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rbhwb2019040606p25_b.jpg

 2018年10月25日,北约举行为期两周的“三叉戟接点2018”联合军演,这是北约自冷战结束以来的最大规模联合军演。图为士兵在挪威奥普达尔附近参加此次军演。 新华社/法新社

4月4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迎来了成立70周年纪念日。4月3日至4日,北约组织各国外长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会议,讨论北约当前面临的诸多新课题。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于当地时间2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晤。

当前,围绕军费分担、反恐协作、美欧贸易谈判及美国多次退约等问题,北约内部矛盾重重,呈现离心倾向。国际舆论普遍关注:70岁的北约将呈现给世界一个怎样的形象?

频繁刷“存在感”

“庆祝活动降级。”美国《时代》杂志网站分析认为,与成立50周年、60周年时的首脑会议相比,今年降格为外长会议反映了“美国政府对该联盟的持续怀疑”,“这是北约地位下降的标志”。

与庆祝活动的低调风格不同,一段时间来,北约在东欧频刷“存在感”。

当地时间4月1日,北约军舰分别抵达乌克兰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萨和格鲁吉亚黑海港口波季。乌克兰国防部发布通报说,北约军舰将在访问结束后,同乌、格两国海军在黑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格边防局发表声明称,北约军舰的这次来访充分表明北约对格鲁吉亚的安全承诺。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3日报道,美国常驻北约代表哈奇森表示,北约有意通过一系列“黑海措施”,包括更密集的空中侦察和加大北约舰艇在此海域的航行,并“保证乌克兰舰艇能够安全通过刻赤海峡”。

4月1日,斯托尔滕贝格宣布,北约成员国将拨款2.6亿美元为美国军队在波兰境内建设军事基础设施。

另据拉脱维亚媒体报道,北约多国部队北方司令部上月8日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郊区的阿达日军事基地举行揭牌仪式。拉脱维亚国防部长帕布里克斯表示,这是北约首次在波罗的海地区设立司令部,将有助于强化波罗的海三国乃至北约所有成员国的集体安全。

“当北约核心的互助理论引发成员质疑和担忧时,其加强在东欧和黑海地区安全的举措广受欢迎。”美国《时代》杂志网站分析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今年,受乌克兰局势及美俄关系趋紧的影响,北约在黑海及波罗的海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军事活动有所提升。事实上,“自冷战结束以来,北约东扩的步伐没有停止”。

针对此次北约外长会议的三大重点议题——北约与俄罗斯关系、反恐及军费分担,袁征认为,走过70年的发展历程,北约为维系其存在,正不断转型,根据形势变化找到新的任务点,以增强内部的凝聚力。

最需要的是团结

据“今日美国”网站报道,特朗普4月2日在与斯托尔滕贝格举行会谈时表示,北约成员国应继续增加国防开支,并重申北约各成员国国防开支应达到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

在军费分担问题上,美国一直向北约盟友施压,要求其履行承诺。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文指出,“美国在国防开支问题上毫不留情地打击北约盟友,即使这样会对联盟的凝聚力产生威胁。这让人对美国长期以来保卫欧洲的承诺产生了质疑。”

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刊文称,北约作为“跨大西洋共同体”,依靠两个支柱:一个成功的防御联盟和一个更加成功的欧洲一体化项目。然而,“美国人常常沉迷于对欧盟的蔑视,并一再攻击欧盟和个别成员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军费分担问题只是北约内部矛盾的冰山一角。当前,美欧裂痕加大,正持续向北约投射。

据袁征分析,北约是在冷战背景下、基于维护美国自身霸权的需要而成立的,它在欧洲乃至全球层面的安全议题中意义重大,对维护欧洲的安全与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冷战的结束,欧洲面临的外部安全威胁相对减弱,加之欧洲对自主防卫的追求,使得北约的凝聚力也相对下降。

美国新闻网站“政治”的文章指出,美国对欧洲安全保障的兴趣减弱,这是北约面临的最大长期挑战。此外,英国“脱欧”及随之而来的离心力量将加剧这种情况,会破坏政治团结——这是北约这个依靠“共识”运作的组织的真正致命弱点。

袁征指出,北约内部的分歧还体现在诸多方面。一是从退出《巴黎协定》到退出伊核协议,再到退出《中导条约》,美国多次“退群”遭到欧洲盟国反对态度。二是北约内部对俄罗斯的政策也有不同。三是由于欧洲国家对外贸易的多元化和发展水平的不均衡性,美欧贸易协议达成难度较大等。

还有分析指出,北约各方亟须就如何继续加强反恐达成一致。美国《华盛顿邮报》2日报道说,特朗普近来频频在私下场合批评盟友在阿富汗的军事投入不够,要求缩减美国对北约的贡献。

对此,《外交政策》杂志坦言:“在迎接70岁生日的时候,北约最需要的是团结。”

北约要重塑自我

赴美之前,托尔滕贝格曾表示,将借助北约70周年纪念日这一契机,尽可能淡化成员国之间的分歧。他自信地说:“北约的强大在于,尽管存在一些差异,但始终能够围绕我们的核心任务团结起来,即保护彼此。”

“北约70岁了,下一步将迈向何处?”美国新闻网站“政治”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文章援引学者观点称,面对全球秩序的重大变化,北约需要重新思考其核心使命。“北约最需要做的,是保持与美国的高度凝聚力和合作,并抵御推动欧美‘离婚’的离心力量。如果没有欧洲的一流盟友,美国将会弱得多。”

袁征也指出,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将乌克兰作为维系北约团结的一个支点。将俄罗斯视为外部威胁,已成为北约加强内部团结的新动力。“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引发欧洲对美俄军备竞赛的担忧,欧洲只能被动选择依靠美国来应对不确定的安全威胁。”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和选举获胜后曾多次抨击北约“已经过时”。虽后来又有改口,但据《纽约时报》消息,特朗普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曾多次提出想退出北约,引发外界对北约前途的担忧。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今年1月2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57∶22票通过一项立法,其中有一项规定是拒绝总统特朗普潜在尝试退出北约的任何努力,表达了国会对北约的坚定支持。

在袁征看来,从美国方面看,美国要求欧洲盟友承担更多的军事义务、增加国防开支,其前提是在美国的主导之下进行。同盟关系是美国全球霸权的重要支柱之一,美国退出北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从欧洲方面看,欧洲国家也肯定北约的作用,希望美国能够真正发挥领导作用。对于完全抛开北约,实现彻底的欧洲防务独立这一选项,欧洲国家会极其慎重选择,目前可能性还不大。“北约内部有摩擦和矛盾,但还没有发展到散伙的地步”。

“一声响亮的‘生日快乐’,是这个跨大西洋联盟应得的。”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的文章称,70岁的北约正面临一系列挑战和难题,但不应低估北约重塑自我的能力。(本报记者 李嘉宝)

原题:70岁的北约“尚能饭否”?(环球热点)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4月06日   第 06 版)

海外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