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9674610171_1.jpg

与会嘉宾在富阳区洞桥镇文村欣赏状元巡游表演。

富阳古称富春,元朝画家黄公望以景入画,绘出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南朝文学家吴均留下“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的山水文章。

“打造现代版富春山居图最美示范区,还黄公望笔下富春山水以本来面目。”一场关于乡村振兴的论坛近日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举行,两岸专家学者共话交流,访农结亲。

1999年,富阳曾举办“海峡两岸书画家圆合《富春山居图》暨富春江雅集”活动。2011年,分隔于海峡两岸的两段《富春山居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合璧展出。今时今日,两岸人士汇聚富阳,共绘新时代《富春山居图》,续写两岸文化交流佳话。

交流乡村发展经验

“乡村要振兴,就要有自己的特色,必须有别于人。我们在做乡村环境治理时也是一样,始终要保持其乡土气息、田园风光。”富阳区委书记朱党其告诉记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必须因地制宜地实现振兴。“美丽乡村不是一味把墙涂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关键是发挥自然的力量,激发更多新业态,这是自然演化下文明的生态。”

在本次由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政府、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和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共同主办的富春山居新时代乡村振兴论坛上,两岸专家学者通过主旨演讲、高峰对话、现场考察体验等形式,从乡村治理、城乡互补、生态民俗、生活方式等多角度出发,分享交流两岸乡村发展经验和理念,总结近年来乡村发展的范式,为发展美丽经济、打造美丽品牌出谋划策。

“乡村振兴不是针对‘三农’问题的政策措施,而是针对国家生态文明转型的战略调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生态文明国家转型的内涵,但不是全部。”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温铁军说,在现有生态文明条件下,要想真正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在“活化”全域资产,通过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最终实现生态资本化。

连接两岸浓浓乡情

“乡村是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的精神家园,它也建构起两岸同胞的共同记忆,连接起大家的浓浓乡情。”台湾中华大学创始人林政则说,台湾在2008年提出“农村再生计划”,2017年起转型为“农村再生2.0”,旨在将农村社区打造为宜业宜居的家园。

多年行走在两岸农村间,林政则认为,“两岸山同青水同绿,对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有着共同的价值追求,两岸一家亲,乡村共振兴。”

在论坛上的两岸乡亲结亲仪式环节,富阳以目前正在开展的“我在富阳山乡有个家”活动为载体,征集台湾优秀民宿业主、社会贤达,邀请他们到富阳走进乡村与农家结亲,交流两岸乡村振兴经验。与会嘉宾还现场考察了富阳新劳动教育乡村体验点,实地探访乡村振兴新路径。

台湾优质民宿协会秘书长吕人凤与富阳区洞桥镇文村村民蔡晓芬现场结成“亲家”,吕人凤随后登门拜访蔡晓芬,并送上正宗的台湾凤梨酥作为伴手礼。“除了凤梨酥,台湾还有很多美食美景。”吕人凤说,“像我的家乡新北就有个著名景点九份老街,它挖掘了当地矿山背后的历史遗迹和文化精神,加上又是电影《悲情城市》取景地,便成为了一条有‘IP’(知识产权)特色的老街。其实富阳和它很像,有山有水,还有故事,就看如何挖掘提炼。”

“那我们的‘IP’应该就是状元馒头了。”蔡晓芬说,“历史上文村诞生了杭州的第一位科举状元,相传进京赶考前他母亲专门为其制作了状元馒头,才一举中魁。”

助力探索乡村振兴

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常务副社长、总编辑柴燕菲说,富阳是寻找浙江美丽乡村的绝佳目的地,近年来,富阳以东梓关村等“网红村”为代表的一大批美丽乡村不断涌现,既为城里人提供了娱乐休闲的好去处,也极大地推动了当地美丽资源向美丽经济的转换,形成了绿色可持续的乡村发展新路径。

台湾文化创意产业联盟协会荣誉理事长李永萍认为,以传统文化为脉,当地可建立孵化器,助力乡村振兴。可以考虑邀请艺术家、设计师、青年创客和非遗传承人等驻村交流,碰撞出乡村振兴的奇思妙想,从而“把好的东西留下来”。

在李永萍看来,做自主IP、跨界创新、建立专业人才团队是发展乡村文化旅游的良策。一个地区应创建有地方标识的公共品牌,其元素应包括土地所孕育的农特展品、山林水系等,同时包括文史古迹、名人美食等。

台湾休闲农业学会理事李青松认为,富阳文村状元馒头的发展思路,与台湾台东县关山镇的米国学校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简单的食物,赋予在地文化意涵,足以吸引更多人前来体验。”从产地到餐桌,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开展新劳动教育的范式。有了“体验”,接下去还应思考如何“带走”,即开发伴手礼,从而使旅游、生活、创收相结合。

论坛主办方还在会上共同揭牌、合作共建“新时代乡村振兴学院”,将着重按照人才培养、政策研究、示范建设“三位一体”的总体功能定位,为富阳区乃至杭州市乡村振兴提供人才支撑和智力支持。(本报记者 张 盼 文/图)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6月05日   第 04 版)

人民日报海外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