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中国话》中有这么一句歌词:“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孔夫子的话越来越国际化。” 第一次听这首歌时,处于孩提时代的我,就对中国话的国际化留下深刻印象。10多年之后,我有幸作为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外语高层次人才培养项目的一员,于去年8月来到韩国梨花女子大学,这段时光,我亲眼看到了韩国的“汉语热”。

一日,我在学校附近的街道闲逛,不经意间走进了一家服饰店。店铺主人是一位奶奶辈的长者,她热情地招呼我,问我是不是在上大学、来自哪里。我说我来自中国,是作为交换生来到韩国的。听到这个回答,店主奶奶高兴地和我聊起天来。她说自己62岁了,特别喜欢汉语,每天都要自学汉语,现在已经考下了HSK(中国汉语水平考试)六级的证书。听到这里我惊讶得张大嘴巴,据我所知,HSK是非常难的考试,我所认识的韩国年轻人为了通过这个考试也十分费力,可想而知这位店主奶奶凭着“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付出了多少努力。

店主奶奶从柜台里拿出她的中文学习教材。教材左页是韩语表述,右页则是翻译后的中文表述,书上密密麻麻标满了记号。接着,她又兴致勃勃地拿出厚厚一沓练习题与试卷,每一张上都有100个左右的中文单词,每一个中文单词的后面都是一个认认真真的答案笔迹。看到这些,我是惊愕与感动并存,无法用语言表达,于是真诚地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在接下来的聊天中,店主奶奶还提起了儒家文化,她说她真的很敬佩具有“和而不同”和“仁爱”的儒家思想,也很向往被这种思想所浸润的充满正气的中国。由此我想到,飞速发展的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可真大呀。

在梨大,我加入了peace buddy 小组,每一组都由一位韩国学生和几位不同国籍的外国学生组成。第一次见面时,我们组的韩国同学用流畅的汉语和我打了招呼:“你好,我是金贻然。”我在感到惊喜的同时也非常好奇,连忙问她是怎么学会说中文的。她说因为每年都会遇到很多中国交换生,在和他们的交流中不知不觉就学会了。金贻然并不是个例,在不同的buddy小组活动时,我发现其他组的几位韩国同学也会说简单的中文,学汉语似乎是韩国年轻人的热门。

以汉字为媒,我认识了更多的韩国朋友。在一次吃饭中,一位首尔大学的朋友提到他正在努力备考HSK,于是我问他是否以后想去中国工作,那位朋友道:“即使不去中国,也要拿到HSK证书,因为它对在韩国就业也有帮助。中国是韩国很重要的贸易伙伴,因此韩国企业需要懂汉语的人才。”听到这里,我再一次真切地体会到中国经济发展所带来的世界影响力。

方瑞晴(寄自韩国)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2月23日第05版)

人民日报海外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