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员向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施压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4月10日参加美国参议院商务, 众议员向扎克伯格施加更大压力

Facebook Inc.创始人扎克伯格周三面对的第二个国会委员会更具挑战性,议员们批评了该公司的隐私操作,并对互联网公司使用个人数据加大了监管呼声。

Facebook Inc. (FB)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周三面对的第二个国会委员会更具挑战性,议员们批评了该公司的隐私操作,并对互联网公司使用个人数据加大了监管呼声。

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主席、俄勒冈州共和党众议员Greg Walden称,近期披露的Facebook允许一家政治数据分析公司获取8,700万用户的个人信息的消息“令人深感不安”。

Walden暗示国会议员可能不得不采取影响深远的举措来对Facebook和其他在线服务进行控制。

针对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事件”,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于当地时间4月10日参加了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与交通委员会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办的联合听证。听证会的主题为“Facebook如何处理用户隐私和其他问题”,扎克伯格接受了44名参议员共计约5小时的连番拷问。以下就是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对于几个关键问题的精彩应答——认错态度良好,回答条理清晰,对一些问题的处理甚至还为他赢得了笑声。

扎克伯格经历5小时”拷问”后,留下哪些证词?

针对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事件”,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于当地时间4月10日参加了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与交通委员会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办的联合听证。听证会的主题为“Facebook如何处理用户隐私和其他问题”,扎克伯格接受了44名参议员共计约5小时的连番拷问。以下就是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对于几个关键问题的精彩应答——认错态度良好,回答条理清晰,对一些问题的处理甚至还为他赢得了笑声。

对不起我错了
“Facebook没有对我们身负的责任有足够认知,我们犯了一个大错,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我创立了Facebook,我运营着这家公司,我为所发生的一切负责。”
点此查看扎克伯格听证会现场认错,《脱下T恤换上正装,扎克伯格道歉“是我的错”》
扎克伯格在数据泄露问题上痛快道歉,但面对参议员Dan Sullivan的难题,“你是不是太有权势了?你自己这么认为吗?”他却没有做出正面回答,只是表示人们觉得Facebook权势滔天是因为它拥有20亿用户,但这些用户大多数都为海外用户。
付费版即将到来?
“免费版的Facebook永远会存在,因为这是实现‘连接世界所有人’的途径。”

在听证会上,有多个参议员向扎克伯格提出,是否会考虑推出免广告的付费版本Facebook。扎在回答中肯定了不会取消免费版本,但却同时表示,付费版本“值得考虑”。

而针对“免费”这一问题,还引发一件趣事。参议员Orrin Hatch在会上问道:“脸书不是免费的吗?你们怎么赚钱?”面对这样的提问,扎克伯格略带尴尬地微笑说道:“参议员,我们靠经营广告收费。”

和参议员的迷之互动
虽然听证会氛围整体严肃紧张,但扎克伯格和参议员们的有些互动却引发了爆笑。
当参议员Lindsey Graham提起有关“垄断问题”时,他让扎克伯格列举Facebook的竞争对手。

扎:“谷歌、微软他们都提供互联网服务……”
Graham:“他们不是社交媒体网站,我问你Facebook的直接竞争对手是谁?”
扎:“人们也用邮件、短信进行社交……”
Graham:“我说的是提供与你们相近业务的竞争对手,比如推特?”
扎:“呃,是的,推特在某些方面和我们的功能有点重合。”
Graham:“你还不觉得你们是垄断?”
扎(无辜):“我确实没有这个感觉。”

另一段笑场则发生在阿拉斯加参议员的问询过程中。当时参议员询问小扎:“Facecbook从大学宿舍诞生后成互联网巨头,这只能在美国实现吧。在中国做不到吧?”扎克伯克愣了一下回应:“额,我知道中国也有一些互联网巨头的。”这个答案显然也让提问者感到尴尬,不得不提醒扎:“这个问题,您就应该回答‘是的’就可以了。”

透露隐私,扎也不愿意
“我认为应该明确地告诉人们,他们在Facebook上发布、分享的信息将会被如何使用,这一点十分重要。”
在提及隐私权问题时,参议员Dick Durbin询问扎克伯格是否愿意和大家分享他昨天在哪个酒店下榻,以及近期和他发短信的朋友的名字。小扎明显慌乱了一下后回答道:“不,我不愿意,我不会在这里把他们公之于众。”这个答案引发了现场一阵轻笑。他随后表示:“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对他们的个人信息以及这些信息被如何使用有支配权。”

关于剑桥分析事件

“我们从剑桥分析得到的消息是,他们没有使用这些信息并已将其删除,因此我们认为这件事已经结束。现在看来,这显然是一个错误,我们不应该相信他们的说辞。我们已经更新了Facebook的使用政策,以及我们的运营守则,以确保我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事实上,扎克伯格在最开始被问及“为什么没有阻止剑桥分析”时称,剑桥分析并没有在2015年使用Facebook。不过他很快在之后更正了这一说法,表示是自己没有搞清楚时间线,并努力解释:“我们没有作为,我们错了。我就是想在这里更正一下,因为我…我…我之前搞错了。”
我们真没卖数据
“是的,我们会储存数据……一些获得用户准许的数据。”
“大家都普遍认为我们把数据卖给了广告商,这是一个错误的印象。我们没有这样做。”

当参议员Tammy Baldwin询问剑桥大学神经科学家Aleksandr Kogan是否将Facebook的数据出售给包括剑桥分析在内的其他人时,扎克伯格倒是很爽快地承认了:“对,他这么做了。”
备好“小抄”怼苹果
“在数据使用方面,我们和苹果是相似的。当你在iPhone上安装一个App,你就给予了它权限去获取某些资料,这和你注册使用Facebook是一样的。”
“有很多故事都提到了一些App会错误地使用苹果存储的数据,也没看见苹果就此通知过用户。”

在听证会休息期间,扎克伯格将自己的证词笔记留在了桌上,并且处于未合拢的状态。这让美联社摄影师Andrew Harnik趁机拍下了扎克伯格做好的部分准备,其中就有针对苹果公司的相关证词。蒂姆•库克曾经批评过Facebook在剑桥分析数据丑闻上的处理方式并表示不会让自己陷入扎克伯格那样的困境,而扎克伯格显然准备好了进行反击。

关于俄罗斯干预大选问题
“在公司运营期间,还有一件令我感到愧疚的事情,就是我们没有在2016年快速地辨识那些被俄罗斯操控、运作的信息。”
“这是一场正在进行中的军备竞赛。只要还有人在俄罗斯做着试图干预世界各地大选的工作,就不断会有冲突发生。”
包容所有意识形态
“我不希望我们公司的任何人,会基于某个内容所表现出的政治意识形态,而做出任何决定。”

当参议员John Thune询问扎克伯格,Facebook是否愿意作出承诺保护所有的政治演讲,他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表示希望Facebook能够呈现各种可能的表达形式。此外,扎克伯格还向参议员Cory Booker承诺称,会保证像“黑人也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这样的活动组织不会被不公平地针对,或是受到监视。扎克伯格在这场听证会上的表现受到了媒体、公关专家们的普遍认同,觉得小扎及Facebook公关团队的表现较为出色。而华尔街也给出了自己的高评价:当日收盘时,Facebook的股价回升4.5%,收于165.04美元每股,创最近三周来的最高,这也是自2016年4月28日以来的单日最大涨幅。当然,10日的听证会只是第一步,扎克伯格11日仍要出席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听证会,不知届时他又会留下什么“惊人之语”?

2018年4月12日12:35  更新

Photographer: Al Drago/Bloomberg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glish (英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