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9673868874_1.jpg

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浦东国际人才港办事大厅。 新华社记者 方 喆摄

今年以来,“抢人大战”在各大城市继续轮番上演,不仅有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加入这一行列,大量三四线城市也纷纷出台各种人才引进与落户等政策。在这场升级版的“抢人大战”中,各地又有哪些新招?实际效果如何?

珠三角九市“放大招”

“对于来粤港澳大湾区工作的境外(含港澳台)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给予个人所得税的优惠。”日前,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谈到的优惠政策引发热议,被认为是深圳揽才的又一大招。

王立新表示:“这个政策是真金白银的,我们地方政府会代人才来补齐税收。”

“该个税优惠政策不涉及税法的修改,而是超出部分需要缴纳的税由政府来承担,国家的税该是多少还是多少。深圳市政府一旦决定实施,落地速度会很快。而深圳率先实施该政策,也会带动大湾区其他城市的积极性。”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港澳经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张玉阁说。

吸引人才,深圳近来动作频频。4月29日,深圳一连发布三份文件,就深圳市公租房、安居型商品房、人才住房的建设筹集、分配、管理等规则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其中,《深圳市人才住房建设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深圳户籍或持有效居住证的各类人才,符合相关条件,承租或购买人才住房的价格为届时同区域同类型市场商品住房租金、售价的60%左右。

在深圳工作的唐媛媛说:“毕业就来到了深圳,这里机会多、环境也好,而且深圳的各项政策调整得很及时,补贴也都能落到实处。现在工作一年多了,还是会时刻关注着政策,比如税收优惠、落户政策和人才住房等。”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加快推进,包括深圳在内的大湾区珠三角九市纷纷采取措施,吸引各路人才。去年以来,广州市、珠海市、佛山市、东莞市、惠州市、肇庆市等地纷纷出台有关住房建设的具体规划,并明确指出,依据有关政策,鼓励筹建人才保障住房。

日前,广州市对人才公寓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该办法明确,五类人才可申请租赁广州市的市本级人才公寓,市、区政府可以结合市场租金水平给予人才公寓承租人适当的补贴,人才公寓承租人可按广州市承租租赁住房的有关规定享受租购同权相关权益。

珠海市住建局近日披露,由金湾区政府投资9.6亿元建设的保障性住房暨人才公寓项目已于去年12月在联港工业区正式动工。该项目为大型综合体,包括住宅1264套,预计于2021年下半年全面建成。

专家指出,目前大湾区各地发布的既是住房新政,也是人才新政,两者将互相补充、互相落地。数据显示,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内多个城市呈现出明显的人口净流入,其中广州、深圳的净增量较大。

“新一线”城市持续发力

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陆续加入的同时,“新一线”城市在继续发力。6月2日,重庆市发布“重庆英才计划”,计划用5年左右的时间,遴选支持重点领域、重点产业、重点行业的高层次人才2000名、团队500个,给予入选人才10万-50万元的奖励金,该奖金免征个人所得税。

重庆市委组织部负责人介绍,重庆市将为入选人才发放市级人才服务证,可享受职称评审、项目申报、岗位聘用、落户、居留签证、配偶(子女)就业、子女入学入托、医疗“绿色通道”以及休假疗养等便利服务。

西安市近日发布的“户籍新政”落实情况显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西安户籍人口共1004.9万人,流动人口317.9万人。从2017年3月1日“户籍新政”实施,到2019年4月30日两年多的时间里,全市共迁入落户115.1万人。从迁入人口文化结构看,学历落户和人才引进占比高达64.05%。

这一数据的背后是近年来西安在“抢人才”方面的持续发力:2017年3月1日,西安市推出了被称为“史上最宽松”的户籍新政,“三放四降”招纳人才:放开普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放宽设立单位集体户口条件、放宽对“用人单位”的概念界定,降低技能人才落户条件、降低投资纳税落户条件、降低买房入户条件、降低长期在西安市区就业并具有合法固定住所人员的社保缴费年限。

此后,西安户籍政策又多次调整,今年2月,西安再次放出“抢人”大招,进一步放宽户籍准入条件,本科及以上学历落户不受年龄限制,全国高等院校在校学生均可落户;具有本科(不含)以下学历的,年龄在45周岁(含)以下亦可落户。

“2017年毕业后选择来西安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里的人才政策,现在我已经在西安落户,今年也考虑着抓紧把房给买了。”在西安工作的宋冬说。

一二线城市之外,三四线城市甚至一些县城也开始加入到“抢人大战”中:海南省海口市发布了引进人才住房补贴政策,购房补贴最高6万元/年;安徽省亳州市重奖吸引优秀教育人才,最高可领80万元安家费;江苏省镇江市对硕士、博士毕业生分3年给予每人15万元、20万元的购房补贴;浙江省宁海县对落户宁海的顶尖人才团队,最高给予1亿元的经费资助……

“抢人才”应避免盲目竞争

“抢人大战”正在各地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这背后有什么样的逻辑?应该如何看待?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丽宾认为,随着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人才这个核心要素越来越重要,其中高端人才更是成为不少地方“争夺”的重点。与此同时,在新增劳动力供给总体有所下降的背景下,城镇化还在加快推进,城市数量和规模有所增加,各大城市对劳动人口需求都在增加。

在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看来,各地出现争夺人才现象,正是中国人口结构问题的显现。“事实上,不仅是高端人才,劳动年龄人口甚至具有消费能力的人群也成为了争夺的对象。”

引进人才符合发展需求,但相关问题也需重视。在西安工作的张亦奇说:“西安的人才政策门槛越来越低,一方面确实能吸引更多的人;但另一方面,政策的层次感不强,有些人不能从中对应到合适自己的定位,往往会降低他们的积极性,反而是吸引了炒房的人。”

李沛是今年将毕业的大学生,他表示:“在找工作的时候,我比较了好几个城市的人才政策,发现大同小异,最终吸引我的不仅是城市的人才政策,还有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平、配套设施。”

国家发改委发展战略和规划司司长陈亚军此前就明确指出,放宽落户不等于放松对房地产的调控。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房住不炒”这个定位是必须坚持、不能动摇的。城市既要满足刚性和改善性的住房需求,同时又要坚决避免投机者借机“钻空子”,落实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体责任的长效调控机制,防止房价大起大落。

“解决好人才问题,重要的是要培养人才、引进人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培养人才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需要从教育体制入手,改革人才培养机制;在引进人才方面,各地要考虑自己在整个经济发展中的定位,引进与地方产业发展的方向、层次相适应的人才,让生产要素更好地满足产业发展的需要,不能盲目竞争;在留住人才、用好人才方面,地方应提高综合竞争力,创造好的市场环境、提高基本工资水平,让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减少政府干预,给人才提供好的平台,尊重、信任人才。”张丽宾说。(王 峥 邱海峰)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6月05日   第 11 版)

人民日报海外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