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1.png

在土耳其安卡拉,一名男子关注汇率变动。(图源:新华网)

进入2018年8月以来,随着美国制裁升级,一些新兴经济体陷入金融困境。以土耳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货币遭遇贬值危机,股市债市表现疲弱,新兴市场国家央行纷纷站出来强力应对。目前美国还正考虑取消针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普惠关税制度,其矛头首先将对准经济发展迅速的25个亚太国家。如果美国贸易战持续下去,新兴经济体未来可能将受到持续性的冲击和挑战。

首先,美国挑起并升级贸易战会阻碍全球贸易发展,依靠外部市场的新兴经济体将会受到严重的负面冲击。广泛参与国际分工是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之一。多年来,这些国家充分发挥自身比较优势、积极开展国际贸易,分享着全球化红利。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挑起贸易摩擦与争端,将会打破原有的分工格局、破坏全球贸易秩序。尽管美国的关税提高主要针对中国、墨西哥等国,但全球市场的传导效应将会使关税上升的负面影响向全球蔓延,特别是对那些贸易依存度较高的新兴经济体的影响尤为明显。

根据我们的测算,如果美国进一步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提高关税,全球贸易量将减少5%;如果美国进一步对中国4000亿美元产品提高关税,全球贸易量将减少9%;在此基础上,如果中国按照贸易额的同等比例采取反制措施,全球贸易量将减少16%左右;如果美国对“金砖国家”“新钻十一国”普遍提高关税,同时这些新兴经济体采取反制措施,世界贸易量将减少24%,其负面影响比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还要严重。

其次,贸易战给世界各国带来全球经济衰退的预期,大型金融机构将因此削减发展中国家货币的多头头寸(又称多头买入,一般指投资者在期货市场上看涨,然后买入期货合约,待价格上涨后,赚取利润),加剧这些国家货币贬值。一方面,美中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另一方面,美欧却在短暂交锋之后达成和解,这意味着发达经济体未来可能形成经济同盟,因而新兴经济体面临的挑战愈发严峻,而市场上悲观的预期将会使这些经济体的金融市场雪上加霜。预期到贸易战可能会造成全球经济衰退,国际投资机构将对新兴经济体货币持谨慎态度,更倾向于“防御性”的立场,流入新兴市场的资产投资将会减少。

除了新增资本流入受到阻碍,贸易战的冲击还会使已流入新兴经济体的资本被迅速抽离。历史经验表明,在预期悲观时,热钱将首先从新兴发展中经济体的资本市场迅速撤离,从而给这些国家的货币带来巨大的贬值压力。特别是对印度尼西亚等出口导向型经济体,以及巴西等依靠自然资源出口的经济体,流入的资本往往投资于短期项目,在市场稍有波动的情况下便会迅速流出。

最后,贸易战将会带来国际经贸规则重构,更高标准的全球贸易协定将会提高新兴经济体参与国际分工的门槛。对现行的国际经贸规则不满是美国挑起贸易战的一个重要原因。美国旨在通过向中国、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施压,促成对WTO多边贸易体系的修复与重构。近期,美国和欧盟又达成了构建自由贸易协定的意向,发出了“重构规则、另起炉灶”的信号。尽管短期内美欧自贸协定很难达成,但发达国家试图变革现有规则的目标已非常明显。一旦重启WTO谈判,美欧必然要求提高参与自由贸易的各项标准,包括发展中国家难以接受的劳工标准、环保标准、知识产权标准等,同时也会将国有企业、政府干预等问题纳入WTO体系之中,并对补贴进行更为详细和严格的规定。这些新议题、新标准都是广大新兴经济体未来深化改革的努力方向,但短期内接受并实施会带来生产成本的大幅提升,从而进一步削弱这些经济体的贸易竞争力,加剧贸易萎缩,甚至使这些经济体陷入困境。

综合来看,贸易战的持续和扩展将会给新兴经济体带来贸易萎缩、资本撤离、重新适应规则等困难。因此,广大新兴经济体要扩展国内市场、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在稳定国内经济的基础上改善投资者的预期,提高资产的长期回报率,从而稳固现有的资产投资、并努力延长资产期限。在国际经贸规则重构的进程中,通力协作,增强在国际贸易体系中的话语权,使新一代国际经贸规则朝着有利于自身的方向发展。

(王孝松,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海外网特约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海外网

[related_posts_by_tax posts_per_page="6"]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