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诺娃赠送给李克强总理的国旗。

彼得罗夫在一次登顶后

甘扬道、张荪芬夫妇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7月6日,正在保加利亚访问的李克强总理在与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共同会见记者时,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礼物是一面保加利亚国旗,白绿红三色旗上写着“他的心永远不会冰封”。礼物来自保加利亚著名登山运动员博阳·彼得罗夫的妻子拉多斯拉娃·内诺娃女士,为的是感谢中国政府对在中国境内攀登喜马拉雅山时失踪的彼得罗夫展开的全力搜救。内诺娃动情地说:“对我来说,这是个非常的时刻。我甚至无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并非理所应当,而是真正用心去做的。我的心也将有一半永远留在中国。”

全力搜救彼得罗夫

今年4月29日,保加利亚登山运动员彼得罗夫离开他的队友,在喜马拉雅山希夏邦马峰独自尝试登顶。5月3日,彼得罗夫最后一次被大本营的登山者用望远镜看到。后来,他的妻子内诺娃在“脸书”上发布消息,称彼得罗夫已经失踪了几天。据内诺娃透露,跟彼得罗夫一起攀登的其他成员离开3号营地并因为天气条件恶化返回大本营,但彼得罗夫决定留在营地并单独尝试无氧登顶。5月5日,由一位乌克兰登山者和三名夏尔巴人组成的搜索小组前往3号营地。他们发现了彼得罗夫的帐篷和睡袋,还发现了他的胰岛素泵和一些仪器,以及这面保加利亚国旗。

中国政府对彼得罗夫失踪事件表现出了高度的关切,启动了最高级别的搜救。中国外交部、西藏自治区及中国驻保加利亚使馆密切协调。中方派出专业救援小组及专家,克服高海拔山区和恶劣天气造成的困难及危险,对彼得罗夫进行全面搜救,迅速给两架前来协助救援的尼泊尔直升机办理飞行手续,为前来参与援救的保方人员提供一切必要的协助。

彼得罗夫是保加利亚国家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动物学家,被认为是当今保加利亚最成功的高山登山运动员,他是第一位在同一季节三次登顶海拔8000米高峰的保加利亚人,曾经登顶过14座海拔8000米以上山峰,其中有10座都是无氧登顶。更令人惊叹的是,彼得罗夫是一名癌症和糖尿病患者,他曾说:“正是与癌症的艰苦抗争帮助我征服一座座高峰。”彼得罗夫给自己确立的长期目标是无氧登顶14座海拔8000米山峰。

6月25日,中国派专人将彼得罗夫的遗物运送回保加利亚,由保方转交给家属。这一系列举动温暖了遇难者的亲属,也让整个保加利亚感受到来自中国的温暖。被浓浓的中国情谊感动的保国人,又用这种方式将温暖传递回了中国。

“保加利亚的白求恩”

保加利亚是世界上第二个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这个地处东南欧,人口只有700多万的国家,与中国的关系几经风雨,但两国人民之间的情谊却历久弥新。正是这个热情、坚韧的民族,在中国人民最危难和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甘扬道先生,被称为“保加利亚的白求恩”,在抗日战争最危急的时刻,用他的热血青春和精湛的医术,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甘扬道(1910—2004),原名扬托·卡内蒂,保加利亚卡赞勒克人,毕业于索非亚大学医学专业。为反对法西斯,甘扬道参加了西班牙内战,反对佛朗哥政权,最终因寡不敌众,与幸存者们一起被关押在地中海边的法国古尔德斯集中营。1939年,“国际医药援华会”从集中营中招募了来自保加利亚、德国、罗马尼亚、捷克和匈牙利等国家的30多名医生,甘扬道就在其中。他们辗转万里来到中国,被派到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所在地贵阳图云关,和中国医生混编成若干医疗队加入抗战队伍。甘扬道作为第三医疗队队长,带领医护人员在湖南、江西、广西及云贵一带开始了长达6年的战地救护工作。为了能在第一线参加反法西斯战斗,他一直留在战区,在艰苦的生活环境和医疗条件下,在炮火中,苦学中文,用自己在索非亚大学积累的专业知识培训医护人员,甚至亲自动手制作医疗设备,研制药品,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和反法西斯战争拼尽全力。

这位国际主义战士热忱的赤子之心打动了同在医疗队工作的中国姑娘张荪芬,他们跨越语言和国界的限制,走到了一起。张荪芬,江苏泗阳人,1918年出生于北京一个书香世家。祖父张相文是中国著名的地理学家,父亲张星烺是近代史学家,母亲王端姝是广东女子师范大学的高材生。张荪芬自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知书达理,志存高远。1935年,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燕京大学生物系学习护士教育专业。1940年毕业后,张荪芬只身由北京绕道香港、越南,到达贵阳图云关,参加了抗日战争,并作为教官和护士参与战地救护。在图云关与甘扬道相识,两人在前线并肩救死扶伤,私下里也共同思念在沦陷区的母亲。有着共同的家国情怀、人生理想的两人于1942年结婚,他们陆续有了两个儿子:保中和保华,以此来见证他俩“保卫中华”的战斗情谊,也成就了中保友好交往史上的一段佳话。

中保文化交流的使者

抗战胜利后,张荪芬随甘扬道回到保加利亚。甘扬道在保加利亚第一军任卫生部长,并被保加利亚政府授予“共和国勋章”,表彰他在反法西斯斗争中的贡献。张荪芳则凭借英语、俄语的功底,很快学会了保语。

1949年10月4日,保加利亚继苏联之后最早与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两国建交伊始,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保加利亚大使馆的筹建工作繁重复杂,困难重重。在此过程中,张荪芬辞掉在医院的工作,在大使馆身兼翻译、内勤、外联等职。1952年,中国著名语言学家,北京大学朱德熙教授受命赴保加利亚,在索非亚大学建立保加利亚第一个汉语教学点。张荪芬作为他的翻译和助手,亲身参与了整个过程。这项工作,后来成为张荪芬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他们将从中国寄来的中文书刊材料改编成教材。1954年,浸透朱德熙、张荪芬智慧和心血的《汉语教科书》正式出版。在此后的37年里,索非亚大学汉语专业的师生一直使用这部教材,为保加利亚培养了一批懂汉语、懂中国的汉学家。张荪芬这个名字,也不再仅仅是甘扬道夫人,而是作为保加利亚汉语教学的奠基者和开创者,载入了保加利亚汉学和中保文化交流的史册,受到两国学者的尊敬和爱戴。2004年5月21日,索非亚大学授予张荪芬女士国家教育最高荣誉奖——蓝带勋章,表彰张荪芬为保加利亚汉语教育事业所付出的毕生心血。

甘扬道与张荪芬,架起了中保两国人民之间心灵相通的桥梁。虽然,彼得罗夫消失在世界之巅的冰雪中,但他无所畏惧,挑战人类极限的勇气,与中国政府和人民在搜救过程中表现出的深情厚谊,将汇结成为两国民心相近、相知、相通的温暖纽带。

(作者林温霜系北京外国语大学欧洲语言文化学院副院长)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7月11日   第 12 版)

人民日报海外版


Leave a comment