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国立图书馆的财务状况如何?馆里藏着什么“瑞士珍宝” ?

专访瑞士国立图书馆主任HansDieter Amstutz先生

一幢简洁大气的白色建筑矗立在瑞士首都伯尔尼一片安静的区域,周围是绿茸茸的草坪。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瑞士国立图书馆。一进大厅,我们立即被一阵安宁祥和的氛围所包围。除了前台接待员面前幽幽闪着光的屏幕,目力所及,很难再看到其他电子设备,来来往往轻轻走过的人,腋下都夹着一两本书。然而,无论如何,一个现代图书馆无法避免数码时代带来的冲击和挑战。瑞士国立图书馆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欧亚时报:Amstutz先生您好,首先能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瑞士国立图书馆的历史以及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Amstutz先生:我们的图书馆成立于1895年,这对于一家国立图书馆来说是非常年轻的。最开始,它设在一个公寓里,1931年才搬到如今这幢位于伯尔尼使馆区的建筑。接下来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将是明年一月瑞士声音档案馆的合并,政府相信将它们归于国立图书馆的旗下将更有利于发展。

欧亚时报:瑞士国立图书馆归谁所有?

Amstutz先生:我们的所有者是瑞士联邦政府。

欧亚时报:这里目前有多少雇员?
Amstutz先生:截止2014年底,我们共有168名联邦雇员。不过其中大部分不是全职。我们在工作时间的管理上非常灵活。

欧亚时报:图书馆共有几个部门?各自的主要职责是什么?这些部门之间又是怎样协作的呢?
Amstutz先生:我们共有六个主要部门:数字化服务,一般收藏,文献借阅,用户服务,瑞士文学档案,保存及保护。刚才提到的即将加入我们的瑞士声音档案,届时也将成为一个主要部门。各部门的负责人及管理委员会之间定期举行例会,此外还有一些为专门项目而设立的工作小组,也帮助各部门之间的协调。每当我们收到用户的问题或请求,则会根据具体内容将它分配到相应的部门去处理。

欧亚时报:能说说您对于图书馆的愿景吗?

Amstutz先生:总结起来其实很简单: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为任何人!我们希望人们可以随时得到这里的资源的帮助,而无论他是在瑞士或是其他地方。也许你会想,如果把所有资源数字化,这个愿景就容易实现了。没错,但要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雄心勃勃的计划,至少在我的有生之年不可能看到它的实现了,因为我们需要数字化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欧亚时报:提到数字化,你们是否有计划系统性地扫描图书馆的所有收藏,以使它们能够从网上直接获取呢?
Amstutz 先生:我们确实在扫描,但要覆盖所有收藏是不可能的。首先,它在经济和人力上的花费太高了;第二,我们扫描任何一份文件都需要先得到它的版权,而这一点尤其花时间,经常遇到根本无法找到原作者的情况。目前,我们主要扫描在瑞士出版的日报,以及因为年代久远而不会再有版权问题的书籍。截止2014年底,在我们的所有收藏中,只有0.5%的内容被扫描成了电子版。可见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工程。我们希望更实际一些:与其花一两年时间来研究在我们的五百万份文件中究竟哪些值得扫描,还不如响应客户的具体需求——只要付一点费用,我们的读者或合作者就可以在网上要求一本书或文件的电子版,而我们就会专门为他们进行扫描。

欧亚时报:从你们的网站上了解到,每年你们新收集的出版物会占用1600米的书架空间。是否有一天你们的空间会不够用了?到时会怎么办呢?

Amstutz先生:根据我们的估算,那一天大概会在2030年代到来。确实有过建立一个中央仓储的计划,但目前还没有真正落实。还好,这件事还远,我们暂时没有为此而烦恼。

欧亚时报:对于那些从来无人问津的、年代久远的出版物,你们是否会让它们下架?
Amstutz先生:不,从来不会,作为一家遗产博物馆,这是不允许的。

欧亚时报:除了书、杂志、报纸之外,你们还收藏什么呢?艺术品?音频和CD?电影?乐谱?
Amstutz先生:我们收集很多文学类遗产,比如作家的手稿、草稿、通信等。我们也收集瑞士的海报和明信片,以及以印刷形式出现、并且多于一版的艺术品。音频和CD是由瑞士声音档案馆收集的,如前所说,他们即将成为国立图书馆的一部分。乐谱我们是收集的,因为他们也是印刷形式的。

Mr. Amstutz (1)▲瑞士国立图书馆主任Hans-Dieter Amstutz先生

欧亚时报:在整个图书馆的收藏中,您个人最爱的“瑞士珍宝”是什么呢?
Amstutz先生:我的最爱是一本叫做Schweizerischer Mittelschulatlas的手绘瑞士地图集,上面各种地貌景观的对比是如此生动,我至今还未在任何电子地图中发现可以匹敌的。

欧亚时报:作为国立图书馆,你们如何衡量成功?

Amstutz先生:我们衡量两件事:客户的满意度和文件的保存质量。第一件事上,每四年一次,我们会询问客户对我们服务的评价。第二件事上,目前有国际公认的保存文件的标准,例如房间的温度和湿度要恒定等。这两个目标对应着我们的两个任务:既要使我们的资源能为所有人服务,又要好好地保护它们。某种程度上,这两点是相互矛盾的,我们正努力做到更好。

欧亚时报:相比印刷品,数字资源是否更容易保存呢?
Amstutz先生:这是大部分人的美好想象,人们认为只要是电子版的东西,就可以永远保存下去。实际情况正相反,保存数字资源其实是更大的挑战。硬件永远在更新,软件永远在更新,各类标准也一直在更新换代。你大概不记得曾经流行一时的3.5英寸盘了吧?相比于保存印刷品的大量知识,数字资料的保存还是一个全新的、亟待开拓的领域。我们正在组织一个以数资料的保存为主题的国际会议,将于明年在伯尔尼开幕。这将是近期该领域内最受人瞩目的会议,我们非常期待在会上看到一些有意义的成果。

欧亚时报:你们是如何宣传自己的呢?主要通过网络还是印刷品?
Amstutz先生:作为一个联邦政府下属的机构,我们在宣传上有诸多限制,必须保持一个特定的良好形象。在网络方面,除了网站和通讯邮件,我们也有媒体新闻稿,但因为效果一直不佳,目前正在减少数量。我们现在也开始了社交媒体上的宣传。

不过,每次展览或活动前,我们依然会给客户寄送海报和邀请函,因为有很多人还是更喜欢纸质品。所以网络和印刷品应该说是相辅相成的。

欧亚时报:你们在社交媒体上是怎样沟通的?目标是什么?
Amstutz先生:有很多年轻读者喜欢网上交流,此外还有一些暂时不能来瑞士、但依然希望得到我们的消息的人,我们的社交媒体账号便是为这些群体而设。总而言之,我们希望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如果你有关于瑞士的任何问题,都可以来向我们求助。

欧亚时报:你们收到过的最奇怪的请求是什么?
Amstutz先生:自从我们开设社交媒体账号之后,确实收到了千奇百怪的请求。不久前有一名自称残疾的阿尔及利亚人,
希望能在我们的帮助下来到欧洲。有时,人们还会把我们和国家银行混淆起来,然后因为得不到满意的答复而在Facebook上朝我们发火。

欧亚时报:你们会举办什么样的公开活动呢?目标又是什么?
Amstutz先生:就在刚刚过去的十月,我们举办了一次叫做“Une fois le dimanche”的公开活动,当天共吸引了1700位参观者。这个活动的目标就是吸引更多的人来图书馆,向他们展示我们到底能做什么。我们邀请了一位厨师和一位歌手,因为他们都曾从我们的图书馆中找到过创作灵感。此外,活动中还有一些小型展览,例如3D投影的艺术书籍。去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之际,我们举办过一个颇有意思的展览,展示当时被卷入战争的国家所创作的宣传材料。除此之外,偶尔还有一些吸引小众群体的小型展览,例如瑞士的摄影集展。每年春天,我们还会参加伯尔尼的博物馆之夜,开放到深夜。

欧亚时报:能否透露一下你们的财务状况?
Amstutz先生:我们的财政支持来自联邦政府,每年大概能得到三千五百万瑞士法郎左右。相比之下,我们自己的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去年是30万瑞士法郎,因为我们的大部分服务是免费的。

欧亚时报:你们的主要支出领域是什么?
Amstutz先生:50%在人员开支上,另外50%在收藏资料和提供的各项服务上。

欧亚时报:能否说说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
Amstutz先生:我们面临的挑战,实际上也是所有联邦机构目前所面临的:明年的预算削减。为了使收入和支出达到平衡,政府正在采取一些措施,而我们都会被影响到。我们大概会通过简化一些事来节省开支,例如扫描更少书籍,或减少公开活动等。不过这一切都还在酝酿中,还没有落实。除此之外,最大的挑战,应该说就是如何去适应这个物换星移的数码时代了。

欧亚时报:你们有过来自中国的客人吗?
Amstutz先生: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从来不要求客人填写国籍,也不愿记录客人的任何其他个人信息。

欧亚时报:非常感谢您的精彩分享!

记者:周之悦
摄影:刘文华

图为 瑞士国立图书馆市场交流部主任Hans-Dieter Amstutz先生和欧亚时报记者周之悦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 enEnglish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