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2.png

资料图(图源:APEC官网)

11月12—18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莫尔兹比港举行。

作为促进亚太地区经贸合作和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舞台,一直以来,APEC对于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APEC成员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规模约占世界的60%,贸易量约占世界总量的47%。

然而,当前APEC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新局面。首先,区域乃至全球的贸易摩擦加剧,特别是由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给亚太区域的经贸合作蒙上阴影。其次,全球和区域经济治理遭遇变数,全球范围内,世界贸易组织(WTO)亟需进一步的改革;亚太区域内多边贸易协定在过去一年中发生重大调整,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主要其他TPP成员国达成一份新协议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加速,实质性谈判有望年内完成;亚太自由贸易区的进一步发展被寄予厚望。第三,2017年出现危机以来,首次全球协同性复苏遇到挑战。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秋季最新预测,主要受政策不确定性的影响,全球经济2019年的增长预期被调降,从春季预测的3.9%调降至3.7%。而根据笔者在即将发布的《世界经济黄皮书》中的估算,主要亚太地区经济体(不包括美国)的2019年经济增长走势也将比2018年放缓,从5.5%下降至5.4%。

基于上述背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亚太地区合作、特别是亚洲区域合作发展的重要窗口期。第一,贸易摩擦标志着美在亚太政策偏好发生转变。特朗普在贸易领域四处宣战以及退出TPP的举动,表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政策框架再次发生变化,美国将部分淡出东亚经济合作。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日本等区域大国在这一领域将更有可为;第二,东亚地区各国在价值链上的关联在过去多年中变得更加紧密,本地区的贸易摩擦不符合主要国家的普遍利益。因为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带来的负面影响会因为价值链传递至区内各个国家,也会影响区内的投资与发展,共同深化开放在区域内有深厚的经济和现实基础;第三,亚太地区的贸易规则正在发生深刻的改变,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对于贸易规则乃至全球治理规则的需求和供给之间的差异有待进一步调和。

如何更好地加强亚太地区的合作?其实答案早已经暗含在历史之中。回溯2014年中国APEC峰会的宣言及主要行动计划,其中包括实现亚太自贸区的路线、价值链合作、创新和增长共识、互联互通蓝图在内的主要成果,这对于现在进一步推进亚太地区的合作仍颇有启发。首先,通过进一步厘清区域间的贸易协定,并向着FTAAP的形成而努力,有助于化解当前贸易政策急速上升的不确定性。亚太地区在这一领域应当更进一步,探索建立地区共同市场模式,深化区域产业结构的二次转移。通过更加稳固的经济与政治关联,使亚太地区实现更多样化需求来源和更有效率的分工。第二,进一步加强区域和全球价值链的发展与合作,通过进一步提升价值链效率,降低各项贸易成本,短期内有助于对冲贸易摩擦成本,长期有助于提升亚太地区价值链韧性。第三,如何提升亚太地区的潜在增长水平应是长期内更重要的问题。应更多地考虑如何通过互联互通、促进区域协同创新发展视角、营造良好营商环境等视角提升亚太经济体的增长水平,将亚太经济推向更加长期可持续的增长轨道。

(杨盼盼,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外网特约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海外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