但我卖一万块人家都嫌贵,而它十万别人都觉得便宜。这个你是很难超越的,这当然需要一个契机。

说实在话,瑞士人如果一直很勤奋,那他们在一直进步,我们就很难超过他。如果我们在进步,他们在退步,这样就很好超越了。可以说,他们如果一直进步,我们永远超过不了他。除非他们进步慢,我们进步快。很多企业失败了,其实是它内部出问题了,并不是别人打败的。很多人说,你看我把那个企业打败了,不是的,是他自己败的,这一点一定要明白,如果它自己不败,你是打不败的。瑞士相对于别的国家还是勤劳的,意大利、西班牙更懒。瑞士可能生活方式和我们不一样,但这个咱们就不比较了。

 

欧亚时报:我们读者很多都是在瑞士求学或工作的华人,您有什么忠告或者经验和他们分享的吗?

刘锦成:首先在瑞士的中国人,对中国要有一个正确的评价,我相信大家也很公正的。第二,我觉得有机会还是要和中国接轨,汉语是很难学的,而我们有这么好的基础。现在外国人都学汉语去了,所以和中国接轨对我们的事业发展是有利的,并且对国家是有好处的。

我相信,90年代过来的人肯定是不想回去的,当时我们工资才几百块,这边是几千瑞士法郎,那就没法比。现在其实中国的工资待遇也很高,工作的机会也很多,所以现在的人,如果走过这个领域都放弃了,那就太可惜了。中国的资本市场才刚刚起步,中国的产业要升级,要和西方学习,我们在瑞士的人才,对瑞士对中国都有很好的了解,所以你们应该要有所作为,应该在这方面不断前进。以前的中国,没有资本也没有必要和瑞士学习,20年前,中国的劳力这么便宜,而现在中国到了产业升级的时候,中国需要瑞士,需要德国,需要法国,需要欧美的技术。

中国有市场、有学习能力、也有了强大的资本,现在如果你要并购瑞士的企业,比如像我,要并购瑞士的企业,没关系,咱们找国家,找并购基金,几百亿,几千亿都能拿下,中国有这个魄力干。但关键是这个项目好不好,你管不管的住,不能找一个让钱打水漂的项目。我们在座在做资本市场、在做创业的,要和我们的祖国对接,我们的祖国很强大,我们有大概四万亿的外汇储备,干嘛用的?就是让我们来并购外国企业的啊,就是用来抢他资源,抢他技术的,随便“抢”,大家也要培养起这方面的能力。

中国好多政府是有作为的,很想做事,但他们做不了,为什么?现实的原因,对中国不了解。

像我对瑞士也算是了解,如果大家想在瑞士安安逸逸地生活,我想我是做不到,所以希望大家要放弃安逸的生活,投身到事业当中去,投身到祖国的怀抱里去,参与建设祖国的发展,同时也利用祖国的资源发展自己的事业。我觉得我们到了瑞士,如果没有这个(投资创业)的想法,那就太可惜了。我已经五十多岁了,如果我还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我一定会在这方面大有作为,谢谢大家!

欧亚时报:非常感谢刘总精彩的分享,从字里行间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您身上跃动的实业之心和蕴藏的民族之魂。相信我们在瑞的华人,特别是年轻人,聆听了您的分享,定能大受鼓舞,并立志奋斗出一番事业!再次感谢刘总接受欧亚时报的采访,谢谢!

照片说明: 刘锦成公司的核心管理高层,右二为刘锦成。(欧亚时报摄)
欧亚时报责任编辑Summe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