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欧洲,大量国家都曾出现过“抢购潮”,超市货架上的罐头,意面和卫生纸被一扫而空。在“封城”乃至“封国”的措施下,食品,药品等供应链面临着重重压力。

不过,在瑞士,超市大部分时候缺的并不是货品,而是顾客。

据瑞士卫生部官网的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3月27日上午8时,该国累计确诊12161例,逐渐死亡197例。从每百万人口感染新冠状病毒的数量来看,瑞士的单位确诊病例数仅次于圣马力诺,冰岛,卢森堡等少数几个人口不及百万的国家,几乎全球最高,相当于每700人中,就有1人感染。

根据新浪的统计,截至北京时间28日15时,综合现存确诊,人口密度,建成区面积等因素计算,瑞士的疫情严重指数在海外国家中排第三位,仅次于西班牙与意大利。

在确诊病例破千后,瑞士已于3月13日采取进一步的防控措施,包括禁止100人以上活动,收紧与意大利边境的管理等; 16日,在26个联邦州中,已有的包括州内部的7个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同时日,联邦主席索马鲁加宣布,将建立全国疫情警戒等级从“特殊状态”上调至最高等级“非常状态”,关闭全国所有商店,餐馆,酒吧,娱乐场所,食品店和医疗机构保持开放。 26日,瑞士还开始对所有国家入境人员实施限制措施。

该国原本就储备有能满足国民三至六个月需求的各种必需品,战略储备物资水平极高。

据英国《金融时报》 27日报道,截至去年,拥有850万人口的瑞士共储存了6.3糖,16面粉,3.37食用油以及大量40乳制品业专用饲料。

此外,瑞士还储存有1.5咖啡豆,去年,瑞士国家经济供给联邦办公室曾以咖啡豆“几乎没有转移”为由,打算在2022年底前停止咖啡豆应急储备,但这一计划最终在民众的反对声中被暂时叫停。

由于国土面积小,资源有限,地处内陆,“自力更生”一直是瑞士历史和经济政策的关键词。这个在一战与二战期间均保持中立的国家,在战后也保留了应急储备的做法,为可能到来的战争,自然灾害,流行病疫情准备了可满足短期需要的食品,药品与燃料,以应对可能发生的物资损失。

国家经济供给联邦办公室负责人沃纳·梅耶尔(Werner Meier)指出,瑞士十分依赖进口,约有40%至50%的食品为进口,因此储备物资十分必要,某些市场在始料不及的状况中紊乱,某种即将到来的新冠肺炎疫情。

由于瑞士并不靠海,且国土面积较小,在历史上就已十分依赖进口。

梅耶尔18日说,目前瑞士国内的食品储备足够全国人在疫情下消耗4个月以上,药品同时正常供应当中。他表示,“目前,我们尚未收到零售商商品替代或替代问题的报告。”

据瑞士资讯网27日报道,瑞士的果蔬主要来自意大利与西班牙,果蔬土豆贸易协会表示,尽管采摘与运输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但现阶段这些供应链均运转正常。

在疫情之下,现有多国限制粮食出口,全球主要小麦出口国哈萨克斯坦已经禁止了小麦粉,胡萝卜,糖和土豆的出口,主要大米出口国越南暂停签署新的大米出口合同,塞尔维亚也已停止葵花籽油等货品出口。

生活在正常的华人潘东鹏告诉界面新闻,当地超市基本只在13日防控措施收敛严峻的日子,出现过短暂的“抢购潮”,到了晚上7点关门的时候,几乎所有超市包括Migros,Coop,Denner ,Lidl等的货架都被扫空了,尤其是卫生纸和食物。

但在这之后,他就没有再遇到过同样的状况。虽然26日再去的时候,超市的蔬菜和水果已经不再有平时的半价优惠,但基本每一种都会有供应。而且因为政府承诺超市会照常开放,供应也充足,大家基本都是按照自己的需求量来购买,“只是卫生纸不大够。”

正规的一家Coop超市,顾客并不多。拍摄:赵薇

不过,由于疫情之下居家的时间变长,消费者的单次购买量还是要高于平时。因此,瑞士的零售业也是“拴足了劲”。

瑞士最大连锁超市之一的Migros已在主要配送仓库增派了五班人马,最忙的时候,每天要搬运1万托盘的货物,而平时,Migros每周的货物搬运量仅为5500托盘。

为了能及时放置货架,中心仓库向各超市配送的货物体积比实际预订的还多出至少一部分。以意式通心粉货架为例,营业人员补充货架的次数是平时的两到四倍。

超市的物流经理托马斯·加塞(Thomas Gasser)表示,顾客几乎在替Migros“卸货”,但他们有多余的食品储备,“这真不是问题。”

《金融时报》指出,这个国家的战略储备并非放置在一个“中央仓库”,而是遍布于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库房,超过250名来自各企业的高级经理直接向国家经济供给办公室汇报储备情况。

这样一来,无论是供应链的哪个补充出现,都立即补充补充,而且系统的维护成本也相对相对。政府的最新数据显示,应急储备系统每年的人均维护成本仅为12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90元)。

而超市不缺货品,“只缺顾客”,主要是与政府升级防疫措施有关。潘东鹏告诉界面新闻,16日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要求超市每10平方米不超过一个人,所以基本上是出来一个,进去一个。但现在买东西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排队不用很久,进去的人基本都拿着购物清单,迅速选好然后离开。

在高层留学的华人赵薇也告诉界面新闻,超市门口的顾客会互隔一米排队,进门的时候工作人员将会发一张“号码牌”,方便限制人流,统计人数,所以超市里的人并不多。

短期这家Coop超市的门外划了分隔线,让顾客隔着排队。拍摄:赵薇

潘东鹏说,在瑞士2月25日报告第一例病例的时候,他就看到该地区有人分享一张“应急储备清单”,建议每个人备好一周的食物,9升瓶装水之类的。

这是自1960年代沿袭下来的传统。一战时,由于准备不充分,瑞士的食品供应曾陷入混乱,有关必须建立联邦食品办公室,负责给国内采购。到二战时期,瑞士开始动用一切经济手段,尤其是1940年代启动的“瓦伦计划”,在全国开垦闲置土地,大力发展农业,提高粮食产量。

早在1955年,要求私有领域强制性储备就已经被写入联邦法律,此后,民众的应急储备意识也开始增强。而在2015年1月美国超​​市因历史性暴风雪被抢空,2018年夏天瑞士巴塞尔莱茵河港口因干旱而关闭后,“个人应急储备”的理念如今也开始重新得到认识。

1968年与1980年的“明智的建议-应急储备”传单。来源:瑞士国家经济供给联邦办公室

潘东鹏说,13日那天他也买了比平时多的食物,但只是“清单”中推荐的日常可储存以及不用烹饪的食物,他购买的大部分都是能在冰箱长期保存的种类,他清楚地没有人按照清单来储备,只不过他的房东的确存了很多卫生纸,“大概用不完吧。”

而在供应链正常,战略储备充足的背景下,瑞士人也的确没有“恐慌性抢购”的必要。赵薇告诉界面新闻,每天早上,她都能看到超市大货车从楼下经过,心里特别安稳。她说,“至少食物供应跟得上,我就不会特别担心。”

非正式的一家Coop超市,货品基本充足。拍摄:赵薇

但她也表示,现在瑞士最缺的其实是口罩,还有护目镜,防护服这类医疗物资。国家经济供给办公室的官网显示,在医疗用品方面,瑞士主要储备有3至6个月使用的抗感染药物,包括人类与动物所使用的药物,以及可抑制流感病毒的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还有镇痛剂,麻醉剂,各类疫苗以及血袋等。

目前,瑞士国家经济供给办公室所储备的16.8万只口罩已全部投入市场。甚至是在疫情爆发前,政府就已预测,至少需要四倍以上的量,才能满足未来三个月的需求。

潘东鹏也说,口罩从疫情报告的第一天起就很难买到了,后来个别药房有货,12.95瑞士法郎一个,相当于人民币100元一只。不过比例于上两周德国拦截瑞士口罩的当时,情况已经有所好转,“瑞士已经和欧盟国家协调,表示保障医疗物资运输,我觉得之前是没有沟通好的,这周就没有类似的情况了。”

在过去的24日,瑞士已重新检测了约8万人,约占总人口的1%,日,随着国家进入“非常状态”,瑞士也在加强检测速度,将标准调整为轻症和重症都检测。检测能力约为8000人。

不过,医院的床位仍十分有限,轻症会要求居家治疗,只有重症才能送院。赵薇身边就有认识的人检测出来阳性,但因为是轻症,医院不收治,好在现在烧已经退了一些。

其实她一开始也很担心,老觉得周围都是病毒,哪怕是别人呼出的空气都可能有病毒。不过她一直都没想着回国,只是加强锻炼,分散注意力,觉得自己哪怕已经感染了,应该也是轻症,后来自我隔离了14天也没有出现不足,就没那么担心了。

不过,由于政府没有完全限制出行,虽然街上的人明显减少,但总有人外出。潘东鹏也说,如果政府能够采取克服力的强制限制出行措施,收效可能会更显着着一些。

赵薇说,现在走在路上,对面的行人都会很主动地撤到另一边,不用担心会离得很近。

“看到街上大家主动避让,我就更安心了,”她说,“只要大家都注意了,我就觉得问题不大。”

编辑:王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