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徐建凤(左一)和丈夫送女儿出国读书时,全家在机场拍了一张合影。自机场告别后,徐建凤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了。

这是崔菁出国前,全家人一起拍摄的照片。这张合影被崔菁带到了韩国,让她感到家人就在身边。2019年春节期间,崔菁的父母来到韩国与崔菁团聚。在异国他乡,崔菁仍能体会到“家”给她带来的温暖。

学子在国外读书,不仅改变了自己,也影响了整个家庭。

海外求学过程,学子不仅丰富了知识,开拓了眼界,也深化了与家的联系,改变了家人的生活。

联系更多

家人之间的关系更亲了

徐建凤的女儿张婧怡正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女儿出国留学后,徐建凤养成了一个习惯:不论多忙,每天都要用微信联系女儿。

徐建凤非常感恩即时通讯技术的快速发展,这让她与女儿的沟通更便捷,沟通方式更多样。她说:“我和女儿平时联系比较多,大约每两天视频聊天一次。视频聊天可以缓解思念,让我感觉女儿好像就在身边一样。”2018年春节,女儿没有回国,徐建凤就是通过视频聊天的形式和女儿一起度过春节的。

学子在海外生活,牵动了深沉的父爱。

崔菁正在韩国庆熙大学就读。谈及和家人的联系,她说,“我妈对我很放心,一周也就视频一两次。我爸可就不一样了,每天都要给我打一通电话。有一次,我起得比较晚,我爸一直联系不上我,以为我出事了,可把他急坏了。自那次之后,即使睡觉我也会把手机放在床边,就怕我爸因联系不到我而担心”。

随着父母年纪渐长,远在海外的学子也常常担心着父母的健康和安全。

2018年的某一天,徐建凤和丈夫在逛街时没有及时查看手机,因此没有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等到半小时后她回电话时,23岁的女儿在电话里大哭了一场。徐建凤不知道,在她和女儿失联的这半小时里,担心、着急的女儿经过了多么煎熬而漫长的时刻。

还有的父母,怕影响儿女学习,想和孩子联系,却又不敢联系。

石跃萌曾在澳大利亚西澳大学就读。有一段时间,她为了准备考试而异常紧张,减少了与家人的联系。“我考完试就立刻给父母打电话,我妈当时就有点热泪盈眶了,那一刻我感到特别自责,因为我让爸爸妈妈担心了。他们从不主动联系我是怕打扰我学习,但却一直默默承受着对孩子的思念和牵挂。”

成长成熟

父母重新认识孩子了

起初,崔菁因为工作需要来到韩国,她也想通过实践来验证一下自己所学到的理论知识。在韩国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发现自己的理论水平还远远不够,于是选择进入韩国的高校继续深造。

经过在韩国的工作、学习,崔菁变得越来越谦虚、独立,同时也对“家”的概念有了新的认知。

崔菁越发地认识到,知识的海洋无边无际,而自己掌握的知识远远不够。回忆起以前的自己,她说,“本科的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会,恨不得赶紧上手,后知后觉才明白那是来自无知的勇敢”。崔菁发现,在韩国接触到的许多人都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她也因此变得更加虚心,更加喜欢与他人沟通,更加注重向他人学习,重新审视自己,崔菁说:“以前对于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往往选择不去做。现在的我,敢于去摸索答案,敢于挑战自我。久而久之,经验积累起来了,人也越来越独立了。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成熟吧!”

崔菁的父母也认为崔菁比以前更加成熟稳重了。“决定继续深造后,她很认真地和我们谈了自己的想法。当时我们很惊讶,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她是个很倔的孩子。以前填报志愿都不听我们的劝告,非得选自己想要去的学校。但这次不一样,她主动和我们沟通,而且逻辑很清晰,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明确目标。”

在国外留学,除了要完成学习任务之外,还要处理好人际关系。闫冠宇正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就读,在与同学的相处过程中,他渐渐改变了原本内向的性格。“国外的同学很热情,经常举办各种活动。为了融入,我积极参与,性格也变得外向起来。”

闫冠宇曾经因为忙于学业,有长达两年时间都没有与父亲见面。两年之后,当闫冠宇的父亲见到他时,发现自己的儿子不仅在外貌上有了很大的变化,气质与谈吐更是与从前不同。他的父亲说:“孩子变得礼貌而冷静,同时也对经济、政治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和两年之前的他已经大不一样了。”

谈到孩子出国后的变化,徐建凤毫不犹豫地说:“女儿变得更加自信、更加独立了。”女儿读本科期间,她还会不时地提醒和督促她的学习。但看着女儿自己搞定了出国申请、入学、租房等一系列事情,现在她对女儿放心多了,觉得“女儿真的长大了”。

因为留学

对家庭的态度和观念变了

“在国外读书,当然会给父母带来一定的经济压力,我一直说自己是我们家最大的‘败家子’。”谈及国外留学的花费,石跃萌这样开着玩笑评论道。每个有留学生的家庭,都承受着或大或小的经济压力。但家庭在承受经济压力的同时,也对子女的未来抱有更大的希望。

女儿张婧怡的留学影响了徐建凤的生活态度,让她更加努力工作。女儿在留学期间不仅完成了学校的课程和考试,还在课余时间参加“特许金融分析师”职业资格考试,并抽空回国参加注册会计师考试。“我没想到她在留学期间这么努力学习,比她读高中、大学时要努力得多。孩子和父母总是相互影响的,她的这份努力也让我觉得自己更应该努力工作、好好生活。”徐建凤感慨道。

崔菁父母的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意识到,做为父母应该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只为了跟上孩子前行的步伐。之前在与人交往时,他们往往过于强调自己的观点,当遇到不同观点时,总会极力说服对方认可自己的观点。现在,崔菁的父母意识到,人的认识有差异,在尽可能表达自己观点的同时,也应尊重他人的看法。这一变化在家庭生活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崔菁说:“现在,我的父母在做决策时都会征求我的意见,这让我觉得自己长大了,而且和家长是平等的。家庭中的矛盾也少了很多。”

问及女儿在外留学是否会感到孤独,徐建凤摇摇头,表示从女儿读本科开始,一家3口就长期分居,她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但采访结束后,张婧怡对笔者说:“其实我觉得妈妈还是挺孤独的。每天的晚饭都很简单凑合。而且她总是主动向我发出视频聊天的邀请,说明她真的很想我。”

闫冠宇一家3口分别在3个国家生活,一年中团聚的时间非常少。每当一家人通视频电话的时候,闫冠宇都会感到家的温暖。“即使是通过手机见到父母,我也感到踏实,一人在国外,也觉得没有那么孤单了。亲情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一次半夜,闫冠宇想吃鸡蛋羹却不会做,他妈妈就通过视频教他。纵使距离遥远,也不能阻挡亲情传递。

(本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2月14日第09版 于涵 陈雨兵)

人民日报海外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