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1.png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英国首相梅 (图源:东方IC)

执政一年半以来,特朗普政府对欧洲的政策逐渐清晰,其脉络贯穿于2017年12月18日白宫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7年7月6日特朗普总统在华沙发表的演讲以及2018年6月26日美国国务院负责欧洲暨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韦斯·米切尔在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欧洲与区域安全合作小组听证会上的证词等文件之中。

从表面上看,特朗普政府的欧洲政策体现了美国对外政策,特别是其联盟政策延续性较强的特点,它重申美国信守对欧洲盟友与伙伴的坚定承诺和北约第5条款的规定,并主张强化美国与欧洲盟友、伙伴在政治、经济及军事安全领域的合作。但从深层次来看,特朗普政府的欧洲政策所蕴含的变化不容忽视,这体现在,它致力于以毫不隐讳的威胁手段强硬要求欧洲盟友分担更多防务责任;无限期搁置《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在是否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问题上采取模糊立场。特别是,它将美国的欧洲政策目标确定为“保卫西方”,妄称“现今,欧洲再次成为重大战略竞争区域,它面临着多重压力,其中包括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战略攻势……美国的欧洲战略首先基于美欧双方必须认识到他们要认真对待这种地缘政治竞争现实。美国的目标……是保卫西方。”而“俄罗斯想分裂西方,中国想取代西方”。

特朗普政府对欧政策的上述变化与其“美国优先”的竞选与施政理念以及在内政外交领域表现出的强烈“去奥巴马化”倾向有着密切联系。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拉拢、打压、恫吓等手段也被其运用于推行对欧政策、处理对欧关系之中。

“美国优先”的施政理念意味着,继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后,特朗普政府则将美国的战略重点转向国内。特朗普认为,在其之前的美国政府未将美国的利益置于优先考虑,由此导致美国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而他则要为美国“讨回公道”。在这一点上,即使盟国也不例外。有鉴于此,他一再指责欧盟的对美贸易是“不公平”的,主张对进口欧盟的钢铁和铝增加关税。他还一再指责北约盟国让美国承担了“不公平”的防务费用,并强势推动欧洲盟友增加防务预算投入。

与其将战略关注重点转向国内事务密切相关,特朗普政府对于国际事务的关注与资源投入相应减少,而它并不情愿让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填补由此造成的所谓“权力真空”,因此,它便频繁扮演一个“搅局者”的角色。

具体地说,执政以来,特朗普政府虽先后主动退出了一系列重要国际机构和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伊朗核协议等,但它并不情愿其“国际领导权”旁落。因此,一方面,它对中、俄倒打一耙,将中、俄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极力炒作所谓来自中、俄的战略竞争威胁,并以“保卫西方”为口号,呼吁美欧联手应对,企图以此达到孤立中、俄,凝聚大西洋联盟的目的。另一方面,在渲染中、俄威胁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频繁向北约盟国“催债”。显然这种做法既有利于促使其北约盟国的防务“欠款”更快到位,以缓解美国承担的北约防务投入压力,又有助于迫使美国的欧洲盟友将精力集中在“筹款”上,而无暇顾及在国际舞台上施展更大的政治抱负。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不顾欧洲盟友的反对、苦劝,傲慢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和伊朗核协议的做法无异于向欧洲表明,没有美国的支持,由欧洲参与或领导而达成的任何国际协议就是“废纸”一张,从而进一步打击欧盟及其成员国的国际声誉和威望,以免其觊觎或挑战当前由于美国向内看战略和 “退群”风波而造成的近乎于“空置”的全球领导地位。

特朗普政府的对欧政策,特别是其中所包含的种种变化对于美欧跨大西洋关系的消极影响及其外溢效应不容低估。这主要体现在:

其一,特朗普政府不断向其北约欧洲盟国施压,促使后者将防务预算提高到GDP的2%,这对于近年来麻烦不断的欧洲国家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洲接连遭受了一个又一个危机的冲击:欧债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等,加之这些危机相互叠加,这本已让相关欧洲国家不堪重负,而今特朗普政府紧锣密鼓催要美国对欧洲的“保护费”,无疑是给欧洲带来了又一个严峻挑战,使其面临的困难进一步加重,对此,欧洲人的感受不言自明。

其二,特朗普政府对于欧洲一体化的消极态度也会使美欧之间的离心倾向加深。对于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毁灭性灾难的欧洲国家而言,欧洲的一体化事业是一个创举,是欧洲国家谋求和平、稳定与繁荣的重要保障,对此,二战后美国历届政府是高度认同并明确支持的。现今,特朗普总统所发表的有关欧盟“占美国便宜”的不当言论及英国应以更强硬的方式与欧盟进行“脱欧”谈判的主张等似乎表明,特朗普政府正在偏离美国以往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所持的支持立场,而这对于欧盟及其成员国所造成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

其三,特朗普政府在国际舞台上打压欧盟,必将加剧美欧之间的分歧与裂痕。冷战结束后,特别是新世纪以来,随着欧盟一体化的加速推进,欧盟在国际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争取更大发言权的愿望日益强烈。但是,特朗普政府无视欧洲盟友的这一愿望,在国际事务中一意孤行,践踏欧盟参与或主导的国际协议的尊严,阻碍欧盟政治抱负的实现,势必导致美欧之间龃龉不断。

最后,特朗普政府祭起“保卫西方”的大旗,人为地在所谓“西方”与“非西方”之间“筑墙”,企图使不断融合的国际社会陷入分裂,特别是促使大国关系由协调合作走向战略竞争,由此造成的对于欧洲、美国自身以及世界的危害将更为巨大。

(刘得手,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副主任,中国论坛网特约作者)

更多中国理论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论坛网(www.china-theory.cn)。

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