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正席卷全球,除中国外,意大利、美国、西班牙、德国、伊朗、法国等六个国家的确诊患者人数均已破万。其中,瑞士的“邻居”占了三个。

       被誉为“世界公园”的瑞士有五个邻国,分别是意大利、德国、法国、奥地利和列支敦士登。目前,意大利是全球除中国外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已经逼近7万,而德国的确诊病例也突破3万,法国的确诊病例则突破2万。

       在瑞士生活近10年的英坤告诉21Tech,3月初当看到意大利疯长的感染人数时,就觉得瑞士危险了。因为与瑞士接壤的,就是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北部地区,而且两个国家的交通互通,每天都有数万人往返于两国。

       自3月5日确诊人数突破100人开始,瑞士的情况开始急转直下,确诊患者不断增加。根据3月25日最新数据,瑞士新冠病毒检测阳性人数达到9877人,较上一日增长了近两千人,死亡患者人数也升至122人。

       虽然从累计确诊人数来看,意、美、西、德、伊、法等国都远高于瑞士,但从单位人口的感染数量来看,瑞士从开始就是仅次于意大利的重灾区。截至3月24日,意大利每百万人口感染数量为1059人,居世界首位,瑞士为938人次之,第三是西班牙的705人。

       英坤表示,让她开始切身感到疫情严重,是从3月9日开始,那天公司开始执行一些防控措施,比如要求员工保持距离、勤洗手等。

       到了周五(3月13日),瑞士的确诊病例人数突破1000人,英坤感觉整个公司都有些人心惶惶。“我们楼里人很多,大家平时也都非常‘亲密’。这种紧张的状态对于瑞士人来说是不常见的,他们过惯了悠闲、没有战争、没有管制的生活,2月底的周末大家还一起去雪地上开party,谁能想到几天后,所有超过5个人的会议都取消了。“

       3月14日那个周末,是整个瑞士最焦虑的时期,一方面是确诊人数不断增长,另一方面,是政府的相关政策迟迟未公布,整个市场都很混乱。

       英坤最初关注和收集的疫情相关信息,大部分都来自于华人群体转发的内容。14号那天,群里开始传言日内瓦、洛桑等等城市的超市都空了,尤其是主食和罐头类商品都已经断货,这让大家变得更紧张。

       当天,英坤也到超市去囤了货。她告诉21Tech,因为瑞士基本不自产粮食,所以大家难免会出现恐慌。她当时的想法是,“意大利这么严重,要没有意大利面吃了,所以买了很多意面,德国也不行了,是不是没有饼干鸡蛋吃了,然后也买了很多。”

       不过,粮食商品的短缺,只持续了一个周末。3月16日,瑞士政府历史上首次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一再声明粮食供应充足。当天,英坤又去了一趟超市,发现货架确实都补全了,而且似乎为了稳定人心,每个货架都额外放了很多商品。英坤称,当时就觉得安心了很多。

从捐赠者变成受捐者

       疫情防控,医疗物资是最关键的“武器”。然而仅仅时隔一个月,英坤就经历了从捐赠者到受捐者的转变。

       疫情在中国暴发时,英坤一直处于观望状态,家里人都在江苏,受疫情影响也较小。当时她并没有去想这个病会不会传到瑞士,觉得即使传到瑞士,也不惊讶,因为“疾病嘛,早晚都会遍布全球”。

       和英坤一样,当时在瑞士的华人基本都处于“看客”状态,疫情距离他们也确实显得非常遥远。但看到国内的情况日益严重,很多热心的在瑞华人也开始行动,英坤告诉记者,她所在的洛桑华人基督教会便募集捐款然后买口罩寄回国。

       “我们寄了5000个口罩回去,但口罩寄到的时候,瑞士这边却暴发了疫情,而且也买不到口罩。寄到武汉的那一批,当地也不再短缺,正商量给转运到韩国。”英坤说。

       然而现在,中国的家人已经开始反过来关心英坤的安危,并提出要寄一些口罩等防护用品过来。事实上,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瑞士从政府到民间组织都纷纷向中国捐赠钱物,可现在情况出现了反转,瑞士也面临医疗资源短缺的情况。

       瑞士很多医院都表示,他们的FFP2和FFP3口罩储备紧张,而且订不到货。瑞士政府虽然有一些口罩储备,但根本不够用,现在,瑞士政府已经限制普通消费者购买专业口罩,以保证医护人员的供应。

       此外,在官方出台的一些防控措施上,也并没有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带口罩,只是要求像医院、养老院这样的场所,必须佩戴口罩。

瑞士的口罩主要来自中国,当地一家口罩供货商此前表示,随着中国大部分地区疫情的缓解,口罩供应也开始恢复,但现在只能得到少量的进货,是因为全世界都在缩减航空、铁路和公路运输,导致物流受到限制而且价格昂贵。

       目前,瑞士在售的一些口罩价格,已经比疫情暴发之前贵了10倍。英坤表示,她在口罩断货之前就买了100个,并且从14号之后开始戴口罩。而她身边的瑞士人,也从一开始的不重视逐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大家现在在外面都保持距离,也有一些瑞士人开始戴口罩。

       但因为瑞士政府并没有号召人人都带口罩,所以现在在瑞士的一些公共场合,更普遍的现象是无人戴口罩。但瑞士人的改变也在发生,比如之前的贴面亲吻礼和握手,现在很多人都改成了撞胳膊。

瑞士抗疫

       对于瑞士的抗疫措施,英坤印象最深刻的是,3月16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之后,军队便出动了,而这是瑞士百年不遇的场景。瑞士国防部长当时也表示,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动员”。

       21Tech了解到,瑞士总共有约8000名陆军人员将被部署到救援部队中,包括进行护理、病人监护、运输等医疗服务。此外,军队还将帮助建立临时基础设施,以减轻当地警察以及边境警卫队的压力。

       此外,瑞士还出台了一系列紧急法规,但在很多瑞士当地华人看来,瑞士的很多规定,虽然看似严厉,但却极具“瑞士”风格。

       比如对于市民出行的限制上,瑞士政府宣布禁止一切公共和私人活动,禁止超过5人在公共场合的聚集,5人以下的聚集,人与人之间也必须保持2米距离。

       但是除了对病人和65岁以上的人有强制要求外,瑞士政府并没有完全禁止其他居民的外出行为。对此,瑞士总统表示,“我们不希望这个国家完全停滞不前”。

       另外英坤告诉记者,瑞士政府针对企业和员工的举措,也让当地人对国家充满信心。截至目前,瑞士政府已承诺拨款420亿瑞郎(约3000亿元)用作短期工作补贴,这意味着,员工如果因为疫情减少了工作时间或必须在家办公,企业可以少付工资,但员工不会遭受损失,因为政府会把工资补齐。

       英坤表示,瑞士的医疗条件相对发达,目前还没有出现医院资源短缺的情况,而且新冠病毒的测试费用也被强制纳入了医疗保险。

       记者了解到,瑞士规定所有定居的人都必须参加基本医疗保险,成年人每年的免赔额介于300至2500瑞郎(约2100-18000元)之间,各人可自行选择具体的数额,所对应的保险费也有所不同。

       同时,作为西方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瑞士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支出也排在世界前列。2017年,瑞士医疗卫生支出占瑞士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1.7%,同年的数据显示,瑞士的居民预期寿命是全球第二高的国家,仅次于日本,瑞士男性预期寿命为81.5岁,女性为85.3岁。

       而截至2018年底,瑞士拥有可使用的医院床位为37956个。按照约840万总人口计算,每万人拥有的床位数约为45.1个,而目前瑞士每万人确诊患者数为11.7。

       但需要指出的是,也并不是所有医院床位都可以接收新冠肺炎病人。瑞士政府此前表示,现在全国医院可提供约1200张重症病床,其中包括800张常备床位和400张紧急新增床位。

       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瑞士医疗系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据报道,瑞士军队已经新购入900台呼吸机,以应对未来人数的持续上涨。

       此外,瑞士还有一个困扰是病毒检测能力跟不上。目前,瑞士采取的是针对性的检测策略,即对那些曾赴受疫情影响地区、后进入瑞士、与确诊患者接触过的人以及65岁以上且患有相关疾病的高风险人群进行检测。

       尽管瑞士每天可进行的病毒检测数量已经从最开始的2000增长到6000,但后续的测试物资仍无法保证。

       现在,瑞士已经对西班牙人的入境予以限制,同时限制意大利、法国、德国和奥地利及所有非申根国的航空交通。同时,瑞士不再向来自第三国公民发放申根和瑞士签证。不仅如此,瑞士还在召回所有在海外旅行的瑞士人。

       3月25日,中国的抗疫战场迎来了好消息。湖北省人民政府今日宣布,从3月25日零时起,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

       中国的疫情得到了控制,可海外的疫情发展却日趋严重,目前,中国的新增病例多是来自入境人员。但像英坤这样已经在瑞士工作定居的人,现在也不会选择”临时回国“。

       3月25日,英坤到公司去上班,以往热闹的办公室如今空荡荡的。她告诉记者,瑞士现在确诊人数上涨,是在还之前“轻敌”的债,她相信随着瑞士政府开始加强防控,确诊数字也一定会降下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